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苏沐橙24h/15h】前世

苏沐橙。你温软如暖光,坚韧似蒲英。继续朝前走吧,那是属于你的永恒明媚。

2017.我最爱的姑娘,生日快乐。

#王橙 

#低产 小甜饼 放心跳坑 假装是个修仙paro 文有点长

 

Chapter.1 

 

城西的小胡同巷子里开了家茶馆,苏沐橙是从楚云秀那儿得知的。

 

说来这茶馆可奇的很,不论是算姻缘还是事业,学业还是财富可无一错过,来者人人好评,一时之间掀起论坛上一片狂潮。但这茶馆又偏偏只在周一晚上营业个三四小时,让不少工作族望洋兴叹,楚云秀便是其中之一。可云秀想着自己去不成没关系,总得让沐橙去次,便接连撺掇了几次。

 

“就是这儿吧,”苏沐橙站在茶馆门口,打着手电筒照了照招牌——“前世”。这名字给她带来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回头望向黑漆漆的来路,下意识耸耸肩嘟囔了句,“今晚月光真弱。”

 

玻璃门上挂着“正在营业”的木牌,内里透出点点灯光显得有些诡异,苏沐橙不禁打了个寒颤打起退堂鼓。更不说这茶馆也没有说的那么火热呀,半天一个活人都见不着...

 

“小作家。”

 

背后传来深沉男声,苏沐橙一惊,脊背霎时便僵硬冰凉,赶忙转身去看这是人是鬼。

 

来者穿着简单。外套一件夹克,内里是黑色打底的T恤。棕色长裤、白皮鞋,倒是显得清爽舒服。苏沐橙在内心悄悄打了个蛮不错的印象分,话语间带了疑问口气:“你是...前世的店主?”

 

“是的。”男人有一答一,直径上前拉开玻璃门。见苏沐橙站着不动,侧身问道,“你不是来找我的?”

 

“啊...我是的。”苏沐橙想起来此行目的,连忙报以歉意微笑,跟着男人走了进去。

 

 

屋子内也是非常简洁的摆设。中间一张长形木桌,旁边几张圆桌,几条长板凳,颇有古代茶馆味道。苏沐橙辗转视线打量着,寻思在外头再挂个白旗就更有味道。男人收拾了下一旁桌子上的茶盏,直接坐上了大堂正中主位,将一块什么东西收进抽屉,象征性地摇晃了下桌面签筒:“算姻缘?”

 

苏沐橙看着他,不知为何生出一股熟悉感。只觉着这场景好似在哪里切身经历过,有一种刻骨铭心般的炙灼。可她无从说起,便觉得大概是写久了小说把记忆都弄串了。苏沐橙想起最早男人对她的称呼,贝齿咬住下唇,半晌笑道:“算前世吧。”

 

男人这才抬头算正眼看了苏沐橙,起身走到最左边的书架旁开始寻找什么,也不说其他:“你随便坐吧。”

 

苏沐橙应了句,就坐在离主位最近的板凳上,安静地等男人翻找。

 

“我算不到前世。”男人突然说。

 

“那您现在是在?”苏沐橙也不恼,只回头看他。

 

“小作家,”男人挑出一本书翻开说道,“有兴趣去自己的前世看看吗?”

 

苏沐橙一怔。

 

她向来是不太信牛魔鬼神,自个儿笔下也多的是三生三世情仇爱恨。写多了就自然而然对这些东西产生免疫,可偏偏粉丝就爱看这些玩意儿,苏沐橙便只能是绞尽脑汁的写下去,麻木的很。这突然被问上这么一遭,又一开始就被识破是作家身份,她倒也摸不准自己心思了,就这么盯着男人看起来。

 

男人的手很漂亮。从指甲到指节,一看就是有精心保养过。骨节分明的手正好捧着一本《青玉》......恩?这不是自己的新书吗?苏沐橙猛地一抬头,瞬间就不大信这神棍了,寻思着怎么开溜,扬着浅浅的笑:“不了吧...穿越时空好像挺冒险的喔?”

 

“你不是经常做一些梦么?”男人好似看透苏沐橙在想什么,唇角略略上勾,言语中还少不了几分嘲弄,“重重复复、打小就做,也没敢写进书里。你真的对前世,没有一丁点兴趣吗?”

