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白起生日筹备计划6.29开启。

【刘小别x舒可怡】无欲则刚。

写这个cp是因为在分析性格的时候,突然萌上了。张扬外向的舒可怡,不冷不热的刘小别。同为新生代以及战队主力,舒家妹子可比别哥顺风顺水。傲气的舒可怡和有点小暴躁的袁柏清,再和柳非的打打闹闹,牵引到最后刘小别的关注。
啊——好甜。让我自娱自乐吧!!

时间线:荣耀第十一赛季开始,新生代夏休期集训结束。

 

 

集训结束的当天,舒可怡抱着戴妍琦哭了很久。舒可欣站在一旁看见姐姐哭哭啼啼没个样子,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倒是戴妍琦一言不发,只拍着舒可怡的背给她顺气。

“可怡,到时间了。”过了一会儿,戴妍琦扫了腕上的手表好心提醒着,“以后又不是没见面的机会了。”

“恩——”舒可怡拖着鼻音长长的应了一声,却没半分松手的意思。

戴妍琦只好再问了一句:“可怡?”

“...没事。”短时间的缄默后,舒可怡很快收拾了心情,用手抹了眼眶,面露微笑的看着戴妍琦和妹妹,“走吧。”

行李早就收拾好了。舒可怡和妹妹一起拉着行李箱走出别墅,还是没忍住的回头去看这个生活了两个月的地方,唇线紧抿于直,眼底尽是复杂情绪。

“这个给你。”

舒可怡从回忆中惊醒,偏头去看身边这个个头又高了不少的男生。他的清秀干净的面庞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和刚来时比整个人显得沉稳不少。

“突然送我东西作什么,对我有意思啊?”舒可怡嘴角略微上翘,语气一如平常。虽说是调侃的话语,舒可怡也不忸怩直接伸手接过原本在刘小别掌心的吊坠细细打量。那吊坠通体透明,正中心是一把普通的剑,玻璃在耀日下反射的有些刺眼。

刘小别不置可否,只稍微解释了下原因:“你当初说想要个礼物。”

舒可怡顿时明白刘小别是在说集训结束的最终对决——根据冯主席的规定是败者需要答应胜者一个要求。当时他抽到了自己,却很快败下阵来。刘小别被她拉着私下对决无数次,获胜的次数少之又少,舒可怡又怎么不知道他在放水。不过当时新生代都在围观,她也不好拂了别人一片好意,随口说想要个礼物,没想到刘小别是真记上了心。

“这么普通的吊坠,地摊上十五块要不要啊?”舒可怡笑笑把吊坠放入贴身的口袋里,和孙翔打了声招呼,便拉着行李箱往汽车的方向走去。

刘小别很快追上来,却已经是戴好耳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直接从舒可怡身旁走过先一步上了汽车,有沉厚声音消散在夏天燥热的微风中。

“赛场见。”

荣耀第十一赛季常规赛开赛。

如同去年一般,官方又玩了一把赚足粉丝眼球的大戏——嘉世对战兴欣。

要说实力,嘉世自然不如兴欣,不过粉丝要看的肯定不只是单纯的一场比赛。就像微草和蓝雨、霸图和老嘉世,兴欣和嘉世,有着同样的主场城市,代表着新旧的两方交替,更不说职业联盟里大部分人的内心都认定邱非是叶修的亲传弟子,好戏自然是要看的。

刘小别来到萧山体育馆,选了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想起去年他还坐在这里看兴欣打挑战赛,不免有些感慨。这么感慨一出声,便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稚嫩声音。

“小别前辈?”

刘小别一惊,连忙转头看看四周有没有引起躁动,发现时间还早未有什么人入场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声源,招了招手示意卢瀚文过来,压低声音:

“你小子贼乱叫什么!”

卢瀚文也长高了些,乖巧的走到刘小别旁边坐下,听到批评后嘴角往下拉着,学着刘小别的模样也压着嗓子:“一时没注意...小别前辈,你声线变了好多啊!”

刘小别一时有些语塞,把耳机重新戴上去:“你来都不带副墨镜?”

“被个漂亮姐姐借走了。”卢瀚文说。

刘小别闻言有些气,也有些急,最后还是秉承着“关爱后辈”的精神把自己的墨镜摘下来丢给卢瀚文,看着手表指针准备起身再去买一副。

“那个姐姐还有点眼熟,可我想不起来了,要不我找她要回来?”卢瀚文连忙拦下刘小别,语调上扬,显然有些急切。

刘小别有些愣怔,卢瀚文眼熟的姐姐?职业联盟的女生一个手就能数过来,楚队倒是不像会忘记带墨镜的人,苏沐橙肯定是比赛选手,那么.......脑海中微微一过滤,刘小别心中已有判断。他几不可闻舒了口气,拍拍卢瀚文的肩示意他稍等,打开手机登录QQ准备询问。

恰巧这时屏幕亮起,是苏州的来电显示。

刘小别抬头,入目便看见舒可怡正站在不远观众通道的出口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抛耍着墨镜,而握在左手中心的手机屏幕也泛着白光。

似乎是感受到了刘小别的目光,舒可怡轻声笑起来停下了手中动作,唇齿开合之间音色一如既往均匀清亮:

“刘小别,赛场上见到我,感觉如何啊?”

刘小别静静看着她,半晌喉头滚落话语一派坦然:

“不怎么样。”

“把墨镜还来。”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