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雷凯】灵魂主宰

梗来源@SEven-up🥤 ,图也请走太太主页!

不知道是什么世纪的pa。阿,很带感,希望能被喜欢。

个人向粮食汇总

 

“海盗抢来魔女的同时,也将灵魂献祭给了她。”

 

Chapter.1

 

海鸥撕开暮云残风越流而来,尖鸣似黄昏的咏叹调。信鸽在长途跋涉后终于寻找到落脚点,停在笔直的桅杆上。卡米尔从船板上跃起,双手接住迅速下坠的羊皮卷纸,确认缀着红流苏才安心打开确认最新消息。他皱起眉头,转身望向在船头的雷狮。

 

雷狮迎面着夕阳,感受到如常注视目光,淡淡开口:“还是她?”

 

“是她。”卡米尔肯定道,不免有些头疼。

 

第七次了。并不是第七次的双方过招,而是第七次雷狮海盗团的单方面吃亏。卡米尔不明白雷狮大哥为何忍气吞声这么久,明明在第三次的时候,已经抓到她了。但他还是无条件地相信着雷狮,相信他自有谋略和打算。

 

“有些本事,”雷狮走下来,面上没什么波澜,“改道了,去星月村。”

 

卡米尔刚应下是,便又听见雷狮略带调侃的语调——记得看看船有没有漏洞。卡米尔无奈地拉了拉帽檐跳进底仓,心中又嘟囔起星月魔女来。

 

 

 

说起星月魔女凯莉给雷狮海盗团制造的麻烦,可真是数不出的多。这是方圆几百里,整个凹凸海峡都知道的事情;可你要问小魔女为何要和海盗团过不去,这大海都为之寂静了。

 

对凯莉来说,那自然是钱啊。作为佣兵一员的凯莉,行事虽然乖张肆意,可还是带着脑子出门的。要和雷狮过不去,说实话,凯莉心里向来是没有底的,却一次又一次败在成山的金钱面前。凯莉安慰自己,只要让雷狮过的不痛快就行了,没必要正面较量。虽然总是接到脑袋栓在腰带上的活儿,可为了短暂的欢愉丢掉自己的性命,凯莉还没傻到这个程度。

 

“对,就是这样。”凯莉给自己鼓鼓劲,便开始了为期五个月的活动。上到给政府、渔民通报消息,下到给雷狮的船钻个洞;前能伪装混成水手,后能伶牙俐齿与雷狮展开利益博弈。凯莉始终觉得奇怪的是,那天雷狮望着她远去,什么都没说,完全不像是对待战俘的态度。

 

那天凯莉站在沙滩上,已经记不清在船上和雷狮说过什么了。她记得雷狮开始像只危险的雄狮,到最后变成有些温和的王。凯莉作为一名异教徒,毫无信仰、毫无忠诚,脑海里却无端冒出这样的形容词。可能是自己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倾向吧,凯莉竟然觉得放过她会是雷狮难能的仁慈。她不知道是哪一点说服了雷狮,或者更好的说法是取悦了雷狮,她只记得她盯着雷狮的眼睛,看了很久。

 

那眼睛里住着野心与高贵,压着不甘与渴望,像是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自由。可能是同类吧,凯莉当时这么想。

 

 

 

接到海盗团最新动态的凯莉从浅浅睡眠里惊醒,抿着唇便果断开始收拾行李。她一把拽下装着信鸽的笼子,转身时不小心打碎了占卜用的水晶球。清脆碎裂的声音骤然响彻整个小屋,混杂着木屋外的呼啸西风,捎来不详的预兆。

 

凯莉不过是顿了一步,抬起脚将碎片横扫至角落,再也没看曾经最心爱的水晶球一眼。

 

雷狮要来找她了。生死关头,凯莉无心顾及任何其他事情。可心头异样的悸动在跳跃,像是油灯里细微的火焰扑烁,让凯莉的节奏都慢上几拍。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些想到见到雷狮张扬又放肆的嘴角,至少不是平时面对麻烦的慵懒和漫不经心。

 

这样事情兴许比较有趣。凯莉想着,抓起黑色包袱就推开了门,拢紧了自己的风帽。

 

她还没走上几步,就望见月亮下的细长身影,不多不少,刚好四个。为首男人带着一把雷锤,正笑着看她,像是在打量自己未来的宠物,寻思着要如何驯服。

 

“我不想再见到你。”凯莉忽然想起那天雷狮最后说的话。

 

“没办法了啊,”凯莉叹口气,让自己从兜帽中现了面容,唇角拎上寻常微笑,语调飘扬仿佛宫廷宴会中不含情感的寒暄,“好久不见,雷狮。”

 

雷狮很满意她目前的样子,像只会咬人也会逃跑的小兔子。但他不打算再让这件事发生,所以雷狮哼笑一声,慢悠悠朝凯莉走去:“好久不见,我、的、魔、女。”

 

 

 

Chapter.2

 

凯莉在被佩利毫不留情摔上肩的时候才隐约有些明白雷狮说的“我的魔女”是什么意思。雷狮用一种霸道而凶猛的方式将她掳了回来,又用一种奇怪却管用的方式将她困在这艘船上。

 

天光逐渐从厚重云层中剥落,这是凯莉在海盗团当俘虏的第四天。如果加上上一回被囚禁的三天,那应该是第七天了。凯莉出神着,压根没发现自己把海鲜罐头给弄得支离破碎。

 

