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白起生日筹备计划6.29开启。

【叶黄/黄叶·非HE】一年二月二十日

奚暮第一配角黄烦烦系列。

C1第三视角。C2苏沐橙视角。C3黄少天视角。C4叶修视角。

 

 

Chapter.1

 

“队长啊,我请个假,今天老叶生日,我早点回去。”黄少天睨了眼钟,摘下耳机对着不远处吆喝了一句,顺手拍了拍卢瀚文,“下午实战可别给我丢人,不过也不用太在意,平常心就好了,我们小卢绝对能打爆对面!”

 

卢瀚文用力点点头,顺口问道:“队长不用去给叶前辈过生日吗?”

 

黄少天有些尴尬的笑了几声,刚准备开口,喻文州便端着茶杯走过来笑道:“不用,新打法大家磨合的还不够,我和叶前辈说过了,他表示理解。我们下次有空再去。”

 

黄少天接连恩了几声,一抹溜就跑了。

 

 

“叶修,你在不在家啊,我给你带包烟上去?”黄少天用肩夹着电话,单手提着装得满当当的塑料袋在楼底下晃悠了一小圈。得到叶修肯定的答复后进店挑了包最好的中华烟便蹬蹬蹬上楼,从楼道到电梯,回响着黄少天不大不小的歌声。叶修也显然是听到了,所以给黄少天留了门。

 

 

黄少天跨进家门便把烟丢给沙发上的叶修,转身去厨房放东西。叶修接过烟随口道了谢,盯了没会儿便撕开抽了一根直接点上,扭头看向窗外的林荫道,淡淡开口道:“沐橙还有几天就回来了。”

 

“苏妹子舍得回来了?好事啊,让她来这儿吃饭,体会一下不用被泡面压榨的日子!”黄少天的声音依旧朗朗,听不出有什么波澜。

 

叶修闻言抽烟的动作一顿,轻轻吸了口便抖了烟灰,看着玻璃材质的烟灰缸。这个烟灰缸是去年生日时黄少天送的,一直用到至今,有些落尘,叶修也没舍得换。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叶修笑了声,“没想到你今天提前回来,我挺感动的。”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蛔虫,怎么会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直接说呗,我们什么关系,需要这样打套套转吗?”黄少天的声音伴随着冰箱门开合的动静清晰地传来,但没有任何脚步声。

 

叶修敛了笑,不轻不重叹了口气,随后便是一贯懒洋洋的声音:“那我说了。”

 

黄少天没有答话。

 

“分手吧。”叶修说。

 

半晌,黄少天在厨房笑道:“这我同意,早就受不了你这邋遢样子。不过还是要请苏妹子来吃饭啊,不然我可追过去打你,好久没见着她了,可甚是思念。”

 

叶修也笑,起身拿起一旁外套,掐灭烟:“你就贫吧,她要不来,我也管不着。”

 

五月的G市,晚春和炎夏交织。正像两人的心情,虽交织,但永不重叠。

 

“那么,这一年,多谢照顾。”

 

 

Chapter.2

 

“分手?”苏沐橙挑眉,仍不紧不慢吃着烤鱼,含糊不清的继续说着,“我说怎么要我改订G市的机票,但你这是不是太突然了些。”

 

虽是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什么时候过来?”叶修嘴角叼着烟,懒洋洋地看着苏沐橙胡吃海喝。他看见苏沐橙好看的长眉紧紧拧起,明显是因为他方才强行转移了话题。

 

“你快三十的人了,难不成要我替你操心感情事吗?”苏沐橙瞪叶修一眼,把烤鱼搁在盘子里,抽了纸巾擦手,不紧不慢的继续说着,“过几天我会去看少天。”

 

“我喜欢姑娘啊。”叶修笑笑。

 

“你喜欢什么你心底通透的像明镜似的,我就不管了,但以我和少天这么久的交情来看,我也要替他说几句,”苏沐橙说,“我们对于那件事都释怀了十几年了,我不信你是念念不忘而去寻找替代品。当然,我认识的叶修也不会是这种人。更何况,两个人本质上就是不同的。”

 

“沐橙,我确实在把他当替代品,”叶修接话。

 

“所以我幡然醒悟了,有什么不对吗?”