 

苏沐橙哑口无言,眼底尽是犹疑。

 

“我叫王杰希,”男人把书重新搁回书架上,背手而立,添了几分仙风道骨味道,“你要想明白了,下周同一时间来找我就可以。”

 

“等等,”苏沐橙看王杰希颇有送客意味,直接起身喊出声,“那个,报酬是什么?”

 

 

“于你——”

 

“不收报酬。”

 

王杰希的脸被暖黄灯光映射着,凭空生出老旧照片感觉。苏沐橙抬眼和他对视,忽然脑海一空,仿若时空交错。而那双眼眸里快要溢出的温柔,让她想起自己新书里的一句话。

 

当青雀衔落花来,我便知道,这是命数了。

 

 

Chapter.2

 

天河迢迢,殿内金璧辉煌、灯火通明。

 

视角切换过快,苏沐橙感觉很不适。大脑昏昏沉沉,冰凉膝盖提醒着自己应该是正跪在大理石砖上。无力抬眼皮看看是什么地方,苏沐橙只好用手向前摸索着。

 

有台阶,还有桌脚。

 

桌脚?苏沐橙触电般收回手,就这么停在了台阶上。上面有人,她没由来的知道。

 

那人好似感应到了什么,摇晃起木筒。竹签独有的清脆哒哒声肆意地闯入她的耳朵,充斥着苏沐橙的脑海,紧紧地揪着她的心。

 

“是下下签。”

 

男人特有的沉厚嗓音带着尘埃落定缓缓坠落,苏沐橙张了张唇,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她的嗓子火辣辣地疼,连带着身上伤痕一并开始发作——是噬骨的疼,是脱力的身。

 

“你也不会信的。”那人继续说着,并且从高处走下来,伸手扶起苏沐橙。

 

这双手很温柔。细致地绕开了她每一个伤口,轻柔地将她拥入怀中。只是这双手也很冷,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触得她入骨寒。

 

“不会信的...”苏沐橙一个发颤,缓缓睁开眼。

 

眼前依旧是自家的纯白天花板,苏沐橙侧头看着有一米阳光自窗帘打进来,照亮了微微泛白的电脑屏幕,USB接口上的U盘尾巴还在闪着蓝灯。

 

这是她做这个梦的第五年。

 

从最早的只能看到星河,到近几年的可以近距离观察宫殿,甚至入殿经历某件事,这个梦愈发清晰和真实。而就在昨天见到王杰希后,苏沐橙居然在梦里切实感受了一番痛苦不堪,更不说还听到了相关对话。

 

然而这个耍签的男人为何会有那样一双手?他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苏沐橙陷入沉思,直到电话铃声打破寂静——是楚云秀约她上街。

 

 

苏沐橙很快就赶到了她们的老地方。同样在城西,也正好是“前世”巷子口的街角咖啡馆。

 

楚云秀早就点好了两杯咖啡,坐在最窗边的第一个位置上打着游戏。苏沐橙把挎包往桌上一甩,敲敲桌面:“醒醒,今天怎么有空出来?”

 

楚云秀嗯嗯啊啊了几句,突然动作一顿,把耳机给摘了,侧目诧异地看着苏沐橙:“今天学校开运动会啊,我上周不是和你说过吗?”

 

苏沐橙笑:“你说的是周一,今个儿可是周二了。小心被扣工资哦。”

 

楚云秀没说话,索性把游戏关了切回主界面,再把手机递给沐橙,满脸无奈模样:“你自己看,今天不是周一么。”

 

苏沐橙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迅速掏出自己手机核对日期,一时无话,满腔疑虑堆在心尖。既然是自己记错了日期,那茶馆为何周日也是营业的?

 

“说到今天周一,晚上我在外面带班有课,你可要记得去那茶馆看看,给自己算个姻缘!”云秀推了推苏沐橙,开始日常念念叨叨,“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女生二十五岁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成天被人说闲话。”

 

苏沐橙被她逗笑,晃着汤匙,轻轻地敲上了瓷杯:“你在意吗?”

