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点文/肖橙】须臾以南 光年以北

all橙系列01发。

坚定不移走在写冷cp的路上。

 

Chapter.1

 

“十里满油桐,天际渐明。”

 

 

四期出道后彼此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沟通和了解,同龄人的契合话题总是比较多的。没想到聊到最后十一个人干脆出去建过了个群,美名其曰帅气的四期团体。

 

没过多久,黄少天就提议出去玩。恰逢荣耀游戏维护升级,联盟由初期过渡到中期时也还有些不稳定,索性给职业选手放了一周假。

 

“去哪?”喻文州慢悠悠的问。

 

众人一时语塞,到最后七嘴八舌,也没个定论。

 

被大家戏称为“轩哥”的李轩使出乾坤大挪移拍了板:“云秀,你定好了。”

 

楚云秀也是爽快:“我家姑娘没怎么出去玩过,爬山倒是怕累着你们一个二个,就去新疆伊宁吧!”

 

黄少天率先百度出来这是什么地方,鬼哭狼嚎一般:“楚云秀,我们十七八岁的大好青春,你要让我们去种花啊!”

 

楚云秀表示出极其的无辜:“不是李轩让我定的吗?”

 

李轩说:“我没让你定这种地方吧。”

  

楚云秀不服气了:“这种地方怎么了?”

 

田森看着架势不对,立刻跳出来好话好说:“大家投票吧,省得争吵来去,伤了和气。”

  

“还是四月,去丽江吧。”李亦辉话一出口,便获好评。黄少天看众人没什么异议,快手快脚就先跑去网站订票了。

  

“海拔有些高吧,云秀和沐橙受得了吗?”说这话的,正是肖时钦。

  

“我说肖时钦啊,你担心苏妹子就算了,你担心楚云秀?”黄少天毫不避讳笑了。

  

“我没事。”苏沐橙的消息立刻跳了出来。

  

肖时钦在电脑面前微微一怔,复而眉眼一弯。自认识这个姑娘起,就发现她什么事情都喜欢独自揽下。温柔又落落大方,坚韧又体贴他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藏在叶修前辈身后,不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场下。他疑惑,却没打算问,刨根见底不是他的性格。

  

“有事也没关系,我背联盟女神就好了。”肖时钦说,“是福气。”

  

“猥琐肖你很能贫啊,我也要背!!!”黄少天敲上重重的感叹号。

  

此时的肖时钦尚未被封战术大师,但早被喻文州看出些端倪。战术里的迂回实际上也不过是“猥琐”二字,喻文州打趣过是四期猥琐三人组,这便被黄少给记了下来。不过话也没什么错,肖时钦贫嘴可没少干。

  

“沐橙会让你背吗?不看看你那嗓门,德性。”楚云秀不屑。

  

“就是啊。”肖时钦跟着附和。

 

 喻文州出来解围:“你们都不问问联盟女神意见?”

  

苏沐橙对着手机屏幕噗哧一笑,把群里的聊天给叶修扫了几眼,敲上答复:“让肖时钦背,他高,背肯定也宽厚。”

  

郑轩笑:“压力山大啊,黄少输在身高上了?”

  

又是一片和乐。

 

  

要出发的那天很早,五点左右的车,一群人四点多钟便爬起来。由于前一晚才坐火车到的丽江,众人也难免头疼。尤其郑轩,走路都摇摇晃晃,黄少一边嚷着他死沉,一边又将他半只手扛在颈上带他下楼。

  

难得的,苏沐橙比较有精神。她站在客栈的小院内,抬头看客栈主人精心栽培过的树和花。

  

肖时钦和喻文州压根没睡,下了一晚上棋,平分秋色,但谁也不肯先低头。久而久之两人倒也乏了,喻文州先行下楼去寻些饭食,肖时钦扭头便见着这一幕。

  

他突然想下去。

  

肖时钦踱步到庭院中,离苏沐橙远远地站着。美景佳人,他只是突然有些懊恼不会摄影。

  

苏沐橙并没有听到肖时钦的脚步声。她扬着笑,辗转视线细心打量着这将近一整个庭院的花。它们暗香浮动、疏影横斜,繁花似锦,团团簇簇围绕在她身边。

  

她漫步在其中,全身心放松下来。突然她折身,眼尖地瞅见角落里的一颗树满是樱白。

  

苏沐橙仰起头。

  

