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点文/周江】灰姑娘与白鸽 (警匪设定)

#主江波涛视角

#是糖不是毒 叶初才后妈

#小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 可独立成故事

#月黑风高想到这个梗 没想到写破万 同叶初宝贝共梗不同设定 欢迎共赏w

 

Chapter.1

  [ 南瓜车已然叮当抵达 水晶鞋于车内熠熠生辉 ]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关系与经历在外人看来大概就是灰姑娘的童话故事。他自己亦然。

江波涛打小是个孤儿,在混混中摸爬滚打练就一身通情世故。十六岁那年因为斗殴被送进少管所,恰好当时特警队队长正带着他的儿子于台上演讲。

那时的周泽楷已然是个小大人的模样,除了不太爱说话外,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个王子模样。如果要形容那大概就是优雅高贵,生来便应该是上流社会的绅士,或者站在聚光灯下的明星。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那时江波涛被警察推攘着向前走,只多看了几眼便扭头,嗤之以鼻。  

当年十一月初,江波涛在少管所被不良少年打趴在地正踉跄着爬起,这个他向来不屑的明星朝他伸出手,并将他护在身后。他一言不发,眉眼间溢满显而易见的怒气。

“不关你事,”江波涛看着眼前嚣张跋扈的所长儿子敛眉低首,向旁跨了一步,推着周泽楷往外去,“你不待这个地方,什么也不懂。”

他看见周泽楷好看的睫毛微微一颤并转身就拽住了他的手,一字一顿地说:“带你走。”

江波涛只一个愣神,便噗嗤笑得痛快。良久他昂头,大有壮士不回头的意味:“去哪?我可以不漂泊,但漂泊是我的归宿。”

然后他看见周泽楷沉默半晌,随即笑了。他那长眉微微上挑,唇齿开合露出尚尖虎牙,字正腔圆说出最浪漫的情话:

“我是漂泊。”

  

这是一个浪漫又烂俗的故事情节,但江波涛还是跟着他走了。

虽然他很快就发现是让他进入部队训练,但没什么不好。至少再也不用忧愁生计,也不用再看别人眼色过活。更不说周泽楷一家人对他宛若亲生,生活充实而美好。成为一名正义的特警,大概就是江波涛当时最大的心愿。

  

时间如白驹过隙,这一走就是七年。江波涛出落的愈发清秀,优秀的品质和独到的能力使得他出类拔萃,再没有人把他当作周泽楷的陪衬看待。当然,周泽楷也从来不认为江波涛是他的陪衬。每当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周泽楷都会背身开口字字笃定:

“他是很好的领导者。”

  

周泽楷的生日是11月24日,而江波涛生日是11月11日,相差无几,江波涛就索性每年和周泽楷一块过了。在二十二岁生日那年,周泽楷突然问江波涛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进入轮回特警队。

江波涛先是讶异周泽楷知道自己被分到贺武队的事实,转瞬又自嘲笑笑了然于心。他吹灭蜡烛,一如往常拿起餐刀给周泽楷切下了第一块蛋糕。

“当然愿意,我的先生。”

 

Chapter 2.

  [ 齿轮转动悄然无声 今夜共舞无人知晓 ]

  

进入轮回后两人很快共入生死,更不说自小所带默契,将轮回破案率拔高了不止一个小数点,屡屡受到领导表扬。整个特警队上下都知道功不可没的,自然是江波涛了。

周泽楷虽然帅气到无人抵挡,但他的性子却是十分让人受不了。刚进轮回那会儿还有个冰山称号,好在有江波涛宛若一个翻译机一样帮忙说明。但这也不能让队员舒服,毕竟江波涛不可能事无巨细。在方明华的授意下,江波涛和周泽楷成立了二人小组脱离集体行动。为此,周泽楷难受了有一周,大概也只有江波涛知道——周泽楷行事,实在是太低调内敛了。

  

在去食堂的走廊上,周泽楷破天荒地先唤住江波涛问了一个问题:“喜欢什么?”

江波涛疑惑的回头看他,手指不自觉扯上衣角。出乎意料的,这一次江波涛没能立刻想明白周泽楷想表达的意思。半晌江波涛弯了眼眸折身遽然笑道:

“我喜欢的?”

