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百日冷CP】赵戴:沿途风景 (day4-6)

前文:赵戴:Day1-3

基于原著。喜欢请点个小红心谢谢ww

我好高产啊,恍惚。

——————————————————————

Day.4

夏休期前几天比赛都结束了,各大战队放松的放松,联赛的联赛,各有安排。戴妍琦嘴里叼着棒棒糖,整个人蜷在大厅沙发上刷着微博,用小号发了点心情相关,切回主页刷新时弹出来这么一条。

 

赵禹哲V:我说真的,像你们这种没玩过元法的人,就不要讨论元法能不能近身的问题。

 

戴妍琦腾地从沙发上弹起,垂头思考半晌便是认定赵禹哲又和哪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荣耀粉丝争论不休。不过说来也是令人发笑,一个职业元法选手,居然对主职业不是元素法师的荣耀粉丝动上火,真是小孩子脾气。


笑归笑,戴妍琦切回腾讯窗口对赵禹哲表以深切关怀和宽慰。

 

鸾辂音尘:怎么啦我们的大少爷,谁又惹您不开心了?

 

鸾辂音尘:别和孩子斗气嘛,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你要不开心,我给你揍揍?

 

半小时后滴滴声响起惊醒快要寻到周公的戴妍琦,才发现自己差点在沙发上睡着。睡眼惺忪的戴妍琦定睛一看赵禹哲回复,二话不说就将手机随手一丢,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去睡了。

 

手机摔在地上二声脆响,屏幕依旧泛着微微白光。

 

韶光换:啊?我吃了两个冰果冻鲜枣,已经没事了。

 

韶光换:我去删微博,不过揍你这件事,我还是很乐意的。

 

Day.5

赵禹哲私下很喜欢SNH的小姐姐,戴妍琦是知道的。所以在总选快至十一点的时候,仍然撑着自己陪着赵禹哲看。

 

突然赵禹哲问道:“你上次说周日要给我看什么?”

 

戴妍琦困得迷迷糊糊的,强打着精神说:“给你看戴小姐做的蛋挞。但是当天我被叫走了,没学成。说来还有点小委屈。”

 

戴妍琦听到QQ那头赵禹哲用鼠标点来点去,像是毫不在意的接了话:“蛋挞筒,简单。我学会了教你。”

 

戴妍琦听了,不作声。耳机中彼此的呼吸声都非常平稳,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她无意哼出的撒娇声早就入了赵禹哲的耳。

 

“你睡吧,第四了。我看完就睡。”

 

戴妍琦也不忸怩,只恩声,顺口道:“那你明天告诉我一下第一名是谁吧。”

 

赵禹哲只笑:“第一名应该是小鞠,但我希望是发卡。”

 

戴妍琦听的恍惚,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些人,更不提她们的昵称了。但防止暴露她还是嗯嗯了半天让自己看上去是一副很懂的样子。

 

“你睡不睡?关心这么多,能提高你的训练成绩吗?”赵禹哲声音突然变得冷不丁的,语气也严肃起来。戴妍琦听了是心中怒火熊熊燃起,却抵不过困意席卷而来。

 

听着那头平稳的呼吸声赵禹哲笑着关了电脑却没挂麦,收拾收拾也上床睡了。睡前还得嘟囔几句:“分明啥都不知道。”

 

相伴天明。

 

Day.6

夏休期一到,赵禹哲就出去旅游了。而戴妍琦不知道,所以常常向闺蜜组抱怨赵禹哲回消息的速度不如乌龟。过了两三天,戴妍琦直接冷着脸都不愿提及赵禹哲这个智障了。

 

一周后赵禹哲回来了,往职业群里丢了一句“旅游好累啊。”

 

戴妍琦发誓自己是以APM将近400的手速打开了赵禹哲的聊天窗口并且狠狠敲上这么一句话:“你去旅游都不和我说一句?”

 

“干嘛和你说?”赵禹哲觉得莫名其妙,转瞬又想起了拍的照片,“你猜我去哪里玩了?”

 

“我怎么知道你会去哪里。”

 

“我去了青海。甘肃。大西北。”

 

戴妍琦地理并不是很好,接连敲上一大串问号后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你在一周内去了三个地方??”

 

赵禹哲恨铁不成钢似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继续打字:“还好你没说我去了荒漠。”

 

不过半分钟,一大串旅游风景照便出现在戴妍琦的屏幕上。戴妍琦一张一张点开看,西北景色是真好,蔚蓝苍穹配上洁白飘云,与天相接的海洋、低矮的帐篷与房屋、自由跃动的鸟雀,无一不昭显着独特秀丽的风光。

 

点开最后一张,是夕阳坠落的分秒。再仔细看,照片一旁蹲在石礁上的清秀少年正是赵禹哲。他微微扬着笑,褪去了一身傲气再配着落日的柔光,倒是显得有些羞涩。

 

“送你当壁纸。”赵禹哲说。

 

“恭敬不如从命。”戴妍琦飞速回了话,保存了最后一张设置成锁屏,抱着手机笑得灿烂。

评论
热度(18)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