有微风拂过卷起她柔顺的栗色长发,显露出那精致面容上的笑弧三分。细碎油桐白花如雪初夏飘飘而下,惹得她羽睫轻颤,扑闪似流萤。她伸出手,修长的身形更似融于灰白天际,交织成单一直线。

  

肖时钦呆呆地站着,不知从何开口。

 

约莫就是那花中的精灵跑了出来,长时间的独处与躲藏使得她在此刻绽放出属于自己的风华。纯洁、风雅、难能一求。

 

美到窒息。

 

 

Chapter.2

 

“我去寻她,因为想看到她,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她。但这次我和当初一样,忘记征求她的意见,所以过早划上了休止号。”

  

 

肖时钦一直很关注苏沐橙,这在雷霆不是秘密。不过是怎么个关注法,也就只有戴妍琦清楚明白。

 

毕竟肖时钦不会三天两头打电话,也不会每时每刻查看H市的天气。只是每次一到嘉世比赛的时候,他会多看几遍,一个镜头,反反复复,然后整理出应对方法贴在作战室白板上一份,再给苏沐橙送去一份。当然,苏沐橙的广告代言,他也一般不跳。

 

戴妍琦对这一切心知肚明,所以第八赛季肖时钦说要去嘉世的时候,她震惊不过一会儿就恢复了平静。

 

队长想要冠军,这无可厚非,他是有这个能力的。

 

他想见到苏沐橙,也人之常情。

 

两全其美的事儿,要是戴妍琦,她自己也会去做。所以她送上祝福。

 

肖时钦发布转会前一天苏沐橙给他打来电话,肖时钦踌躇半晌,还是接通了。

 

“怎么突然打电话?”肖时钦摸不准她的心思,便尽量用一种很平和的口气说话。

 

苏沐橙在那头言笑晏晏的:“没事啊,以后就是队友了,要互相帮助啊!”

 

“好。”肖时钦也笑。

 

“你...为什么选择来嘉世啊?”苏沐橙问他,语气犹疑。

 

“有夺冠希望,也有昔日同窗,不选嘉世,选呼啸吗?”肖时钦点拨她,压着后话不说。

 

“嘉世已经没有夺冠希望了,”苏沐橙说,“叶秋退役,嘉世不可能再创巅峰了。他已经散了,我不建议你来。”

 

肖时钦微微低下头思考此话的可信度,想到叶秋和苏沐橙早就相伴走过四载便是没了心情,只缓缓道出先前想法:“叶秋创造了嘉世,但嘉世不能、也不会停留于初期。”

 

苏沐橙没说话,肖时钦只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

 

不过多久,两人彼此默契的挂断电话,上床睡觉去了。

 

然而一夜无眠。

 

 

肖时钦来到嘉世后是真正明白苏沐橙话里的含义,但此刻他不能回头,只能做到最好。

 

在又一次的会议后,肖时钦揉着眉心再和孙翔提点了几遍配合,才走向食堂。已经是第六天了,每晚都几乎要到八点多才能结束训练。肖时钦素来认真负责,没完成之前倒也不像孙翔有翘训先去填饱肚子再说的精神。

 

“叶秋,叶秋。”肖时钦摇着头,喃喃着往前走。

 

“早就同你说过了,你还不信。”走廊拐角,苏沐橙提着食盒窜出来,笑盈盈的,仿佛事不关己。她往前走了一步,将食盒平稳地放在肖时钦手上,“特地打包的,知道你这么晚还在指导别人。”

 

苏沐橙不爱提孙翔的名字,肖时钦知道。但对其他队员也是态度冷冷的,肖时钦有些不明不白,只觉得她肯定和嘉世有了什么矛盾。

 

“叶秋退役,没那么简单吧?”肖时钦端着热乎乎的饭盒,问道。

 

苏沐橙的微笑僵着,移开视线,柳眉紧紧蹙起,答非所问:“他会回来的,你们也感受到了,他会回来的。”

 

“除了你和孙队,别人都很怕他回来。”肖时钦默然,这个核心的问题,他早就发现了。但是这种影响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压根无法连根拔起,“这种敬仰又愤恨,我头一次见到。”

 

“那是因为他的实力被所有人肯定,不然,何来的敬仰呢?”苏沐橙笑,语气冷冰冰的。想到叶修和嘉世,她不爽的表情都能在空气中溢出水冻结成冰。

 

肖时钦只觉得这一仗艰难。不论是攻克嘉世还是苏沐橙。

 

“那明天起,你跟着我吧。”肖时钦往前走。

 

“恩?”苏沐橙诧异,跟了上去,“我们打配合吗?两个辅助哎!”