说实在的,江波涛摸不准周泽楷心思。他所有的说明,仅仅是建立在他们彼此了解的基础之上。而周泽楷总是这样,说对了就点头,说错了就自揽过错要么小声提醒。对于这一点,江波涛总想着是不是和他谦逊的优良品质有关,却对自己心底那份小希翼明白得像面镜。

周泽楷点头,黑曜石的眼眸里折映着江波涛的微笑。他很快的抬起手臂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最后还是慢慢落下来再补充了一句:“仔细一点。”

江波涛强压住雀跃心情不显露于面上,虽心中早有答案仍旧握拳抵在下颌装作认真思考过,声调忍不住高几分:“白鸽。”

周泽楷眉峰笼起,显然不明白缘由。江波涛带了几分哭笑不得朝他靠近道:“白鸽圣洁美好,又是和平的象征。我觉得寓意挺不错的,所以很喜欢。”

“像女孩子。”周泽楷喃喃了一句,窜入江波涛的耳朵。江波涛的瞳孔骤然放大,随即无奈的摇头笑笑由着他去,却没想到周泽楷思维更加跳跃问出匪夷所思的问题——“喜欢婚纱吗?”

“我又不是女生,为什么要喜欢婚纱?”

江波涛挑眉,没好气的回答。因恶作剧得逞而十分满足的周泽楷则倚靠在一旁墙壁上望着蔚蓝天际,笑得风轻云淡。

不可否认的,江波涛再一次恍神了。修长的身形再加上无可挑剔的面孔,像极了邻家小王子。此刻若能拍下照片,恐怕又要掀起一波网络热潮。

但对于江波涛而言,最重要的是,他是周泽楷。

 

Chapter.3

  [ 十二点钟声敲响 灰姑娘理应退场 ]

  

江波涛曾以为每天都会这么过下去。顺利的出警,打理官博,偶尔替周泽楷解释说明,然后下班回到他们共同的家,彼此打闹互娱,共睡一室结束疲惫一天。但生活给了他一个重锤——童话再美好也是梦,而梦,终究是要醒的。

孙翔来到轮回的那天天气很是不错,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江波涛正琢磨着要不要亲自去给这位新人接风洗尘,却不料孙翔已经自己寻路来到了公安厅。江波涛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但还是立刻起身鼓掌算是欢迎孙翔的到来。

“欢迎孙翔!从今以后,轮回便是你的家了。”

孙翔视线兜转了一圈,将帽檐拉低掩住了快半个面容,显得却生,也只礼节性的应了一句:“恩。”  

周泽楷这才将头抬起打量了一眼新人,指腹摩挲着手中硬质A4纸张——正是孙翔的特警档案。虽说上头的意思是让孙翔作为自己的正式搭档,但也要和他合得来才行。这位来自嘉世的新人,天赋秉异、体能优秀、枪法极准,无数溢洋着赞美的词语尽数倾加在他身上,与传言中的的狂妄自傲不同,倒是低敛不少,这让周泽楷好感倍增。

江波涛自然也看见了这一眼,他还看见,周泽楷的嘴角翘起,勾勒出一个最极致的温柔微笑。一须臾,他仿佛回到十六岁那年,周泽楷也曾这样对他微笑着。

只不过不同以往,周泽楷从对他伸出手,到如今高坐轮回队长宝座。素来没什么安全感的江波涛攥紧拳头,依旧扬着笑乐呵呵地搂过孙翔给他开始介绍轮回。

“旁边那位,就是周泽楷吗?”

孙翔的问话极其突兀,但显然江波涛毫不在意。他颔首,还伸手指着正在看书的周泽楷,笑道:“还没来得及介绍他,那就是我们的队长了,S市枪王。从没有罪犯逃的过他的神枪。”

孙翔笑,侧目回看江波涛,眸子晦暗不明。忸怩不是孙翔性子,有疑惑他便直接开口问了:“那还要我做什么?”

“你有能力,自然有用武之地。”江波涛听过孙翔遭遇和历程,暗叹气过不少次,此时拍拍人肩,倒算是宽慰了,“别多想,来到轮回就好好干,你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优秀特警啊!”

