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点文/周橙】晚安,周先生。

一个好梗被我写废的过程。不会艾特人,所以在评论上艾特查收了。

望你喜欢。

如果觉得虐那肯定是错觉,没跑,真的。

 

 

Chapter.1

 

「 我在尝试爱你. 」

 

冷风携着些初春气息打个转儿窜进周泽楷的黑色风衣,让他没由来打了个颤。他抬头看向轮回俱乐部的灿金招牌,以及被挂在门口的超大枪王海报,忽地有些惆怅。

 

三月的天,仍旧是有些寒的。只不过是有暖风抚慰,带丁点儿清新芳香。

 

“不再进去看看吗?”说这话的,正是苏沐橙。

 

苏沐橙上着白色ol衬衫,下身是简洁利落的黑色长裤,柔顺长发铺至肩头。不得不说这一身不仅勾勒出她精致的身材,更上去清爽舒服。高抿的唇角,有神的眼睛,无一不昭显着她今天心情很好。

 

周泽楷微微失神,随后便摇摇头。

 

他认为没有必要。

 

退役的决定是他深思熟虑过的,全然无视了外界所谓的“为时过早”。虽然在年龄上看来确实如此,才不过二十六岁,先前的叶修可是年近三十,更不说霸图的一众老将了。但他早就敏锐地感觉到了状态的下滑、手速的不稳定,这在职业赛场是无疑是致命的。于是他学着方前辈,开始慢慢为轮回打造出新的核心。如今时机已至,俱乐部也表示尊重他的决定。

 

“他们又打了一手好感情牌。”苏沐橙拿着手机靠在红色跑车上,指着正在播放的枪王剪辑视频,嘴角翘得高高的,有一丝化不开的嘲弄糊在眼底。

 

周泽楷知道她向来很讨厌这些,尤其到了兴欣后。

 

“走吧。”周泽楷朝她走去,顺带把她的手机锁了屏,认真地看向苏沐橙的眼睛。

 

苏沐橙会意哧笑一声,只道:“依你。”

 

不看一枪穿云,只看你。

 

 

周泽楷的退役很突然,紧接着是公布与苏沐橙的恋爱关系,更像是一场风暴席卷了电竞圈,留下以黄少天为代表的大龄哭嚎的单身有志青年。

 

唯独喻文州,在四期聚会上把报纸拿起又放,眼睛来来回回扫了好几次苏沐橙。

 

“怎么啦喻哥,现在看上我了?”苏沐橙显然注意到了,调笑言语打口便出。

 

喻文州笑道:“是啊,不知道小周愿不愿意让给我?”

 

“他自然是愿意的。”苏沐橙莞尔,抬手便开了罐啤酒。

 

纵使是李亦辉这半块木头,也听出了苏沐橙话里的意思,一时全场气氛降至冰点,就连黄少天也只是用上诧异目光,不出一言。

 

 

苏沐橙退役的早,十一赛季结束后便隐居幕后当起教练了。兴欣的问题暴露得十分明显,年龄技术的断层,让楚云秀跟着操了不少心。有事儿没事儿就打的友谊赛,众人就当着是照顾女生一一应下了,可如此,兴欣依旧没什么起色。

 

“就那样了吧,不掉出季后赛就行。”曾经很绝望的苏沐橙这么嘀咕了一句,气得肖时钦差点把他为兴欣量身定做的一些战术思路的文档给丢进回收站。

 

四期私底下帮助了她多少,苏沐橙心里通彻得像明镜似的。说好听是友好交流,说难听点就是在放水。各大战队间连个武器都要防得严严实实的,谁给你透露平常训练的打法和套路啊。更不说肖时钦简直是一片赤诚,战术都给你写出来了,就连叶修看过后也诧异了好一阵子。

 

这样都上不去的兴欣——和木头呆瓜有什么区别嘛。苏沐橙在深夜的时候,就有点想耍脾气。

 