 

“你有这个实力打主攻,你没发觉吗?”肖时钦微笑着,“而我,辅助你们两个,走双线。”

 

苏沐橙意会后停步在原地,看着肖时钦走远。她眼底的犹疑显露地明明白白,紧扣着的双手暴露她的复杂心情。

 

她不是没有发现自己的实力似乎在“与日俱增”,只是她更倾向于是脱离叶修后的原本实力。毕竟习惯待在他的身后安心当个跑龙套的,思考的事情并不如主攻多。

 

“肖时钦,我们会是对手的。”苏沐橙咬唇,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肖时钦没回头,只回答道:“能培养出一个最好的对手,真是三生有幸。”

 

肖时钦的声音很温柔,像突如其来的三月暖风,蹿上苏沐橙心尖处,吹开一汪深潭,须臾即逝。

 

 

 

Chapter.3

 

“我翻过很多书,发现很多花都能拿来形容她。可是我却找不到任何一种花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抵就像她说的那样,有些东西遥不可及到,都不需要任何词汇来形容。”

 

 

双线打的非常顺利,友谊赛甚至胜过虚空。原本零散的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终于还是通过生灵灭被连接起来,甚至更甚当初形成三点一线,贯穿整个嘉世的队伍——攻坚手、中转轴、远程火力,立起高高壁垒,无处可破。然而看着嘉世队员高喊豪门战队的样子,肖时钦无奈地摇头。

 

漏洞还是很多。从录像中可以看出,孙翔比较适应这种单人作战、偶有策应的做法,但是他太容易与团队脱节,从而被单个攻破。

 

“孙队,你过来看一下,这里要...”肖时钦喊着人,调整了一下视角,却发现苏沐橙似乎在和孙翔对峙,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怎么了?”肖时钦走过去。苏沐橙侧目对肖时钦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并不说话,直接扭头走了。

 

孙翔显然隐忍很久了,此刻爆发出来:“这妮子指责我团队脱节严重,给你造成太大麻烦。哦,还是间接导致她反坦克炮射偏的原因,笑死我了,我一个战法在前面,怎么影响她打偏?自己失误怪别人,真是个花瓶。”

 

其实确实怪孙翔,只不过孙翔觉得不怪他自己就是了。被苏沐橙这么间接关心,肖时钦还是很高兴的,语气温和的同孙翔解释起来为什么苏沐橙这么说。孙翔虽然已经意识到了战术的重要性,可压根就是听不懂,摆出小孩子受训的样子不满嘟囔:“肖副队,你告诉我要怎么做就行成不成?”

 

“时刻谨记和我的距离保持在我的射程范围之内。”肖时钦意简言骇。

 

孙翔惊呼:“不是吧???”

 

“你是牵制,主攻交给沐橙。”肖时钦用微笑下达最终指令,孙翔听了直接跳起来大喊反了反了:“凭什么?”

 

肖时钦偏头,二指推了推要下滑的眼镜,和善笑道:“你不是听不明白吗?也不爱听废话。”

 

孙翔虽没暴跳如雷,但也算是极端不爽了:“我问你凭什么主攻是她!枪炮师确实火力最猛没有错,但是她一旦被牵制,我们就没有输出了!还是我比较靠谱,能打能跑!”

 

“苏沐橙一般什么时候会被完全牵制住?”肖时钦问。

 

孙翔语塞,想了一会儿:“遇上比她厉害的,比如我这样的。”

 

肖时钦只笑,看向一旁刘皓。刘皓被那宛若千年深海的眸子正视一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还是安静地往坑里跳了:“孤立无援的时候吧,1v1的话我还没见过她被完全压制住。”

 

“恩,”肖时钦对这个答案还是很满意的,扭头再看孙翔,“听明白了吗?”

 

孙翔紧紧皱着眉,语气特别不确定,话语也断断续续的:“额...意思是,1v1的时候就不用管她,box-1的时候就去帮忙?”