“不,我是指,枪王这么厉害,还需要搭档?”孙翔似笑非笑,低着头像是嘟囔。

江波涛一愣。轮回整体能力都不错,但一直以来都没有擅长充当正面攻坚手的人。这个状态显然不是最佳,他内心也明白。平日就有同周泽楷讨论和调整,可千算万算,就没想到上头直接给安排了这么一出。

“当然需要。过几天出警,你就明白了。人无完人,我们要注重团队精神嘛!”老辣如江波涛,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先捡了让人舒服的说。果不其然,孙翔重重的点点头,眼睛开始闪闪发亮。

江波涛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而周泽楷正好也看着他。江波涛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表情,只好笑着。突然周泽楷起身走过来,拍了拍孙翔的肩膀,随即一如当年伸出手,笑的腼腆:

“周泽楷,一枪穿云。”

“孙翔,一叶之秋!”

 

Chapter.4

  [ 王子宫车马不停蹄 水晶鞋将物归原主 ]

  

“双一组合”的名头很快打响,两人帅气的外形以及超乎常人的配合与攻势甚至被电视台请去做过采访节目,一时间粉丝无数。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外界讨论“轮回真正团队核心是不是江波涛”的这个话题,江波涛本人明确表示无所谓,一笑了之。

当晚周泽楷递给他一杯热茶,倚在电脑桌旁,看见江波涛正在回复一封不知名邮件。邮件的内容有些奇怪,周泽楷只看见“拒绝的话得承担后果”这么一句。

“我没事,不用安慰的。”江波涛笑着,眼里装进星辰大海,顺手接过了茶。周泽楷是泡茶好手,他向来很喜欢他泡的茶。

周泽楷沉默,只顾喝着手中的清茶。江波涛早已习惯了这份沉默,在回复栏上敲上“抱歉”二字便发送,关机准备睡觉。

“年少时,你喜欢读童话。我睡不着的时候,你会读格林童话。”

“童话也只能是童话。”江波涛并不诧异周泽楷破天荒的说了一堆,只是摸不准周泽楷到底是想表达什么。自从他和孙翔搭档后,江波涛就觉得他愈发遥远,心性沉稳而深不可测。

“没猜中?”周泽楷微微笑着,骨节分明的手指不自觉全然压在瓷杯上。

江波涛将周泽楷的神色和举动尽数收入眼底,将文件叠起搁至旁边,捧茶小啜。看着茶面倒映着自己面无表情的脸色,言语难得不冷不淡:“有的时候,你的心思有点难猜,索性就不猜了,捡字面意思看。再说,爱猜别人心思,不是什么好事吧。”

就像刚才,是紧张,还是失望呢?总往好的那一面想会影响自己的客观判断,倒不如扫清杂念,顺其自然。江波涛想着,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恩,”长时间的缄默后周泽楷终于开口了,“童话象征着美好,不现实,可都喜欢。”

“我真不在乎那些个虚名,”江波涛没想到周泽楷还在关心着这事,倒是被他逗笑了,连忙摆摆手道,“轮回向来是周泽楷和其他人,我很清楚。就算我不是团队核心,轮回也依旧所向披靡。”

“是你,”周泽楷放下杯子直了身子,踏前一步低头看着江波涛,再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是你。”

江波涛被迫仰头看向周泽楷。他认真的模样还是那么好看,就像漆黑夜空中忽然出现的亮白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破天幕,却转瞬即逝让人无法捕捉,只可远观它的消逝。

他存在过,仅以心证。

“周泽楷,”江波涛勾唇,连眼角都止不住上挑了,“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一个传言——我是gay。”

周泽楷没说话,长长的睫毛只轻轻眨了两下,沉重的身子便直直往江波涛身上倒去。江波涛一怔,下意识环抱住了周泽楷。转瞬平稳的呼吸声拂过江波涛耳畔将其染红,虽有些鸡皮疙瘩但江波涛还是把怀中人抱得更紧了些。

“真是的,”他望向窗外城市的车水马龙失笑道,“这个时候秒睡。”

 

Chapter.5

 [ 灰姑娘远眺马车离去 生活轨迹未有偏离 ]

 

江波涛拿起塑料桌一角的相框仔细翻转着看,照片上的两个少年正堆着沙粒城堡,开心大笑。他合上眼,思绪被拉回很多年之前。半晌敲门声音节声脆,他睁眼对准相框轻轻吹气散去少数灰尘,放回原处:“请进。”

来人贼头贼脑,搓着手慢悠悠走进来。见到江波涛先是装得熟络嘿嘿一笑,开门见山的问了:“江哥,我们什么时候去逮周泽楷那小子?他和孙翔嚣张地要了小弟们命啊,日子过得可是个不痛快。”