倒是这个时候,周泽楷找苏沐橙找的很勤,寒嘘问暖,成日私底下与兴欣众人过招,导致赛场上状态都有些下滑。旁人看不出苏沐橙对周泽楷有意思,兴欣怎会不知道,那会儿都笑着说有戏有戏。只有苏沐橙捏着肖时钦给的文件稿,坐在原地静默。

 

周泽楷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她明显能感觉出来没有。毕竟每次找过来最后都要问上一句叶修如何、会不会担心现在的兴欣,苏沐橙又不是傻子。但她没有丝毫兴趣去打听这两人的过往,原因是个人都懂。

 

叶修自然也懂。所以明明苏沐橙什么都不问,他也什么都不说,两个人之间却是有了一种很微妙的隔阂,总是在刻意避开有关于某个人的话题。正在叶修寻思着这么不行的时候,楼冠宁发来去国外游玩一圈的邀请,叶修顿时脚底一抹油就麻溜的跑了。

 

对于叶修的“逃跑”,苏沐橙是抿着唇,挽了个无奈的笑,摆摆手示意随他去吧。这到底是对双方更好的,至少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依旧是无话不谈,说到周泽楷的时候都是自然而然的笑。

 

 

 

后来的后来,周泽楷在S市的轮回俱乐部门口,向苏沐橙提出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苏沐橙直接僵在了冬日的寒风中。

 

苏沐橙知道周泽楷是认真的,她也相信他不会轻浮地只是想要个备胎。只是这件事来的太突然,让她刹那觉得牵强。

 

苏沐橙不语,周泽楷也跟着沉默,只是他三番五次抬眼,唇瓣微动,把想说的还是吞回了喉腔。

 

“你会爱我吗?”苏沐橙拢了羽绒服,望向街边的昏橙路灯以及来往匆匆的人们。她不指望周泽楷很快给出回答,甚至有那么一点儿希望周泽楷永远也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我正在尝试爱你。”周泽楷说道。

 

“很诚实嘛,”苏沐橙柔声道,顺势把手放进周泽楷的大衣口袋,鸦睫在白皙面庞上投射出一片扇影,她仰起头,笑得轻快,“那就听天由命吧!”

 

 

 

苏沐橙灌下最后一口酒,单手直接揽上楚云秀的颈脖,把头枕在她的肩窝处。

 

楚云秀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愣,把手中牛奶搁在旁边的木桌上,随后便回抱着苏沐橙,轻声道:“累就放手,随性些。”

 

房间里只有苏沐橙闷闷的声音和黄少天唱着《一半》的深情歌声。

 

“是我投入到一半,感到不安。

 

好过未来一点一点纠缠。”

 

“你说的没错,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苏沐橙低声抽泣,随手捡起一个空的啤酒罐往K歌台一丢,半睁着眸子撅着个唇,“黄少天,换歌啦!”

 

 

 

 

Chapter.2

 

「 面对自己吧. 」

 

不止是四期心疼着苏沐橙,轮回上下和五期生也心疼着周泽楷。而夹在中间的方锐,在被叶修找到的时候简直用尽全身力气表示了一下他的心肌梗塞。

 

“屁,快说。”叶修实在是没兴致看方锐表演,皱眉道。

 

方锐一声哀嚎,语气是实打实的正经:“我说叶修你就别问我了成吗,我左右不是人啊。沐橙是我们队长吧,小周是我同僚吧,我能怎么说他们啊!”

 

叶修点了根烟,蹲在上林苑门口:“谁要你去掺合了,我是问你,周泽楷怎么看沐橙的。”

 

“感情老叶你是让我泄密来的?”方锐说道。

 

叶修不语,只一下接一下的吸着烟,再吐出烟圈消散在风中。方锐就看着他,不消一会儿,也挨着叶修蹲了下来。

 

“小周呢,还是很喜欢沐橙的。性子这么明朗的女孩子,谁还不喜欢啊。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他做的和男朋友压根无差别,沐橙也处得挺高兴的。”

 

叶修没说话。

 

“老叶啊,这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心里的坎,你操心没用。”良久,方锐揣着臂端撞了撞眯着眼的叶修,“他俩分明一个性子,都想到一块去了。现在退役了也好,让他们单独处处,指不定哪天就说开了。”

