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白起生日筹备计划6.29开启。

【叶橙·清水糖】三分之二(5)

上期:三分之二(4)

系列写到一半了。最近很喜欢一句话:从不知相思,安知相思死。

在筹备叶橙的短篇,99%的可能是把刀子。......你们是不是不吃刀子的啊。

 

时间线:十一赛季

 

又是一年清明季。

 

今年的清明联盟也定了比赛,苏沐橙斟酌片刻就决定不上场了。陈果还在担忧会不会被打出个大满贯,唐柔便笑着把盛装的苏沐橙推出了上林苑。

 

“能行吗?”陈果嘀咕着。

 

“可以啊,我们也不能总赖着她。”唐柔安慰道,便去训练了。

 

“老叶那会儿不也没上场,老板娘瞎操心。”方锐在一旁帮腔。

 

苏沐橙倚在门口听到他们的对话,耸肩笑笑,一抹溜地跑掉了。

 

 

她要去机场接叶修。

 

刚到的时候,叶修正好下飞机出了机场。苏沐橙看着什么也没带的叶修无奈展笑,朝他挥了挥手:“这边!”

 

“今天很漂亮啊。”叶修听见了苏沐橙的声音,往她这边走过来。

 

“每年我不都是很漂亮吗?”苏沐橙一翘眉,一扬首,像极了得意的洋娃娃。

 

“今天不一样。”叶修笑了声,意有所指。苏沐橙替他开了车门,半晌没想明白。

 

今天是清明啊,和往年有什么不一样吗?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叶修想告诉她的时候自然会告诉她。这是苏沐橙的人生信条之一。

 

南山旁边就有花店,今年苏沐橙挑的是风铃草。叶修盯着苏沐橙看了一会儿,让店员再包了束栀子花。

 

“你今天很奇怪啊。”苏沐橙见他这个举动,疑道。

 

“有用的。”叶修意简言骇。

 

苏沐橙听得云里雾里,索性沉默。两人相顾无言,就这么轻车熟路地走到苏沐秋的墓前。

 

苏沐橙蹲下身摆好花,开始絮絮叨叨。内容无非是近年发生的事情,以及兴欣现在的问题,还有未来会更努力等等。叶修照例站在她身边,等苏沐橙说完他再说。

 

“沐秋,我退役了。”好一会儿,叶修才淡淡开口。

 

苏沐橙起身的动作一僵,眉眼间染上江南烟雨般的浅浅思愁。荣耀对于叶修有多重要,她是知道的。虽然退役不等于不玩这个游戏,但是离那个至高无上的舞台,总是有越不过的沟壑。

 

也好吧。他已经是个传奇了。苏沐橙在心里安慰自己,然而叶修的下半句话让她直接扭头看向叶修。

 

“不能再帮你看照你妹妹了。”叶修说,面上没什么表情。

 

苏沐橙内心翻腾着异样的情绪,咽喉几番滚动,却张不开唇,去问一句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叶修不在的这一年,苏沐橙很不习惯。好在有兴欣众人的帮衬,以及叶修经常性的往来,她才能站稳脚跟。苏沐橙并不是孤单,只是突然一个人去面对新生活有些无措。

 

虽然她早已经做好准备了。

 

好在叶修也明白这点,所以时不时打个电话,开个视频来关怀一下。

 

苏沐橙有时候看着视频那头其乐融融的叶家,便会想起最早叶修刚来他们这儿的情形。青春年少,肆意姿扬,恰如朝阳。既简单,又幸福。

 

这时叶修便会敲敲桌面拉回走神的苏沐橙,笑道:“想什么呢,小傻子。”

 

“想你年轻的时候呀,大傻子。”苏沐橙笑得灿烂。自从叶修退役后,苏沐橙就经常借着叶修奔三的年龄损他。叶修反正不恼,开始算起身价和存款,给自己套了个“事业有成”的帽子。

 

“更不说,还有你。”某日,叶修多说了这么一句。

 

“是啊,还有你。”苏沐橙一怔,柔和地笑了。

 

 

 

叶修确实该走了。这么多年的看照,他已经做的很好了。在年少时,他便肩负起一个女孩的未来;而现在,他应该肩负起属于家庭的那一份责任。

 

自己也长大了,如他所愿。

 

尽管苏沐橙是这么想的,可她眼眶依旧酸涩,在刹那间红了一圈。

 

这下轮到叶修慌神了,他随手把栀子花放在风铃草的旁边,便按住苏沐橙的肩,强迫她转过身来:“怎么了?”

 

苏沐橙哽咽道:“你这次几号回去?”

 

叶修一愣,换位思考了一会儿便晓得苏沐橙是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叶修嗤笑一声,食指轻轻地在苏沐橙额头上打个了响:“小傻子,想什么呢?”

 

“我会尊重你的,”苏沐橙急忙解释,她不希望自己成为叶修的负担,“我不需要你照顾了,早就不用了。”

 

“你这次真的想错了。”叶修选择直白一些,“我是说,不能在联盟里照看你了。”

 

苏沐橙喔了一声,抿着唇,低低道:“我也早就不需要你看照了呀.......”

 

“所以啊,生活里还是要的吧?”叶修似笑非笑,主动牵起了苏沐橙的手,使个眼神让她看栀子花。

 

叶修选的栀子花也是白色,此刻和风铃草交叠在一起更像是簇拥着苏沐秋的守护神。栀子花比风铃草更多了饱满的一圈,也绽放得更娇柔。

 

苏沐橙忽然想起栀子花的花语。是坚强,是喜悦,更是永恒的爱与约定。

 

“沐橙。”叶修轻声唤她。

 

苏沐橙总算明白了今天叶修的古怪,也明白了叶修为何要在这里与她立下一生的誓约。

 

没有人会一直十八岁,但总有人永远十八岁。

 

是不变的留念与缅怀,是感慨与爱意的寄托。

 

“我爱你。”男人轻声说道,像和天际边另一个少年纯净的音色重合在一起。

 

 

 

“当初我问沐秋,要是哪天我想娶你妹妹怎么办。你猜你哥怎么说的?”叶修笑着打破寂静。

 

“是说要先经过他同意吧?”苏沐橙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紧紧回握着叶修的手,也笑着猜想了一下。

 

沙拉沙拉。

 

有风经过。

 

 

 

 

 

————————————————————————————————。

 

一小时产物。听到一首歌,很有意境,叫ルミネセンス。自己看了一遍,看上去像很潦草的赶工,但是我觉得叶橙就是这样吧。所有的欣悦与爱意都流淌在岁月的长河中,不需要长篇大论的证明,也不需要轰极一时的仪式。只需要在一个有意义的地方,两人的眼神相对,同时翘起的嘴角,以及满足的笑靥,那就够了。

一直觉得叶修的求爱就是超平淡的那种,下次的求婚。.......嗯,可能来点惊喜吧,不然苏美女不答应怎么办?

评论 ( 8 )
热度 ( 86 )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