 

“也不算是,只要她不能火力全开的时候,你就帮她牵制住其他人就行了。”肖时钦说,“对于孙队来说应该都一样吧,反正总是要打个目标的,在哪里打不是打?前线、中线、后排,都可以看到孙队厉害的地方啊。”

 

刘皓想替孙翔争辩,却被肖时钦一个眼风扫到抿嘴不说话。那种居高临下、无波无澜,仅仅是平平淡淡的一瞥,却能让他有些喘不过气。肖时钦就站在他斜前方一丁点的位置,偏像一座泰山,千钧岩重,难以攀过。明明他面上还是挂着一丝笑的,话语也分明是和善温和的,却让人想到暴风浪之前的短暂平静。

 

孙翔还算是自己认真想了一阵子,然后点点头:“好像是有点道理。”

 

肖时钦再一笑,算是敲定下来。嘉世众人面面相觑,但都无异议。

 

苏沐橙倚在墙外,手上的手机屏幕泛着微弱白光。半晌她微动手指按下锁屏,还是没有拨出给陈果的电话。

 

不告诉他吧。苏沐橙心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攻手——在肖时钦的帮助下,不需要告诉他,也突然不想告诉他。

 

每一个举动,都是肖时钦的用心。

 

又何必,告诉叶修呢。

 

门边的女人扭头看向走廊的尽头,栗色卷发被柔风吹起,逆光而看不清面容。

 

“好像触摸到了一样的心情,”她倏忽惴惴不安,低声喊出那个名字,“肖时钦啊。”

 

 

苏沐橙很快就发觉了肖时钦与其他战术大师的不同。叶修是老成惯谋、喻文州是狡兔三窟、张新杰是谨慎自持,而肖时钦虽然步步为营,却总有一份来去自如的豁达从容。不同与远观的稳重,倒是多了几分潇洒。

 

午休时间,苏沐橙站在肖时钦背后看他一笔一划写下新战术的理论草稿。

 

肖时钦的轮廓很刚硬,但是眼镜给他添上书生卷气,倒是显得柔和了。再说他本身就是个非常亲和的人,连孙翔都能摆平,那股由凝聚力转为锐气的气势也不过是隐约可见。苏沐橙想起第四赛季时大家的丽江之旅,突然从桌上挑了个梨递给肖时钦打趣道:“甜吗?”

 

肖时钦笔尖一顿,也没伸手去接,笑道:“甜。”

 

苏沐橙自顾自说下去,像当初一样:“可是我咬过一口的。”

 

肖时钦这才偏头无奈地看她一眼:“哪买的?”

 

苏沐橙不接话,反身就往桌子上一蹦坐了上去,小幅度的晃荡起双腿:“我记得你在丽江可不是这么说的。明明第一句答话是‘甜,被注入了魔法’;第二句答话是‘我想直接接触,不知道苏小姐赏不赏脸’。怎么改啦?”

 

“人都会变的,”肖时钦微笑,“四年了,沐橙。”

 

人都会变的。想起陶轩,苏沐橙忽然有些惆怅,但很快被厌恶替代。“那你变了什么?”

 

“大概是年少轻狂变成稳重自如吧。”肖时钦大致想了想,但答案还是很单一。

 

“自从你出道起,我就觉得你是最内敛那个,”苏沐橙说,“张新杰提出的舍命一击、喻文州时刻存在的掌控感、出道便是队长的李轩......只有你,明明实力不俗,倒是有些像方锐和吴羽策的结合体呀。”

 

“这样啊,我在雷霆嘛。”肖时钦不以为然。

 

“......那为什么,不在雷霆了?”

 

“想看自己能做到哪一步,”肖时钦放下笔,起身站在窗前。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对面的兴欣网吧,“我的很多打法都是从叶前辈那里获得的灵感,所以我想看看,我的实力究竟如何,能不能成功转换,驾驭豪门战队,击溃他一次。”

 

“你会失败的。”苏沐橙轻声道,紧紧抿着唇。

 

“你真是一如既往相信叶秋,那要不要试着相信我一次?”肖时钦闻言不恼,回头笑了笑,语气依旧温和,“现在才是你实力的真正解放,你站在最前沿,跑龙套的人是我。”

 

苏沐橙双手一撑跳下木桌,靴跟摩挲着地面,柳眉微蹙,唇瓣绽开苦涩:“我相信你,一直都很相信你....只是,嘉世已经不可能东山再起了。”

 

“来到嘉世,大概是你最错误的选择。我很抱歉,我之前没能告知你一切,你浪费掉的这一年...我,我很愧疚。”

 

“沐橙,和你没关系,”肖时钦一步一步走过来,“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别愧疚。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苏沐橙仰头看着这个男人,琥珀瞳仁里倒映的全是肖时钦一如往常的温和笑脸。这个男人的洒脱与默默坚守,却让她难过、喘不过气。她捂住心口深深吸气,再掀睑时有温柔笑意蕴藏眼底:“小事情...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喜欢。”