 

楚云秀也是一笑:“当然不在意,我过的开心就行。”

 

所以,先解决在意的事情吧。苏沐橙如此想着。

 

 

第二次来到前世,苏沐橙轻车熟路。她挑的时间和上次一样,周日晚七点,依旧是空荡荡的小巷和清冷的月光。她确认无误挂的牌子是正在营业,便推门进去了。

 

王杰希早就坐在主位上,右手成拳支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左手掌心中一块青色的玉。那双眼里无波无澜,只是像在看一件普通的物什。

 

苏沐橙立足在原地。她知道那块玉绝对不简单。

 

因为她也有块极其相似的半玉,打小就有。虽然她对这块玉的来历已经没有了任何印象,却是记得这块玉伴她一同长大,索性就当成了护身符,成日带在身上。

 

“来了?”半晌,王杰希注意到已经站了很久的苏沐橙,抬手揉了揉眉心,疲惫姿态稍纵即逝,起身往里走,“过来吧。”

 

“.......”苏沐橙突然觉得王杰希简直在放冷气,本还想问他一句是不是很累,也硬生生收回嘴里。

 

 

苏沐橙按照王杰希的指示躺好,盯着旁边香炉散发缕缕轻烟。整个房间充斥着很舒服的清香,而王杰希在旁边倒弄瓶瓶罐罐。

 

苏沐橙突然笑了,眉眼都扬起来,继续看着王杰希的背影。

 

“笑什么?”王杰希往香炉里丢了点东西,头也不回的问。

 

“不知道,就是突然很想笑,”苏沐橙说,“这里挺好,我很喜欢。”

 

见王杰希不说话,苏沐橙抿唇。她知道王杰希肯定在听着,便继续絮絮叨叨说起来:“我觉得你很神秘,又很冷清。但一想到可能只有你我知道有关前世的秘密,不知道为什么就心情都舒畅起来。大概是有一种岁月过迁,眉眼依旧的感觉吧!”

 

“说来我们还是陌生人呢,王先生。”

 

王杰希转身的时候,便看见苏沐橙乖巧的躺在床榻上,眨巴着眼睛数着墙纸上的星星。她本就生得好看,弯弯的眼睛透着天空的色泽,澄澈湛亮。

 

王杰希失神片刻,嘴角微微上翘。他忽然想起他每月都做的梦——是有年桃花开的正盛,有只青雀衔了片落花停留在某位少女肩上。王杰希本是觉得依着这个梦,是寻不着这一世的她的。可巧了,某日翻书时,正和苏沐橙所写一致,宛若场景回放。

 

王杰希蹲下来倚靠于床头,宽厚大手缓缓覆盖上苏沐橙的眼睛。苏沐橙的长睫毛挠得他手心逐渐泛上温热,带上内心深处一种莫名的悸动。

 

这场本名为宿命的邂逅,骤然拐了个弯,驻足于陌生轨道上。他们的生生世世,本不该是有陌生二字的。

 

“梦醒后,就不是陌生人了。”

 

良久,王杰希收拾了下心情,平淡的说着。

 

 

Chapter.3

 

苏沐橙进入梦境后,还以为自己会再经历一遍大起大落,可她只是安安稳稳的漂浮在空中,当一个旁观者。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将门之女和朝堂文臣之子相爱了,远远瞧着两人也是般配,正到了谈婚论嫁时。可好景不长,正值皇帝老矣,太子无能,朝堂暗涌,成群结派。

 

苏沐橙以再也不看电视剧的名义打赌百分之九十九一定是两只老狐狸没有站一块。果不其然,重臣站了宁王,而虎将站了太子。这亲事便开始被百般相阻,两人相思景象看得苏沐橙是直抹泪,恨不得直接拉一块私奔。

 

苏沐橙的前世倒也是个将烈的,三番五次出逃想去见情郎,都被抓回来严刑拷打。正值京城忽来位风水师,占天星观天象无一有过纰漏,一瞬便声名鹊起,被尊称为“天师”。这少女便动了这微妙心思,拼死入宫求见天师算一卦姻缘,想得个上签回去好说服双方。

 

苏沐橙忽然心揪起来。又是天河遥遥的夜景,依旧灯火通明的宫殿。她甚至不用想宫殿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开始为这段姻缘惋惜。苏小姐本还有一线希望,却不料这天师是漠然无情,说了大实话。

 

“这天师,当真是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啊。”苏沐橙唉声叹气,听闻苏小姐哭晕过去后缓步走进宫殿。还没走到头,便怔住了。

 

搂着苏小姐的人是王杰希。啊,不,长得和王杰希极其相似的人...尤其是那双眼睛——虽不相称,但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冰冷。

 

天师搂紧苏小姐,往苏沐橙所站的地方看了一眼。虽然苏沐橙知道他看不见自己,但还是有些紧张,大气都不敢喘。

 

“...你是谁?”天师突然开口问道,但苏沐橙环视周围一圈,只有他和自己以及昏迷的苏小姐,更提心吊胆了。

 

“我是苏小姐的转世。”苏沐橙想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你能看见我,能听到我说话吗?”