 

 

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很突然。突然到当时的苏沐橙直接拍桌反对,要知道,她可是从来不对叶修耍脾气的。

 

“我希望这是你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苏沐橙认真地看着叶修,字字笃定毫无退步之意。叶修背着身,淡淡地恩了一声。

 

苏沐橙第一次有些不太懂叶修。她不知道这个“恩”字包含的东西,也摸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她只看见叶修打开夜雨声烦的对话框,快速敲上了一句好。

 

还是第六赛季的时候黄少天提出的在一起,在第十赛季结束的时候才得到叶修的正面回应。苏沐橙是知道原因的,可她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去对黄少天开口、去劝说,久而久之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了。

 

哪晓得在这四年后,叶修同意了。

 

苏沐橙有些气愤,想找叶修理论。但是在走向叶修房间的路上,冷风把她吹得发瑟又清醒。

 

她最终选择了若无其事。可苏沐橙现在是打心底推翻了自己当初的结论。

 

 

“那感谢你回头是岸,”苏沐橙回过神,微微敛了笑颜,视线游移在狼藉桌面,紧抿双唇,缓缓道,“叶修,我对你很失望。”

 

叶修没说话。

 

他也什么都不想说。

 

 

苏沐橙如愿约出了黄少天。黄少天看上去依旧是那么活力满满、阳光向上,连点奔三的影子都摸不着。

 

“少天!”苏沐橙站起身朝来人挥手,笑着大声喊着,“我在这边!”

 

黄少天一个激灵,忙猫着腰拉低帽檐偷偷摸摸绕了过去坐下,左顾右盼瞧着四周人都没什么动静,才安心舒出一口气,把帆布帽给摘了搁在桌上,扬起无奈的笑:“我说苏妹子,你是退役快活去了,我可还没啊!你这么嚷嚷,被人认出来,我们蓝雨外交官可得和陈老板好好聊聊了。”

 

苏沐橙弹了弹面前的玻璃杯,笑得灿烂:“静吧你怕什么,都是白领,谁不务正业打游戏啊。来一杯?”

 

黄少天点点头,招来服务员随便点了杯饮料,然后又说:“看来你是在国外逍遥自在,现在连酒都喝起来了。现在酒量怎么样啊?在国外还习惯吗?真不知道你跑那么老远做什么,留在H市每天看看风景也好啊。”

 

“色素饮料而已。”苏沐橙浅啜一口,对后面的问题宛若未闻。

 

黄少天对这突然降到冰点的气氛选择顺从,两人沉默着、对视着,再移开视线。

 

一旁舞台上的男人深情地歌唱着有关爱情的种种,低沉又略带嘶哑的嗓音深抓人心。悲伤的言语絮絮窜入黄少天的耳朵,他略微闭眼了一会儿,率先开了口:

 

“这家静吧开了十几年了,老板人很好,今天的主唱是他们店内的金牌歌手。我一直很喜欢他,不过自从进入蓝雨后就很少再来了。”

 

“今天能再听见他唱歌,我挺开心的。”黄少天说。

 

“...静吧的门口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啊,”苏沐橙笑笑,半晌,她说,“少天,对不起。”

 

“啊?”黄少天一怔,猛地抬头。

 

苏沐橙仍然在笑着,只是脸上写满愧疚和踌躇。她双手交握搁在桌面,指节处微微泛白。如此模样,黄少天还是第一次见,只是他完全摸不着头脑,沐橙为什么要突然道歉?

 

“第六赛季的时候,叶修和我说过...不回应你的原因。”苏沐橙打量了一会儿黄少天的神情,还是下定决心要说清楚,“因为他觉得,你很像我哥哥。就是苏沐秋,君莫笑的第一任号主。”

 

黄少天没什么表情,没有诧异、也没有气愤、更没有一丝难过。他就平静的坐在苏沐橙对面,安静听苏沐橙说完,然后大大咧咧一笑:“我一直知道啊!怎么,你才知道吗?”

 

苏沐橙拧眉,一字一顿的问黄少天:“你知道,还继续和他在一起?”

 

“当然,”黄少天继续笑着,左耳的耳钉在灯光下流光溢彩,他的眼眸熠熠生辉,“那可是半个信仰,以及要征服的王国。”

 

他眉间是剑圣独有的傲然气派,也是暗夜妖刀惟有的丁点柔情。

 

苏沐橙叹口气,看见黄少天这模样,她只能微笑祝福他的以后了。

 

“呐,这个是法国的巧克力,特意给你带的!最近比赛怎么样?”

 

 

Chapter.3

 

夏夜闷热,黄少天有在蓝雨俱乐部附近夜跑的习惯。刚和苏沐橙见完面,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要展现出什么样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内心的感受是如何也作不了假的。

 

听到分手的时候,黄少天是有点难过。但大概只是一种幸福日子要到头的惆怅感,而不是撕心裂肺的你抛弃了我。

 

黄少天高高地扬起下颌,鼓足劲往蓝雨回跑。

 

 

黄少天很早就知道有苏沐秋这个人的存在,也知道这位天才的事迹,深感可惜。当沐橙说他和苏沐秋性格上有一点相似的时候,黄少天还挺自豪的。

 

“叶秋,你看,天才总是相似的,”黄少天从通道中窜出来搂住叶修勾肩搭背,贼嘿嘿的笑了几声,“打得不错!”

