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白起生日筹备计划6.29开启。

[全职高手|吴启×杜明]刺客与剑客

湖绿色:

刺客与剑客
CP:吴启×杜明

※大量轮回私设
※吴启连个武器名字都没有【。
※结尾有点儿仓促
※为什么我在冷CP的路上一去不回头

============================


01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吴启忘记自己怎么搜到这首李白的诗了,总之他看到百度知道上这首诗,想起来的第一个人就是杜明和他的账号卡,剑客吴霜钩月。

“哎,杜明”,吴启出声喊了一下杜明,“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文化的啊,竟然喜欢李白这种超级大诗人,还用诗来取自己账号卡的名字。”
“那是,李白的诗多帅啊”,杜明立马来劲了,右手虚握着,仿佛化身成为千百年前的剑客,手持长剑,虚挽剑花,口中念念有词:“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末了定格成一个持剑而立的姿势,回头问道:“帅吧?”

“帅死了,帅得我简直看不下去。”吴启一边摇头,一边把双掌合成千年杀的姿势,往杜明腰眼儿里一戳。
拗造型的杜明瞬间破了功,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吴启努了努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我觉得这简直是我们刺客的写照,怎能容你一个剑客臭美。”

“吴启,你站住,我跟你没完!”

02
“吴启你紧不紧张?”杜明开口问道。
“你都问三十遍了,还行不行啊你?”吴启没好气的答道,顺手翻了个身把背朝向杜明的方向。
“哎哎我说,别这么对我行不行。”杜明伸手去掰他的肩膀,“我不就是失眠睡不着找你聊天吗?怎么这么没有战友情的。”
吴启干脆翻身起来,把刚刚枕着的枕头塞到自己怀里,盘腿坐着,盯着杜明那因为失眠而显得紧张兮兮的面孔,“说吧,你到底在紧张个啥?”

“你说明天咱们就去战队报道了,战队是个什么样子啊?我听人说,队长连话都不说的,我觉得有点可怕啊。”杜明抓了一把头发,本来就因为睡不着在枕头上蹭得一头乱的毛,这下子更像鸡窝了。
“就为这个?”吴启瞪大了眼睛,大半夜不睡觉,你跑到我床上来还不许我睡觉就为了这个。
“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你说万一和队长处不好怎么办,我还想拿冠军呢,可不能因为这种小事而受阻挠。”
杜明神情严肃,很认真的说。        

吴启深呼吸了两下,把手上的枕头快狠准地砸在了杜明头上。
“我要是周队长,肯定会被你气得话都多起来。睡觉!”

“吴启,你听我说啊,哎……喂……”
吴启把耳朵蒙住,脑子放空,倒是很快进入了梦乡。
联盟的剑客是不是多多少少都有些话唠啊,他模模糊糊的想,还是刺客帅啊,你看季冷的舍命一击,直接带走一叶之秋,何等冷酷霸气。

03
轮回是一个整体都很年轻的队伍,和其他队伍老带新的局面不同,轮回最老的周泽楷队长也不过是第五赛季出道,加上那张被誉为“联盟的脸”的脸,吴启和杜明见到他的时候,真的没太好意思叫队长。
周泽楷倒是和传闻中的一样不爱多说话,只朝着他们两人笑了一笑,又握了握手,就算是完成了对新队员的欢迎。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比训练营紧张得多,毕竟是正式战队的成员,各方面的要求都比之前高得多,不只是别人看自己的目光不同,就是吴启和杜明在心里给自己定下的要求,也在不知不觉中,上了一个台阶。
毕竟如今是轮回战队的正式成员啦,可不能给战队丢人。

第六赛季前半段,轮回的战绩并不好。
不是队员们不努力,吴启杜明方明华都蛮认真的,训练和比赛都是,数据上也看得出来,一直呈现一个稳定提高的趋势,但这还远远不够。

就像一场马拉松,他们在提高自己的速度,但是领跑的人,提高得更快。
跟不上啊。
杜明不只一次梦见自己快要累趴下了,然后他梦里的队友——大部分时间都是吴启——就像电视里转播的马拉松里的队友一样,拿着一瓶矿泉水给他从头到脚淋了个透湿。
“跑不跑了还,队长可真的要被你气得话多起来了,不信你看看?”