江波涛微微眯起眼,面上挂着和善微笑,语气温和的接话:“怎么着,陈哥也怕了双一啊?你莫急,该拿的我们都会拿回来的。”

被唤作“陈哥”的男子闻话立马面露苦色,摆摆手不欲多谈。陈哥向江波涛要了根烟后猛抽一口,一屁股直接坐在一旁沙发上:“江哥,您别再抬举小的了。小的有几斤几两,您清楚。双一那是什么人,您特警队出身,比我更清楚。我真能对付,您也不会被排挤出来了。”

“排挤倒是没有,自己过的不痛快,不就走了,”江波涛起身走到陈哥旁边,“再者,我如何来的,大家都很清楚的吧?”

陈哥顿时有些结巴,尴尬的笑着:“那也是李哥吩咐的...您知道,我们这种人,最怕的就是卧底了。后路都断干净,做事也利索。”

“废话就不说了,我约好周泽楷后三天见面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江波涛只笑,没再接着说下去,绕回电脑桌前看到邮件回复,“我可是引蛇出了洞,就看你能不能请君入瓮了。”

陈哥机灵地哎了一声,乐呵呵地走了。

江波涛转头看向窗外,正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半年前。

阴暗天空飘落毛毛细雨,正在装修的百货大楼因为空无一人倒是生出几分空旷与阴森。周泽楷与孙翔追着逃犯进入大楼没有丝毫迟疑,只在一楼拐角处同自己的搭档比划了个手势便各分两道去追捕罪犯。

江波涛带领团队晚一步进入大楼,恰好看见最后“分道扬镳”的这一幕。对于周泽楷和孙翔这种无需话语的默契,他已经习惯一年了。虽说大家总打趣说恭喜江波涛终于成功脱离绑定生活回归单身,可江波涛高兴不起来。他不安,但他不表露。这是因为他明白,孙翔和周泽楷的默契是建立在双方行动与能力的高度意识上。

但看着孙翔,他总觉得,孙翔是最适合留在周泽楷身边的人。这么想很像一朵白莲花,江波涛笑过自己的矫情。想得多原本是他最突出的优点,却也给他带来了许多别的想法——比如离开。可哪怕他把言情小说都翻了个底朝天,也实在找不到一个如日中天的团队核心退位的理由。

想是一回事,江波涛还是很能分清楚轻重先后的。他折身对杜明和吕泊远下达完了指令,却没看见吴启的身影。

“你们过来的时候注意到吴启去哪里了吗?”

杜明和吕泊远都摇头:“没,那小子说去上个厕所,我们还笑他,估计他马上就过来了。”

“恩,”江波涛点头,彼此拍拍肩击个掌,笑道,“都小心些。”

等杜明和吕泊远走后,江波涛将枪开膛,原路返回。他联想起早上的那封神秘邮件,不好的预感于心中翻腾不息。

还没走出几步,便有来人。那人倚靠着狭小巷内的高墙,慵懒的抽着烟,明显是在等江波涛。

“叶修前辈,下午好。”江波涛一眼就认出了这位传奇先警,直接将枪平举起来,声音十分温和。

“怎么,不入伙啊?”叶修笑,安分的待在原地,倒也没什么别的动作,就像只是来打个招呼,“虽然在轮回很不错,可是来我这儿明显更有一番成就的。”

“是你?”江波涛挑眉,反问着叶修。那神秘邮件快缠着他一年多了,他每次都明确表态拒绝,可对方像是毫不知情一样继续游说。虽说江波涛只是在传闻中听闻叶修鼎鼎大名,可再如何想也不能把如此行径与叶修对号入座。

“呵呵,依你所见,我是那种人吗?”叶修哈哈大笑,手指平稳地抖落节节烟灰,切入正经话题,“我就是一佣兵。突发奇想好心提醒后辈一句,不要再往回走了。”

江波涛捏紧了枪:“你把吴启怎么了?”