 

“愧疚这事儿想一起算好?”叶修鼻腔哼了一声,把烟掐灭。

 

“始作俑者也好意思对这事儿评头论足?”方锐挤眉弄眼,存的尽是打压心思。但实际上,方锐也无奈的很。

 

周泽楷翻倍地对苏沐橙好,苏沐橙就更翻倍的还回去。两个人在外人看来是恩爱甜蜜没个差别,背地里出神的次数四只手都算不完。问周泽楷等于没问,问苏沐橙更等于收了个太极回来,方锐是经常有着和叶修一样跑路的念头,可他不能啊,还有兴欣要带呢。

 

所以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叹叹气,心思就往比赛上放了。没想着叶修来问这么一出,倒是冒了些让叶修去说清楚的心思。

 

不过方锐也没抱多大希望,毕竟他知道叶修这个人,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不会再去说清楚的——因为他已经表现的够清楚明白了。

 

叶修明白方锐的意思,只笑:“要不是沐橙,我还真不会说上几句。这丫头跟着我这么久,我不忍心。”

 

方锐说:“我都明白,明白。”

 

两人就在街头沉默着,看着人来人往,天边云卷云舒。H市的天气一如既往的晴朗,就连春寒料峭也添着三分暖意。叶修记忆中的苏沐橙也是在这里,和他说,周泽楷已经很努力了。

 

“要放弃吗?”叶修问她。

 

苏沐橙摇摇头,食指抵着唇瓣,水灵灵的眸子盯着自己的圆头板鞋:“舍不得呀。”

 

我的姑娘,那你就已经输了啊。叶修望着她,揉了揉她的脑袋,却没把话说出口。

 

 

 

叶修抬手拍上方锐肩头:“谢了啊。”

 

方锐一怔,嘴角翘得老高,得瑟了句:“不容易啊,能得句你的谢。”

 

叶修嗤笑,摆摆手,起身离开。方锐问了句去哪儿,叶修指指蓝天,道了句回国外养老。

 

方锐笑了句真是潇洒,扭头便见着裹着风衣的苏沐橙,嘴角笑容僵了一瞬,便迎了上去:“老队长,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老队长,自苏沐橙退役后,方锐就研发出了这个新称呼,总逗的苏沐橙眉开眼笑,索性就沿用下来。

 

今天的苏沐橙也依旧是笑了,她把装有烤红薯的袋子提起来甩甩,说:“来很久了,站着冷,给你们去买了几个红薯,没想着叶修先走了。”

 

方锐琢磨不出她听到多少,就破罐子破摔当苏沐橙全听到了。但苏沐橙一句也不问,方锐也不会傻乎乎的去先提这件事:“叶修走了是他没福分,来来来,我要挑个最大的,可冻死我了!”

 

方锐往前一踏步,伸手去拿烤红薯的纸袋,挑好后一个抬头,就见着周泽楷那张美型脸正对他颔首微笑。

 

方锐一个愣蹬,面上端着笑,心都凉透了,顿时便觉着天公不作美,凉风都卷他身上来了。

 

“小周...也来了啊。”方锐讲话难免有些拖调。

 

“恩,”周泽楷点点头,“陪她。”

 

方锐恍然大悟似地喔了一声,嘀咕了句难怪苏沐橙颈脖上的黑色围巾那么眼熟。再想着方才和叶修讲的话,倒觉着自己和老叶真是无趣的紧。

 

“你要进去看看吗?”苏沐橙顺势把手搁进周泽楷的大衣口袋里,弯起眸子。

 

周泽楷握紧她的手,摇摇头。他觉着不太好。

 

方锐咬了口红薯,讲话含含糊糊,手就拽上周泽楷,意思就是进去看看也好:“我们没那么寒酸!”

 

周泽楷皱眉,很快地表示出方锐误解了他的意思:“不是。”

 

苏沐橙嘿嘿笑两声,帮着方锐解释:“方锐就是打个趣儿,咱们不也是下午的飞机,进去吃顿饭也好啊。”

 

周泽楷略一思索,点头算是同意,拉着苏沐橙一块进了上林苑的门。须臾,他还是开了口低声问着苏沐橙:“见家长?”