 

“是吗?”叶修似笑非笑,“那天才,赢个三连冠给我看看?”

 

黄少天噫了一声,松手抱上自己双臂,吹了个口哨:“现在我还在青训营,没三连冠机会。不过所谓的斗神王朝,迟早我会用剑客把它砍个七零八落!你就等着吧,到时候可别在沐橙面前哭鼻子丢男人脸!”

 

叶修也是心情好,半点没掩饰:“如果被你这个青葱毛孩轻松击破,就不是我叶秋王朝了。”

 

“叶秋,你不要太自信。”黄少天挑眉,凌冽目光自双眼中迸发似是步步逼近。是幼狼、是即将展翅的雄鹰——我自天骄。

 

叶修一怔,复而轻笑,背身抬步往出口走,向后挥挥手:“既然这样,那你先拿个冠军给我看看吧!”

 

苏沐橙站在入口处听到这话,踮脚探头望了望还在通道内的黄少天。黄少天嘁了一声,大步跑过去追上叶修,握拳摆在半空,肆意笑道:“那等我拿了冠军,斗神可就归我了。”

 

“喂,斗神可是战法的专有名号,黄少天,你别痴心妄想啦!”

 

苏沐橙娇俏嬉笑话语滑入黄少天耳道,而黄少天只看见叶修逆光转身,学着他的样子握拳同他的拳相撞发出沉闷咚响,然后眼前这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唇瓣稍动,发出单字音节:

 

“好。”

 

 

第六赛季,剑与诅咒,问鼎总冠。而战矛与枪炮,早落在了时代的尾端。黄少天偶尔来到H市的时候,也只能见着没什么表情的叶修和强颜欢笑的苏沐橙。

 

“叶秋,你怎么抽起烟了!天,真熏人,你可快戒掉吧!”黄少天坐在嘉世的休息室里不满嚷嚷,往训练室那边探头探脑。

 

“他一直都抽,”苏沐橙稍稍一笑,“以前避着你。”

 

黄少天不说什么,转了个话题:“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看看这两年的成绩,斗神,你可不能就这么没落了,我没对手了,多尴尬啊!以前是谁说,要我先赢个冠军给他看看的?”

 

“.......”叶修沉闷地抽着烟,最后掐灭,和沐橙打了声招呼,“我回去看看录像。明天训练时你记得多往申建那边照看。”

 

“恩,早点休息。”苏沐橙点点头,再扭头看向黄少天,突然扑哧一笑。

 

“笑什么??老叶他就这么走了?我堂堂一个剑圣,还不能数落几句他这落魄样子了?当年他意气风发的那可是一个煞风景,苏妹子,凡事要讲道理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啊,你还是那么多话,”苏沐橙继续不停笑着,“我还记得那个约定,以后我就喊你斗神了,你可别自称剑圣。”

 

“我是斗神,夜雨声烦才是剑圣。”黄少天也跟着笑。

 

 

“叶秋。”

“当年我说,斗神归我了。”

“不是单指名号,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考虑,我一心向荣耀。”

 

“那真可惜,你错过了一个绝世好男人。”

 

“一个深夜找我pk就为了引起斗志的绝世好男人?这有点幼稚。”

 

幼稚就幼稚。

 

我只希望,你还能在这个赛场上,展现出你应有的风采。

 

 

第十赛季,一路披荆斩棘,登峰造极。决赛对战轮回,背水一战,打得极为漂亮。

 

喻文州起身鼓掌完毕后落座,问身旁黄少天:“如果早知道今日,你还会去帮他刷副本记录吗?倘若没有这个开端,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顺风顺水了。”

 

“队长,这世界上没有如果,这可是你和我说的,”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良久,他继续说着,“不过我还是会去的,我和老叶这么多年交情,怎么也该去帮一帮,和荣耀无关,和冠军也无关。我没想那么多,我只知道他迟早会回到这里的,毕竟是我的最大对手啊!”

 

喻文州嘴角上翘,不作多言。

 

 

没过多久,叶修就和黄少天在一起了。黄少天没觉得多兴高采烈,当然肯定不难过就是了。就像是一种简单的平静,追逐后的安稳。

 

叶修退役,理所当然的搬来G市。知道这件事的人大抵也就只有喻文州了。黄少天没敢对外过多宣扬,外界对出柜还是很敏感的,更不说他一个公众人物。最重要的是,他不敢对苏沐橙提起。

 

要怎么开口?根本没法开口啊。他很喜欢苏沐橙这个坚韧的姑娘,但是如果这个姑娘知道他和一直相依的叶修在一起了,她会怎么想?

