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清水糖·叶橙】三分之二 (2)

2017元宵节特刊.

前后文没有关系,放心吃糖。

 

 

 

今年叶修把苏沐橙领回了家。

 

叶秋接到叶修电话的时候,先是震惊,后是了然。震惊的是叶修今年居然回了家,还带了个女朋友——虽然他早就知道估计要成,了然的是这先斩后奏一贯是他风格。

 

“所以我要去机场接你们吗?”叶秋本正在审核今年财务部的支出,只好用肩颈夹着手机问道。想了想他把文件收拾搁好放在桌角,捡起一旁衣架上西装外套,拽了车钥匙摆明一副我就要走的样子。可叶修的回答也是比较简洁——“不用,我们上出租了。”

 

“你好烦啊。”叶秋步伐一顿,在秘书的注视下有些不好意思,压低声音道,“那你干嘛给我打电话?”

 

“通知老爷子。”叶修在电话那头淡淡道,还能听到清亮女声的笑。

 

得,挨骂的事儿又是我做。叶秋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还是应了。

 

 

 

果不其然,老爷子率先就批了一顿叶秋处事不当——尤其是在看见苏沐橙乖巧问好、送上保健品后更是狠狠瞪了叶秋几眼。

 

叶秋哀号,明明是叶修他们自己打车来的。

 

“哼,做人都不会,怎么教你的,”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叶修他从小没学,你也没学吗?”

 

苏沐橙率先抹了笑,大大方方往老人家面前一站,压了下颌表个谦逊:“伯父您别生气,是我让叶修打车来的,也想着叶秋工作忙,不太好打扰他。要不是机场有些远,我就拉着叶修走过来了!”

 

叶秋心道这妮子真是火上浇油,面上还要端着认认真真的态度诚恳地承认错误。老爷子一扬眉,没多说,就点点头便走了。

 

“...这,我说错什么话了吗?”苏沐橙撞了下叶修手臂。

 

叶修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往沙发上一靠:“意思是我心悦你。”

 

“....很含蓄,哈哈。”苏沐橙愣了下,随即展了浅浅的笑。

 

叶修看见站着不动的叶秋还乐着再补个刀:“看见叶秋没?那就是‘我不喜欢你’的活化石啊!”

 

苏沐橙自然是早就见过叶秋的,此时稍一颔首便算打过招呼,齿关开合间流落帮腔话语:“看见了,谢谢叶秋同学的亲身体验。”

 

叶秋叹气物以类聚的同时又有些羡艳叶修。

 

能有这么一个人,眼神都不用交换就能处在一个轨道上。

 

 

 

苏沐橙惯来是元宵节吃汤圆的,来之前她就想好没有汤圆也一样,但在饭桌上看见软乎乎的芝麻汤圆的时候依旧眼眶霎时泛红。都不用想,她把视线投向了叶修。

 

“干什么啊,你第一天吃汤圆吗,”叶修被长久注视弄得有些不痛快,勉强回了个眼神,又加了句,“特意和我妈说了,锅里还有,别客气。”

 

“就是,这里就是你的家,别和我们客气。”阿姨眉开眼笑,看苏沐橙真是哪哪都顺眼,就差直接拥抱了。

 

苏沐橙小声地嗯了一句。

 

老爷子翻阅着一旁报纸,似是随口问了句:“沐橙做什么的呀?”

 

叶秋本来还怕苏沐橙尴尬正寻思着怎么接嘴,没想到人儿直接挽个笑落落方方讲出口了:“电竞职业选手。”

 

“哦,和叶修一样啊。”老爷子恩了一声。

 

“是的,也是国家队成员之一。”

 

“这样啊。”老爷子笑了几声,明显语调都扬起来。

 

叶秋松口气,再去看叶修。没想着叶修早就窝进房间打荣耀去了,看来是压根没把这个当回事。

 

“他知道我能处理好的,我也过去啦!”苏沐橙起身,抬手拍拍了叶秋的肩。叶秋错愕,只看着苏沐橙离去背影。

 

真是.......付诸全部信任啊。

 

 

 

然后叶修和苏沐橙就这么打了一晚上游戏。

 

叶秋开始是不信的,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又是男女朋友,现在这么开放,小情侣发生点什么他也不意外。但你要说两个人就这么打了一晚上荣耀,叶秋简直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所以他直接去问叶修了。

 

叶修叼根烟,端着杯茶,懒洋洋地应话:“啊?”

 

“你没碰她啊?”叶秋倒是很直接。

 

“没有啊。”叶修说。

 

“真没有?”

 

“没有。”叶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耿直,随后笑了。

 

叶秋看见他眼底是温柔与碎光,甚至带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叶修很少有这种神情,毕竟他说话一向直来直往,有一说一。

 

这次也不例外。

 

“那么宝贝,哪舍得在婚礼前碰啊。”

 

 

假装元宵节没有迟到(...)

评论(6)
热度(96)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