 

苏沐橙倚着他,眨眨眼,嫣然一笑:“算的喔。”

 

方锐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埋头吃着自己的红薯以降低存在感,还默默感慨了下这真的是表内不一的两人吗。

 

 

 

见过“家长”后的两人拉着行李箱便去了机场,周泽楷的面色看起来相当不错,显然心情很好。苏沐橙瞅着他,思量要不要破坏气氛。

 

倒是周泽楷检查完毕东西后,率先开口:“怎么了?”

 

“让别人误解不太好吧,”苏沐橙说,“我觉得我们这次回来后,就该做出选择了。”

 

周泽楷沉默,长眉紧拧在一处。

 

“我们相处的很快乐,”苏沐橙微笑着,“但我们心知肚明这不是爱情的模样。你在躲着叶修,我会很介怀,与此同时我就会瞎想。”

 

耳畔是空杂的风声,半枯的碎叶被吹入机场大厅。机场的嘈闹似是瞬间寂静停滞,周泽楷接受着苏沐橙的拥抱,听到她的低声絮语。

 

我们都别再自欺欺人了。

 

 

 

Chapter.3

 

「 晚安. 」

 

叶修对突然到访的苏沐橙和周泽楷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吃惊,让周泽楷不禁怀疑起是不是苏沐橙和叶修通过气。

 

虽然此刻的苏沐橙正躲在他身后探出头,语气中尽是嗔怪:“叶修,你就不能表现的惊讶一些嘛,这是惊喜啊!”

 

叶修喔了一声,然后蹦起来当作他很诧异,转身往里面走:“你们来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吃点什么?”

 

“泡面吧!”苏沐橙笑嘻嘻的,自然地牵起周泽楷的手带他往里走,还没几步便反应过来,侧着身望着驻足原地的他问道,“怎么啦?”

 

周泽楷摇摇头,跟了上去。

 

再度见到叶修,周泽楷有些紧张,虽然并不能说清楚是哪种紧张。他指甲都凹进肉里,掌心渗出薄薄的一层汗。周泽楷垂着头坐在沙发上,听着叶修和苏沐橙嬉笑打闹,没由来觉着有些奇怪。

 

好似他才是最多余的那一个。

 

“我来帮你。”周泽楷往苏沐橙旁边一站,不动声色把叶修挤到一旁水池边上。叶修怔了一瞬,轻笑了声,抽了根烟便出了厨房。

 

“吃醋嘛?”苏沐橙也把他的小动作放进眼里,利索地围上围裙准备起烘焙事项。她的问话自然至极,周泽楷抬手揉揉自己脑勺,并不知道要从何答起。他不明白,苏沐橙问的是她与叶修,还是他与叶修。

 

暖橘灯光下的苏沐橙周身被衬出淡淡烟雾,朦胧失真。只有发泽一如既往漆黑秀亮,周泽楷没忍住抬手放上去抚摸,并想从后面抱住她。苏沐橙的手明显一顿,动作滞下来,扭头便是当初冬日的那个眼神递过去。

 

这个眼神周泽楷很熟悉,是当初苏沐橙问他,会不会爱她的那个眼神。

 

是冷静又怅然,是低微尘埃中绽出的晨光。

 

周泽楷咬住下唇,眉皱的更紧。她本应当是那副举世无双的模样,是战火灼灼中的一袭胭脂色,更是扬着下颌笑得璀璨的女子。而不是现在这般,敛去一身锋芒,只渴求着一个未知的结果。

 

周泽楷单手环住苏沐橙,把头搁在她的肩窝处。苏沐橙既不言语,也没有回抱他。

 

周泽楷将拢得更紧,心却一点点挪落深海。

 

倘若有一天苏沐橙不愿意理解他了,他会如何?