“敲晕了。”叶修侧目打量这位后辈,实话实说。

江波涛本还想再虚与委蛇几句,却因叶修的耿直一时愕然。转瞬江波涛便笑道:“那多谢前辈,您可以让开了。”

“哦?”叶修挑眉,但也不多言语,让开了小道。

江波涛并未放松警惕,背贴着墙一步一步移过去。果不其然,叶修耸肩笑着说:“现在的后辈啊,都这么提防来去的。”

枪响破云。

颈上传来尖锐的刺痛,江波涛苦笑枪居然打空,视线顿然模糊混白,终成灰暗。

 

江波涛醒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只不过是什么程度,他心里没有底。

他从冰冷的地面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前面有个房间,门半掩着,江波涛捡起身边的枪,缓步进入。

“...吴启?”江波涛看着眼前被绑在凳子上的男人,虽腹部中枪血泊成河,但他一眼便认了出来。

“江波涛?吴启?!”孙翔破八度高的声音率先滑入江波涛耳道,江波涛持枪的手明显一僵,随即便是蹬蹬不绝的脚步声。江波涛转身,看着轮回众人,甚至方明华都赶来了。

“你?”周泽楷的疑问很简单,却是此刻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他们是不敢置信的,甚至说根本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可眼前的副队长就是持枪站在他们面前,血迹斑驳、手臂上还有被划伤的痕迹。

“方明华,先紧急处理一下。”江波涛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先对方明华作出指令,随即站在周泽楷面前。他是知道周泽楷想问的只是“你怎么在这里”而不是“是你射伤的吴启”。

“被人打晕了,醒来就在这了。”

“谁啊?”孙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把搂过江波涛,“走走走,今天大满贯窝里端了,队长请客!”

吕泊远无奈用手肘捅捅孙翔:“吴启还在那呢。”

于是孙翔马上一脸语塞的表情逗乐轮回众人,无人再提及是谁射伤了吴启。周泽楷同样只是一笑,便走前去帮助方明华了。

江波涛也挂着笑。他总算是明白由拒绝带来的后果,而这个后果,他确实承担不起。黑帮的人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和吴启,自然是有了万全的准备。

所以在第三天的局长办公室,尽管在门外偷听的诸位如雷轰顶,江波涛连一丁点惊讶都没有。甚至说在意料之中,说辞都流畅。可如此行径,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准备好的洗白而已。只有江波涛指纹的枪、相同规格的子弹、手臂伤害被刮掉的表皮正和吴启指甲DNA提取一致,简直可以说是证据确凿。

“他不会。”在医院周泽楷再一次拦下冲动的孙翔,说的还是同一句话。江波涛通过玻璃窗看到孙翔极度愤怒的脸和面无波澜的周泽楷,扭过了头。

“吴启,醒醒啊。”江波涛站在病床旁边,手紧握成拳,指尖泛起白。他突然生出一种孤寂感,像是身处孤岛,只有远方灯塔在黑夜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而夏夜的蝉,仍旧在吟唱,对疲倦无知无觉。

 

Chapter.6

 [ 百年古书刹那合盖 漆黑封皮沉重文字 ]

  

“今天我要去见小周了,不过很遗憾,应该不是再做什么解释。”江波涛将七朵成束的白菊花放在墓碑前,蹲身扬唇看着嵌入碑内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一如当年微笑着,不远处海浪卷起拍打边岸的声音紧凑有致,演奏出独特乐章。

“这几年为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我经常想啊,你们这么聪明,早该猜出是谁了。但我又有点害怕,你们会不会更恨我呢。”

“可能轮回所有人都对我很失望,但我知道你不会。对吧?”江波涛舒了口气,抬眸正视着照片,“唯一知情人长眠于地,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和徒劳的,现在不都是相信科学和证据的吗?”

“当初开枪的那个男人我已经亲手把他解决了,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今天来和你道个别,我怕你以后没机会知道了。”

“吴启,住在海边,应该不错吧?”

 

霓虹高挂,灯红酒绿。

当年还在建设的百货大楼已经开始运营,哪怕是阴暗沉沉的天气也依旧不少人进出。江波涛顺势走到大楼天台吹风,上下抛动手机把玩等待赴约之人。

“来了啊,”江波涛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转身扬起笑亲切地唤着,“小周。”

周泽楷向前的步伐明显的顿了半拍,随即如常。

周泽楷的心情其实如同江波涛一样复杂。自打江波涛退队后,S市的黑帮势力就仿佛迎来舞会狂欢开始猖狂,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背后突然有了一位神秘人进行着策划。每次行动都被事先洞悉而导致失败,轮回破案率惨跌甚至都到了要周泽楷出面稳定公信力的程度。