 

许久天师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直到将军府的人来带苏小姐回家,天师才寥寥几语算是打发过去今天的事儿。

 

他看上去,无悲无喜。苏沐橙想,可他为何那么温柔的对苏小姐?那双手的触感,她是无论如何都忘不了的。

 

将军府的人是走了。只有天师负手而立站在殿前,遥望星空。苏沐橙蹑手蹑脚走到他身后,却听到他突然一句:

 

“我是仙。”

 

嗯?苏沐橙眉梢一挑,还没说话,就听得天师自言自语下去:“借住在这青玉中也算有些时日,过阵子该回仙班了。她要能走出这个劫,也算我回报她往日照顾。”

 

苏沐橙恍然大悟,敢情这天师是对苏小姐有点意思。说到青玉,先前看见苏小姐身上也常年挂着一块和自个儿差不多的,想来应该是这个。只道你这哪里是帮她,分明是害她嘛。

 

没过几天,苏小姐害了相思病的消息便传来了。

 

苏沐橙坐在旁边的梳妆台上看着在病榻上的苏小姐,对着这张相似的脸出神。好歹是自己的前世,是不是就这般郁郁而终了呢?苏沐橙心尖一软,可又无能为力。

 

这是历史,她是旁观者,她也只能是个旁观者。就如同王杰希说的那样,大概是宿命吧。

 

不过须臾,天师便出现在面前。苏沐橙本还懒懒散散支着下巴等着场景转换,赶忙坐正装作在看望苏小姐。

 

“...你在做什么?”天师皱眉,问道。

 

苏沐橙心道这王杰希皮相是怎么都看着顺眼,再确定了下人是能听到自己说话的,才说:“看看我的前世。”

 

“.......”天师不语,只看着睡梦中依旧蹙眉的苏小姐,看来是很不安稳。

 

“我问你件事。”天师突然说。

 

苏沐橙点点头,示意你问吧。

 

“...你,现在安稳吗?”

 

苏沐橙张了张唇,双眸直视着面前人。这位清冷如玉、知晓仙法的天师,竟然用着一种期翼的目光朝她这个凡人询问。他眼底还有些许疑惑,苏沐橙不知道是什么,但她觉得应该和她自己也有关系吧。

 

这便是前世的因吗?看起来还是很平淡无奇啊。

 

苏沐橙微微一笑,轻声道:

 

“非常安稳,盛世太平——还很幸福。”

 

 

Chapter.4

 

自那以后天师老来找她聊天,苏沐橙一个人坐着等过场也无聊,索性就和他说说二十一世纪,但天师看上去好像对这个不感兴趣。

 

“我说你每天爱搭不理的...来找我作什么呀,是不是一直有什么话没说?”苏沐橙坐在将军府花园的秋千上,脚蹬着地面,轻轻摇晃着。来到梦境有些久了,苏沐橙开始有点担心现实。

 

“没有。”天师说话,简单利落。

 

苏沐橙一挑眉,干脆横刀直入了:“你喜欢苏小姐,就不能用仙法帮帮她,让她去了这相思?也好不遭这相思之苦啊。”

 

天师甩袖离去:“胡闹。”

 

 

事实证明,苏小姐是不需要别人帮忙去了这相思的。

 

就在那五日后,皇帝驾崩,宁王上位。将军府被立叛臣罪名,遭满门屠戮。天师先生一路护着苏小姐出逃,苏沐橙好不容易才追赶上,抽噎声便入了耳。

 

“...是他来读的旨。”苏小姐的娇莺声如今都嘶哑了,只是紧紧抓着天师的衣袖,重复着这一句话。

 

“满门独留你一人,你还记挂着负心人么?”天师的声音像是穿越荒川阔阔而来,漠然又冷寂。而苏沐橙倚在他们身后的桃树上,仰望着湛蓝的天空。

 

她有点想王杰希了。虽然王杰希说话一板一眼,但好歹不会这么冷漠。他会笑,会疲倦,会注意她的情绪。这天师,就算是王杰希的前世,也太不会聊天了。

 