 

“继续吧。”周泽楷这么说道。

 

 

 

英国的天气很是变化无常,叶修在这儿生活了一阵子倒是还好,苏沐橙是直接没扛住就生病了。偏又赶上特殊日子,苏沐橙是真有气无力,看得两个大男人发自内心的疼。

 

苏沐橙蜷在床上,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开始玩手指。周泽楷坐在她身边弓身握拳,就这么瞧着她红通通的脸颊。

 

“怎么不是你出去买药?”苏沐橙一挑眉,一拽被子直接盖住脑袋。

 

“不熟。”周泽楷回答的也算是有理有据。

 

“...好烦啊,你别盯着我。”苏沐橙继续嘟囔着。

 

周泽楷便起身,背对着苏沐橙,也望着窗外。苏沐橙听到木椅拖动的声音,从棉被中探出脑袋,倒是盯起了周泽楷的修长背影。

 

这个月下来,周泽楷的表现苏沐橙其实很满意。他没有躲着叶修,甚至偶尔一块会打打荣耀。谈谈过去,聊聊未来,而她坐在一旁削着水果大声地笑。他们之间,就好似回到最早初识的时候:苏沐橙一停步周泽楷就能撞上来,叶修打趣着小周不看路,沐橙就弯弯眸为恶作剧道歉。

 

只是啊,周泽楷在想什么呢。是因为叶修而开心,还是因为自己?苏沐橙总是不得不面对着这个问题,她着实很为难。不论硬币朝向哪边,苏沐橙觉得自己都会受伤。

 

苏沐橙偷偷问过叶修你还喜欢周泽楷吗,叶修一句喜欢你便算把她打发了。天知道苏沐橙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去问了这句话,还设想了不少结局,唯独没料到这手太极。思至此,苏沐橙直接开了口:“周泽楷,你还喜欢叶修吗?”

 

周泽楷回头,扬起眉。

 

“...你,找到了自己的内心吗?”苏沐橙又问他。

 

周泽楷点点头。

 

苏沐橙算是哑了火,往被里再缩了些。周泽楷反而蹲下身子,定定地的看着她。

 

苏沐橙也看着他,脑内是这月来的万千光景。

 

 

 

游乐园的时候,苏沐橙捧着手机给云秀发消息,周泽楷喂她爆米花。过鬼屋时,一手牵着她,一手护着她的眼。下过山车的时候,替她理好额前碎发。

 

路边广场,同她一块蹲着喂鸽子,拽着他一块自拍。帮街头老人卖花,还和流浪的演奏家一并拍手唱歌。

 

帮她整理东西、优先替她夹鱼、下厨一定陪同,苏沐橙想着想着眼眶就红了一圈,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好呀。哪怕只是愧疚,也太好了些吧。

 

周泽楷发现她的红眼睛,抬手覆上苏沐橙的眼。

 

他也想起来很多事。

 

例如苏沐橙主动腾出他和叶修单独相处的空间,游玩时总多买的一张票,言语里总打趣的“荣耀第一人”。但周泽楷发觉,比起羡艳和压抑,他果然还是更喜欢明媚如风的暖阳。

 

他曾以为自己只适合阴冷的月,却不知道心早就向阳光靠近了。

 

周泽楷想看苏沐橙笑。像在游乐园的、在异国街边的、在花店的、在烘焙箱前的,所有无忧无虑肆意的欢笑。那个时刻的苏沐橙,眼里有灿金的色彩,染红了半边天。也是这个时候的苏沐橙,眼里还有着他周泽楷的倒影,只有他一人的倒影。

 

“晚安啊,周先生。”苏沐橙闷声嘀咕了一句打破这良久沉默,表示了一下困倦。

 

周泽楷挪开手,倾身,如蜻蜓点水般在苏沐橙的樱唇上微啄一口,笑起来。

 

他言语里皆是寒冰化开的暖融,有着说不清的宠溺在其中。苏沐橙瞳孔猛地紧缩,刹那仿佛置身于最早初遇的那个时间段,周泽楷对她说:晚安,苏前辈。

 

而这次,他说的是——

 

 

 

 

“晚安,周太太。”

评论(6)
热度(73)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