熟悉是相互的。不出几月,轮回众人都开始沉默着寻找对策。只有孙翔,每天都叫嚣着要揪出江波涛摞狠话说要送他去黄泉。而周泽楷总是出神。

吴启真的是他杀的吗?为何一句招呼不打就离开?为什么不再联系?他愿意将信任全部付诸给江波涛,可独自承担所有事情,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太多太多的疑惑压在周泽楷的心头,而江波涛到了黑帮的事情犹如迎头一棒。

越来越多的人说他是黑帮安排了十几年的卧底,毕竟江波涛的出身确实不干净。周泽楷是不信的,可他没有办法去澄清——他不知道要拿什么去澄清。谣言愈演愈烈,甚至局长也觉得自己养虎为患而被气得直接卧床不起。

周泽楷请了假照顾父亲,脑子里装的全是江波涛。可这位特警第一人,第一次感受到了无能为力。

 

“生病很久了,”周泽楷也不知道江波涛约他出来的目的,心甘情愿当成了叙旧,“回来看看?”

江波涛颔首示意自己知道:“我托人送过慰问品了。最近情况不错,应该可以出院,你可以放心工作了。”

周泽楷不是很会找话题,索性就沉默着。江波涛也没去打破这份沉默,转身俯视这座生活了二十四年的城市。

“我信你。”周泽楷突然说。

江波涛惊诧到直接扭头看着他。周泽楷甚少说主语,所以才经常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今天这明显是强调作用了。思至此,江波涛叹了口气,苦笑道:“如今时日,说这些也无所谓了。我确实拿不出什么洗清自己,看开些吧。”

周泽楷皱眉,显然没法认同这个说法:“你?”

“你以前还是挺喜欢让我猜你心思的,这次来猜猜我的心思吧?”江波涛坐在天台边缘上,余光睨到楼下一众人鱼贯而入的场景,转头笑着答非所问,“我在黑帮,之前的事情确实都是我做的。方明华经常忙碌到半夜才睡,我很担心他的身体,所以那天在他水里做了点小手脚,下了点安眠药。”

“杜明和吕泊远因为孙翔的关系明显出勤少很多了,你们配合也日渐成熟,我怕他们情绪受到影响,所以每次都先引开你们两个好让他们也能大展拳脚。”

“那么,我做这些的事情的时候在想什么,小周,要猜猜吗?”

周泽楷知道答案,根本不需要猜。难以名状的情绪迅速蔓延到他四肢百骸,周泽楷终日所想的脱口而出:“回来吧。”

“恩,那个真正杀了吴启的男人,我已经解决了。”江波涛笑得更灿烂,仿佛释然地望向银白撕裂阴暗苍穹,“现在两个人都长眠在地,怎么回去呢?”

周泽楷知道江波涛是不打算回头了。思绪转过千百回,解了所有疑惑的周泽楷松了口气,也微微扬起了笑:“常联系。”

“回不去了,小周。”

应证江波涛这句话的是冲上天台的轮回众人。孙翔大步踏前上去就先给江波涛一个响亮的耳光,随即才被杜明拉住。

“这一巴掌,先是送你不辞而别。”吕泊远比孙翔冷静多了,只垂着眼,作了个解释。

江波涛捂着脸笑几声,站上了天台。

“我这一生过的很圆满,我很庆幸我能遇到小周,遇到你们。”江波涛昂着头,意气风发的样子和他现在的动作全然不搭调,“我看到了你们对我的维护,我很感谢你们到最后还在相信我。”

“副队......”杜明有些动容,但被孙翔咬牙切齿一瞪,还是没有上前。

“武则天有无字碑,我觉得很洒脱,也很豁达。我为轮回奉献过自己,也坑害过轮回很多次。最近我越来越相信人各有命这句话,我不适合再回到轮回,但我也不想再继续和你们作对。”

江波涛就这么自顾说着,双手插入口袋,视线扫过一圈昔日同僚,定格在周泽楷的黑色眼瞳,缓缓笑着问出一直没能出口的问题:“小周,你爱过我吗?”

一时气氛降到冰点,倒不如说是有些尴尬。只有摸不着头脑的孙翔撞撞杜明,低声问道:“传言,传言是真的啊?”