 

“联盟女神的反应,原来不是很快啊?”肖时钦笑,却没有再向前。眼前的是一朵正在散发诱人芬香的玫瑰,但荆棘上的厉刺,他早就烙印在心底。

 

“这种感觉我太过熟悉...”苏沐橙微低下颌,漂亮的双眸晦烁,像孤夜里唯一灯烛暖光的慰藉。

 

肖时钦本身就是鹰,在此刻更感触到危机。接下来她的话,可能打破他的一切希望。但是肖时钦还是想听,就像知道这朵玫瑰带刺,他浴血不辞。

 

苏沐橙礼节性的给了肖时钦一个拥抱。

 

“我很喜欢你,肖时钦。”

 

女人把每一个字都念得缓慢又清晰,配上她柔软嗓音,宛若天籁。肖时钦霎时觉得自己恍若在梦境,不真实感围绕周身。然而不过分秒,他便意识到只是地狱的前奏罢了。

 

“可我,爱上叶修了。”

 

 

Chapter.4

 

“她爱叶修,可她不再喜欢他了;我爱她,但是还喜欢着她。我们之间是天差地别,唯一不变的就是羁绊曾经那么深。”

 

肖时钦在雷霆练就了一身的从容与不惊,将傲气全全本本的收起来。之后他豁达又洒脱的离开了嘉世,重归了雷霆。

 

离别那天,肖时钦拍上了苏沐橙的肩。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触碰到苏沐橙,以主动的方式。苏沐橙已经换上了兴欣队服,耀眼夺目的颜色很适合她,光彩照人。肖时钦伸出手想拂去她肩上一片落叶,半途中便收回了手。

 

依旧抱有着希望。大概还是喜欢着。

 

两个人都是生得七巧玲珑心,察颜观色、人情世故通透,看得透彻,便也没什么忸怩。不可能的事情那就不去做,希望发生的事情就安静等待它的到来。

 

“好好加油,下赛季赛场见。”肖时钦拉着行李箱,停下换上了雷霆的队服。

 

“还是这套顺眼,”苏沐橙笑,“为冠军队培养出一个主攻手,后不后悔?”

 

“额,有一点点吧!”肖时钦也不含糊表达了一下惋惜,“虽然这个结果有些意外,但是现在明确了未来,不得不说也是一件好事吧!再说了,你跋涉万水千山后见到了最美风景,你却忘记带相机捕捉,怎么说也会有些后悔和不甘啊。”

 

“你不该在此停留,”苏沐橙正色,颇有几分女强人的姿态,“我会在兴欣,迎接新的雷霆。”

 

“是,我不会在此停留,”肖时钦背身抬步,朝上扬了扬手,声音愈来愈微弱,“我也无法在此停留。”

 

那又何妨?

 

这是最好的对手。

 

 

第十赛季,雷霆逆天改命,气势磅礴。团队赛横扫各大战队,分数涨度实在太过明显,连叶修都感慨了一下肖时钦改变了。

 

“人总是在变的嘛,”哪怕是在赛前,苏沐橙仍有闲心剥着橙子,向叶修努努嘴,“吃不吃?”

 

“啊。”叶修顺势张嘴,倒也没在乎动作是否亲密,手指着赛前备战计划书,吃着吃着还要像含了冬瓜一样讲话,“怎么突然想和唐柔换位置?”

 

“因为站你身后太久了,也许别人有点不太高兴。”苏沐橙的回答模棱两可,但是笑意盈盈的,很有信心。

 

叶修也扬起笑,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对于苏沐橙的主攻,他确实也有自信。说来还要感谢一下今天的对手肖时钦,倘若不是他在嘉世对沐橙的指点,苏沐橙也不会独立的这么快。

 

“上场了,”叶修扬手招呼着兴欣的大家,“今个儿咱们就横扫雷霆团队赛!”

 

不远处的肖时钦听到,只是扬唇不语,对一旁气得跳脚的小戴也不过拍拍肩示意安抚。再一回身和队员们强调了一遍注意事项,才上前握手示意。

 

“苏沐橙,主攻手。”苏沐橙的声音轻轻的,风过云散。

 

“...肖时钦,辅助师。”肖时钦不过一怔,随即眉眼弯起来。

 

她会是最优秀的主攻手,因为我会始终在她身后。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不论是队友还是对手。

——————————————————————————————。

肖橙就是叶喻的BG吧。哎。我尽可能在放糖了。

评论(7)
热度(44)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