最后苏沐橙竟然睡着了。暖风太熏人,待她醒来已是身处桃林,远处依旧是天师和苏小姐。只不过这苏小姐已是一身红衣,窈窕身姿裹在一身胭脂色中,腰间还别着银色长鞘。

 

“此去一别,多谢你这一年的照顾。无以为报,我便送你这块玉佩吧!”苏小姐从荷包中拿出一块通体晶莹的青色玉髓,交到天师手上,一颦一笑间尽是风情,“父亲曾说,这是百年难遇的美玉,我想来也称你。”

 

天师依旧冷冷清清,只握紧了青玉,垂眼敛眉会儿,才道:“你已杀戮过多...实是不宜再去了。”

 

“我要去见他,”苏小姐只笑,听不出有什么异样情绪,“他如今是当朝驸马爷,怕是不记得我了。我要他记得我,他只能死在我手上。”

 

“那你去吧。”天师唇角微微上翘,抬手驱了少女肩上幼鸟,扫去落花,“等你回来。”

 

苏小姐一怔,再展了浅浅的笑,宛若初见时,欣喜又满足:“好。你难得笑一回,我不能辜负你这般殊荣呀!”

 

苏沐橙也笑了,只是胸口抑得慌。她想起很多很多事,一步一步往前走,在天师面前站定。

 

天师负手而立,先遥望了红衣背影,再度转了视线看着苏沐橙。这个长发飘飘,善良又可爱的姑娘。

 

“又相遇了。”天师率先开口。

 

“是...你应该事先知道,”苏沐橙理了会儿思绪,说道,“我们...还会再见面,在我说过的二十一世纪。”

 

天师淡淡地嗯了一声,接着苏沐橙的话说下去:“她手刃了仇人,却没有保住自己。转世时孟婆说她戾气太重,生世不得圆满。我自破仙身做了交换,从此也跟着转世,护她善终。”

 

“你......”苏沐橙欲言又止。他说的太过淡然,分明是未来的事情,就好似已经发生了一样,明明还可以改变。

 

“不知道是哪一世的苏小姐,谢谢你。”天师把青玉递给苏沐橙,眉眼温润,像是去掉远山上的皑皑厚雪,“知道她安稳太平,我就不会后悔。”

 

苏沐橙握着青玉,愣愣看着天师逐渐化为丝丝青烟,消逝在这十里桃林。

 

“...但是我,不是她啊。”

 

王杰希,也不是你嘛。

 

 

Chapter.5

 

梦里如何悲切,梦醒不过说笑是南柯。

 

苏沐橙再度睁眼时,已是回到了茶馆。而王杰希正坐在她旁边,对着笔记本打游戏。

 

“醒了?”王杰希瞧她一眼,随手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苏沐橙抬手摸到脸上一片潮湿,接过纸巾直接捂在了面上,闷闷地开口道谢。

 

“.......”王杰希停下敲键盘的动作,侧目,“怎么了?”

 

“你,你是要守护我善终吗?”苏沐橙问道,末了觉得说出口挺好笑的,便破涕为笑。

 

王杰希看着她,象征性的皮笑肉不笑了一下,又转头去继续打游戏:“是啊。”

 

苏沐橙不知道要说什么,便起身看着王杰希打游戏。王杰希也没个所谓,继续秀着操作。

 

“王杰希,”苏沐橙突然说,“你过你自己的就行了,不用管我。”

 

王杰希嗯了一声,手上动作轻微地一顿,一个连击断了。

 

“你并不是那位天师,就算是他的转世,这一世和他也没有关系了。我也不是苏小姐,这一世我和她毫无瓜葛。所以你不用说是宿命,你就是你,我就是我。”苏沐橙慢慢说道,“我挺为天师难过的,但是不觉得你应该背上这个枷锁。护着一个人,多难哪。”

 

“什么意思?”王杰希心神一动,为压下异样情绪把笔记本直接一盖。

 

苏沐橙看着他眉眼,灿然一笑。这个人哪,倒和天师差的远咯。

 

清风透窗来,香炉散烟逝。暖光相称暧昧距离,苏沐橙薄唇上挽个柔软弧度,清亮嗓音回荡在小小室内。

 

 

 

“我是说,王先生,我们重新认识吧。”

 

“以苏沐橙和王杰希的身份。”

 

 

______END.

临时换梗的下场大概如此。..感觉没有把王杰希表现得太好,有空我再修修。本来想卡个5200字,结果一不小心就快7000了,so sad...。

评论
热度(67)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