杜明瞪他,什么也不说。

“那,如果你爱过的话,就开枪吧。”江波涛说完没多久就涌入一大批其他特警队的人,其中不乏许多曾经十分艳羡江波涛的人。他们有次序的站在轮回众人后面,面色阴晴不定,各有想法。

天色更加暗沉。而主角笔直如松站立在原地,握住了枪,只是手罕见地颤抖着,怎么也举不起来。

江波涛挑眉,大声道:“来啊,枪王。你不是嫉恶如仇的吗?”

这下连孙翔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只晃着手:“江波涛!你别做傻事啊,我们有话回去说啊?”

“回去说?孙翔,你不会要偏袒杀人凶手吧?”

“他可是杀了你们队的人啊...”

“黑帮势力,早就该铲除了,还去投靠,呵呵。”

人声四起,嘈杂鼎沸。孙翔哽塞,侧身看着江波涛和周泽楷,暗自焦急。

周泽楷一直在沉默。听到身后其他人的言论后,垂下了头。江波涛选择用这种方式同他断的一干二净,还他枪王美誉。是了,他怎么都洗不白,所以他将轮回推上巅峰。

大义灭亲,确实很有嚎头。  

可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开枪。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唇瓣上扬的弧度更大,泛上苦涩。他本想给自己一个幸福的终结理由,却不料周泽楷并不肯给予。

倘若他开枪了,江波涛想,两人彼此相爱过,也是一段温柔时光吧。就算是欺骗自己,也很满足。

“这样啊,我明白了。”江波涛耸肩表示无所谓,转身背对所有人,张开双手。

天际一声惊雷。

江波涛受了一枪,身形踉跄不受控制朝前跌去,直坠深渊。

江波涛笑着,合上了眼。

十六岁那年他牵起了周泽楷的手,二十四岁这年他死在周泽楷的枪下。

不是挺好吗,善始善终。

 

周泽楷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扑过去伸手去抓那个身影。黑色手枪啪嗒掉在冰冷地面,通的一声周泽楷直直跪了下去。

他喉头微动,却不发一言。唇齿张张合合吐落气息,手攥紧成拳青筋暴起就垂贴在身边。周泽楷连眼泪都没有流,面上更看不到悲戚与痛苦。

他只是有些麻木。对这个既定的、被人推动的结局麻木。这个在他人生中划上最浓重色彩一笔的人,这个始终陪伴在他身边让他展露笑容的人,在最后依旧选择了对他最好的方式。

尽管对江波涛自己很残忍。可他大概是无憾的。

周泽楷忽然想起一本书里的某句话:爱一个人就是让他过的幸福。

明明就这样看着江波涛从楼顶坠落都没有哭泣的轮回队长,却在想起这句话后将头叩地,肩膀抽动身形发颤。

那我要如何让你幸福?

 

孙翔转身,毫无保留地狠狠给了嘉世的人一拳。

“我明个儿就诛杀你这个叛徒。”孙翔呸了一口,冷冷一笑。

 

Chapter.7

 [ 灰姑娘依旧是灰姑娘 黑童话应残缺落幕 ]

 

S市城郊墓园。

周泽楷从教堂内做了祷告走出来,手中握着一大捧白百合。周泽楷走到墓园一角,将花在墓碑前轻轻放下。这里他只来过一次,却把周边和路线深深烙印在脑海。就如同那日男人的话语不停在耳畔回响,一遍又一遍。

墓园很静谧。人们来去,步伐轻轻。

周泽楷的指尖触及到黑白照片中人的笑脸时分秒便回缩,指腹摩挲墓碑上灿金名字,低声喃喃:

“纯洁、庄严、心心相印。”

半晌他起身,单手按在低矮墓碑顶上,最好看的眸子宛若失了魂,混浊不清,早没了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的光彩。

“我并不能猜到你的心思。”他缓缓说着,一字一句咬的清晰,“你最后在想什么,毫无头绪。”

“你笑着。”

为什么呢?周泽楷再问了自己一遍,心底的答案早就浮现,可他不想说出来,那只会让他的心猛然紧缩,抑得难受,连泪都无法流下来。

蔚蓝天际白鸽展翅飞过,向着教堂的十字架而去,毫无停留之意。

“不是我。”

这个年轻男人抱着墓碑缓缓跌坐在地上,低声道。

开枪的人不是我。

因为我爱你。

并非爱过。

 

——————————————————————

*白百合话语:纯洁、庄严、心心相印

评论(22)
热度(68)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