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白起生日筹备计划6.29开启。

【全职】苏沐橙:给沐雨橙风的话

叶橙日常打算5.29生贺再发。劳烦大家再等等啦——

苏沐橙视角第一人称向。

我是否,离你近一些了?

——————————【奚暮】——————————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mas还是哥哥。在哥哥的手下,你灵巧地翻跃过各色障碍,子弹倾泻而出精确命中敌人,最后的激光炮照亮整个峡谷似是横扫一切。那时的我站在电脑面前,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心头,久久不能开口。


那时我憧憬着哥哥和叶修。明明只是一个站立着的游戏角色,却可以创造出那样的声势。与此同时我又觉得骄傲自豪,因为做出这些的是我至亲的两个人。

哥哥用自己的手,一直在支撑着这片小小的蓝天。他辛苦,但是尽力让自己幸福。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

“我想…打荣耀。”

我先和叶修说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我摸不准哥哥的主意。那时候的我认为,哥哥坚持让我读书就是因为游戏这一行实在太辛苦,他肯定不希望我走上相同的路。

“好啊,看我带你把他们轰成灰。”

那时候的叶修也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耐心细致地教完基本操作后就跑了个没影,不知上哪和谁pk去了。由于学业原因,也为了不被哥哥发现(虽然应该早就被发现了),每次接触你的时间都只是短短几小时。

沐雨橙风,这个有着和我一样名字的枪炮师,自小就在我的记忆中打下烙印——你是最强枪炮师。

“我想打荣耀。”

第二次对叶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没有犹豫。虽然会对前方的道路有小小的不安,但是我想让你站到那个舞台上,并且一直在那里绽放光彩。

这成了我的梦想,也是不曾对谁说起的心愿。

此后我开始奔跑。

我曾想过,你是否有埋怨过你的新操作者笨拙?哪怕有叶修的教导,仍旧让你时常负伤、走位混乱,时常被以前的仇家嘲笑?

我难过过也无助过,甚至哭泣过。每当这时我就会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然后擦干眼泪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我可以做到的,这是我必须要做的。

有叶修在,我少走了很多弯路,顺利地进入了职业联盟。在这之后,每当看见你和一叶之秋在一起并肩作战,我的内心就会十分平静。

兴许是习惯了被叶修保护,我也让你安然待在一叶之秋身后。在第四赛季的时候,无力感再一次弥漫。

沐雨橙风不是这样的。如果换一个人……

在此后的五六年里,我从未停止奔跑。我追不上哥哥,但我希望能让你更好——至少能够延续他的荣耀。

嘉世逐渐落没,我十分清楚你的市价。挑战赛的时候我已经咬牙决定舍弃你,却任性地切断了你和嘉世的所有羁绊。你会难过吗?我不知道。回到他身边后,你突然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平静的接过了卡,却在登录的一瞬间泣不成声。

我的一切你都有见证。不论是习惯依赖着叶修,还是为了生计被迫主攻,你始终不发一言陪伴着我。

兴许你也在笑我。明明坚持了这么多年,独身在嘉世的日子也挺了过去,却依旧像个脆弱的孩子。

所以——我才要继续奔跑啊,靠自己一个人。

叶修他是这么希望的,哥哥也是。

他不希望我走上荣耀,却不会阻止。

“……冠军。”

我第一次清楚地了解到那种渴望。你也是吧?站在荣耀之巅,和队友一起俯望整片大陆。

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正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渴望,才更应该策应每一个人。强硬只是一种态度,打出真正主攻第一炮的开始,我很想告诉你:

这才是你应有的风采。

我应该做到了吧。在苏黎世集合的时候,我这么对叶修说。他笑着说,做得很好。

我们之间太过熟悉,导致都不需要过多言语。

而你呢?

一直很想问问你和一叶之秋还有君莫笑关系如何,但隔着屏幕,我无从开口。

没法弥补一叶之秋那一个冠军,我只能尽力让你和君莫笑相处的时间再长一些。

我终于让你站到了国际舞台上。

这才是沐雨橙风应有的。

“一路走来,非常感谢各位对兴欣的支持。虽然本赛季对兴欣获得亚军的成绩有一点遗憾,但是我们会更加努力,再次争取三连冠。”

“由于我个人状态的下滑影响了整支队伍的发挥感到抱歉,经过全队商讨队长将正式交由方锐。能在荣耀职业联盟走过十年我感到十分满足,希望能有一个完美的句号。”

“苏沐橙,在此宣布退役。”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