前面的神枪手好像真的停下了脚步,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还露出一点思考的表情,皱了皱眉。
“喂队长在看我们呢,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跟上啊,快走。”

对了,在梦里,他们都是账号卡的样子。
吴霜钩月看着那个叫残忍静默的小刺客从自己身边跑过,追着一枪穿云的风衣角而去。
才不会输给你呢,吴霜钩月又开始了这场仿佛没有尽头的奔跑。

04
还好这场无声的奔跑并没有持续多久,第六赛季冬季转会期,轮回战队从贺武战队引进了同样是第六赛季的新人——魔剑士江波涛。

江波涛这个人,刚来的时候杜明只觉得低调温和。相处久了才觉得这人比队长还可怕,队长只会在荣耀里把自己直接打趴下,而江波涛的长处在于别人的心思一动,他仿佛就能洞悉。
明明大家都是同期生,江波涛却好像成熟得多。
在第N次输给无浪之后,杜明惊恐的对吴启说到:“为什么我想什么他都能知道?他这是研究我多久了?是不是在贺武的时候就研究我了啊,我没得罪他吧。”
吴启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看大家都研究了这么久的队长,也没人赢过他对吧?”
“所以呢?”
“所以为了拯救战队的平均智商值,我不会抛弃你的。”

“说什么呢?一起去食堂吧。”
刚刚结束常规训练的江波涛走上来拍了拍杜明的肩膀,跟他一起的周泽楷也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嗯”。
被议论的主角突然插入对话带来的尴尬很快被化解,毕竟大家都还是年轻人,没有什么好芥蒂的。
杜明也只是,偶尔想太多而已。

05
拿到银武的时候,杜明还是挺开心的。
轮回不是蓝雨,在剑客的银武制作上远远不及蓝雨经验丰富,因此杜明的武器比其他几人来得更晚一些。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是银武不是吗?
杜明从开发部拿回账号卡,就迫不及待的到训练室刷卡上机。

细细的光剑,在吴霜钩月的手里闪耀着银武的光芒。
或站或立,或是奔跑,屏幕里的那个小人在杜明的操作下变换着不同的姿势,杜明也借着机会欣赏着自己的新武器。
那么亮,那么闪,比他想过的好像还要好。

“杜明,你留一下。”三天前,已经成为副队长的江波涛叫住了他,“我跟队长之前让开发部加快了一下银武的进度,这几天就有结果了,你等着换新武器吧。”
江波涛说完看了下周泽楷,后者对杜明笑了一笑:“加油。”

吃完饭的吴启溜达着经过训练室,就看到杜明对着电脑屏幕傻笑不停。
“什么好事儿笑成这样啊,”吴启笑着用左手搂着他的肩头,右手抢过他的鼠标:“是漂亮妹子吗?”
哪有什么漂亮妹子,吴启鼠标一晃,就晃到了吴霜钩月的新武器上。
挺显眼的两个大字:冰渣。

吴启差点笑背气:“你这武器名字怎么回事?冰渣怎么听着都像冰雨的儿子啊。还是说冰雨从天上落下来变成了冰渣?看起来你们剑客系都得继承黄少天的某些特质啊?”
“滚滚滚。”杜明把他推开,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06
杜明对孙翔的感情,比对江波涛还复杂。
杜明对比赛一直十分向往,在孙翔转会轮回之前,他在战队的出场机会还是非常多的,并且和战队一起,拿下了两个冠军。但是孙翔一来,占据了一个绝对主力的位置,杜明的位置一下就边缘起来。

说一点也不郁闷,那是假的。
吴启连看了他两天黑脸,不等江波涛来找杜明,他先开口了。
“杜明,怎么回事儿啊你,现在这样子比当初全明星输给那妹子还郁闷。莫不是因为输给漂亮妹子,反而不郁闷了。”
杜明难得没有说话,吴启看了看他脸色,他们是朝夕相处的队友,自然看得出来杜明现在的心情并不适合说笑。

怕掉队吗?其实吴启也偶尔也会有这种情绪,就好像回到江波涛还没来到轮回的日子。
但是作为要完成三连冠伟业的轮回的一份子,并不会有丝毫的动摇,这是前两个赛季冠军队的骄傲和自豪。因此他也好,杜明也好,认清自己在战队的位置之后,反而比以往更加努力。

面对连番的挫折,杜明调整得也很快,要是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还做什么冠军队的成员呢。
第十赛季,常规赛对兴欣。
杜明再次面对两年前全明星赛对战的选手,唐柔。

杜明上台前,听到身后队友冲他喊加油的声音,他潇洒的朝身后的队友挥了挥手,听到轮回的区域传来吴启笑骂的声音:“妈的,好像他是咱们队伍的最大牌似的。队长啊,我可不是个挑事的人,但这事换我绝对不能忍。”
周泽楷发出轻笑声,似乎还夹杂着其他队友的附和,而这是属于他们轮回的独特氛围。

07
这场比赛之前,杜明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思。
这场比赛之后,吴启和他走向了一个残忍静默的结局。

评论 ( 1 )
热度 ( 41 )
  1.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湖绿色 转载了此文字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