 

事情以一种比黄少天语速还快的速度发展着,没过半年,苏沐橙和楚云秀双双宣布退役,出国游玩去了。再半年楚云秀同张新杰完婚,雷霆的戴妹子似乎在和呼啸那个元法屁孩偷偷谈恋爱,就连第九赛季的姐妹花其中一个都和后辈刘小别搞上了,好像全联盟就剩苏沐橙没个着落。一想到风风火火传了将近十年叶修和苏沐橙的绯闻,黄少天虽面上沉稳,但却没法定神。

 

叶修一眼就看穿了,告诉他别多想。

 

“如果沐橙在这里和我们一块吃饭就好了,”叶修突然说道,“就像以前。等会儿我们继续去打材料,看看有没有哪家公会大量需求的,趁机敲个一笔。”

 

黄少天夹菜手一顿,展了个笑:“呵,我要和你去,岂不是不务正业?”

 

“也对,你是黄少天。职业选手,那早点休息吧。”叶修点点头,继续吃饭。

 

黄少天心里滔天骇浪,但他舍不得放弃。飞蛾追求火光从不计回报,就像这份爱炽烈又悲壮。

 

不同情,不后悔,无所谓。日子便是这么过了。

 

一个装傻乐得其中,一个假装看不通透。

 

 

“怎么回来了?叶修不过生日了?”喻文州将手上报纸放下,双眸微微眯起,转瞬又岔开话题道,“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训练,快睡吧。”

 

“分手了。”黄少天笑笑,毫不避讳。

 

拥有过,足够了。他的那份自豪与骄傲,驱使着他一直向未来看,从不回头。

 

 

Chapter.4

 

叶修回到了H市,陈果感动的一塌糊涂,从机场一路拎包絮叨到兴欣网吧,真真是肝脑涂地四个字。就连唐柔,也是一上来就给予他一个拥抱。

 

叶修有些诧异,但也内心暖暖的。

 

“沐沐没和你一块来吗?”唐柔偏头看向叶修身后,似乎有些失望,但转瞬即逝。

 

想到沐橙,叶修思虑了一会儿,说:“沐橙过几天回来,她要和少天叙叙旧。”

 

“哦。这样啊,那让女神回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吧!我去订包厢,好好接风洗尘啊!”陈果开心的简直要语无伦次,还不忘嗔怪一句叶修,“总不能像你,八点的飞机,七点半给我打电话。”

 

唐柔没说话,但也没多问,只是她的眼神中有明显的探究意味。

 

“早就习惯了,有点累。老板娘,我挑个包厢先睡会儿了啊。”叶修摆摆手,蹬上熟悉的楼梯。他曾经住的地方早被陈果给拆了,这会儿大清早网吧也没什么人,叶修随手扭了个房间把手就窜进去往椅子上一瘫。

 

复杂情绪遍布叶修全身,他忽然有些迷茫。

 

实话说,黄少天和沐秋的相联点不多,但和他相处,总是能想起那个欢闹的、总是不可一世的那个少年,所以过得也很是开心。更不说沐橙总在身边,像是在重演少年时的欢乐时光。

 

那是黑夜中的一盏孤灯,慰藉着他年少又冲动的心,更教会了他什么是责任。

 

尽管他知道这盏灯,早已逝去多时,不再存留于世了。

 

“叶修,我对你,很失望。”

 

苏沐橙的淡淡话语又相绕叶修耳畔,叶修紧紧皱眉。叶修知道自己这么做很伤人,所以他在看见黄少天的反应后很诧异。但老成如叶修,诧异很少停留面上多时。

 

把荣耀读透的叶修,读不透一份正常的感情。他不明白为什么黄少天明明知道可能是替代品还要在身边,而且若无其事。有人陪总是好的,没人喜欢孤独。既然黄少天装傻,他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年又二十二天,相处了这么久。叶修也有些吃惊自己居然能把日子记得这么清楚,也许是因为实在太开心,他无法否认。

 

但是不是替代品,他不清楚。好似一种共生关系,讲不清楚彼此是自己的什么,却又彼此离不开。

 

所以本来打算就这么安稳过下去的叶修在接到苏沐橙回国的电话后,改变了主意,让沐橙直接飞来G市。

 

 

几天后,南山。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能流连于过去。正因为如此,才不能耽误黄少天,他有大好未来。”

 

“一份不清不楚的感情,无法彼此坦诚,这不是伴侣的意义。他可以继续傻下去,但我不小了。”

 

“有沐橙陪着,没多大事儿。就打打荣耀,培养一下新人。”

 

“想了几天也想明白了,这种事情真麻烦。不过既然要往前看,我打算从回忆中脱出来了。”

 

“好兄弟,一起加油吧。”

 

 

喜欢点个小爱心吧,悄咪咪。

有空补个后记。

评论 ( 7 )
热度 ( 13 )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