“你这个愚蠢的女人!啊,我的海鲜罐头!!”佩利的惊叫很好地拉开了每个崭新的一天的序幕。凯莉咬牙切齿吞下怒气,将双手背在身后给他道歉,虽说并不能听出有几分诚意在。

 

“我们老大给你好吃好喝的,你却不珍惜。你知道这海鲜罐头多稀缺、多昂贵、多好吃吗!”佩利继续哇哇大叫,似乎不把人吵醒不罢休。

 

“重点是在好吃上吧?”凯莉瞥他一眼,不打算和他计较,转身走了。

 

雷狮的出现总是那么及时,不论是在任何情况、还是任何地点。凯莉时常觉得自己不该为了半生钱财就招惹上这么个疯子,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雷狮象征性安抚了佩利一句,扭头看向凯莉的离去背影:“嗨,凯莉,早啊。”

 

凯莉被吓得脚一崴,差些就摔在船板上。她紧紧攥住磨手的粗绳,回头瞪着雷狮:“你发什么病?”

 

凯莉知道作为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的人说话应该客气一些,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是头一回。

 

“问个好而已。”雷狮挑眉,便没有再管她,与卡米尔商量计划去了。

 

 

 

这个日子很无聊。凯莉看着他们忙碌的背影,捧着自己的海鲜罐头,却是腻得紧,什么都吃不下。

 

凯莉掐指一算,已经是第十天了。她像是被折了翅的金丝雀,被困在虚无的囚笼里。雷狮给予她生存的权利,还大发慈悲给她说话和发表言论的权利。可这不是凯莉要的自由,她从根本上就无法认同这是自由的一种。她仍旧像上一次那样,无时无刻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这不过这一次的情况要好很多,至少凯莉没有遭受五花大绑之灾。

 

凯莉还想着呢,雷狮就过来了。他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凯莉消瘦的脸,眉头皱的很难看,像是雷霆到来的预兆:“绝食?”

 

“哪敢。”凯莉翻了个白眼,却没有任何动作。

 

“那就吃了它,明天有行动。”雷狮淡淡说。

 

“...我也要去?”凯莉有些诧异地掀了掀眼皮。

 

雷狮笑了,蹲下来看着她。凯莉对着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有些不适应,下意识往后挪了挪,没想着雷狮得寸进尺地跟了过来。最后凯莉以头撞门舱结束了移动,雷狮像是看见什么傻子作为一样不自禁扬起唇角。

 

“我的魔女,我需要你的帮助。”雷狮一字一顿,命令的语气与势在必得的神态填满了凯莉的整个心腔。凯莉第一次感受到王者的施压,可她什么时候又自甘示弱过?她抬手拂上雷狮的脸颊,以极其暧昧的姿势与旖旎的语调说出来另一种话语:

 

“我的王,我怀疑你喜欢我。”

 

 

 

Chapter.3

 

雷狮的行动很简单,无非就是没事找事和复仇。征服是他一贯的标签,将原先的受到的阻挠百倍奉还,想来也是原则之一。

 

凯莉坐在船头,望向狼烟滚滚的渔村,一口咬碎硬糖,是苦涩的味道,卷着城镇的烟草,尽数入了腹。

 

为了活下去,好像一切都无关紧要。力量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去争取的东西,倘若毫无用处,那你便失去了价值。失去了价值的东西会被如何对待,这是个凯莉都懒得思考的问题。

 

“怎么,心疼?”雷狮站在她身边看着同样的地方,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和他们没什么情本分在,为什么要心疼?”凯莉说。

 

“我不觉得,你今天给我通报消息的时候,吞吞吐吐。”雷狮直接否决了凯莉的说法。

 

“那是我喉咙不舒服。”凯莉心道这人怎么还是个偏执狂,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这是最后一站了,回头去城里,给你找个治病的看看。”雷狮这么说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凯莉沉思半晌,试探道:“雷狮,这是第二十七天了。”

 

“凯莉,你还没搞懂吗,”雷狮冷冷地打破了凯莉的所有幻想,“你只能是我的魔女,而不是星月魔女。”

 

凯莉觉得十分发笑,便也正大光明挑破窗户纸:“你既然要我做你的手下,请问你要拿什么来让我信任?别告诉我是你那可笑的又愚蠢的管教方式,还是你觉得给我口饭吃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是雷电的速度。

 

凯莉徒然瞪目,电光火石间雷狮就已经贴近了她的鼻尖,单手缠上了她柔嫩的颈脖。危险的气息弥漫散步在整个空气当中,让凯莉难能呼吸。凯莉被硌出红痕,唇齿却绝不吐露任何求饶言语,对她而言,潇洒的死去总比狼狈的死去好的多!反正下场都一样,干嘛要让他得逞?

 

“凯莉。”雷狮望着凯莉泛青却坚毅的面容,最终叹了口气松了手,轻轻地唤她的名姓,柔软的不像平日的那个男人。凯莉躺在他的怀抱里,感受到炽热的胸膛与猛烈的心跳,仿佛身在幻境。她迷惑着雷狮的骤然转变,又贪恋他的顷刻温柔。不是掌权者的无谓杀戮,而是一个满怀雄心的英明君主——尽管方式有些不太对。这是多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最让她厌恶的人,却总让她怦然心动。凯莉往雷狮怀里自然而然地蜷了身,感觉大脑明显缺失供氧浑浑噩噩,她在最后抓紧了雷狮的衣衫,瞥见一抹流淌在威尼斯的深邃紫光。

 

 

 

她发烧了。

 

雷狮沉默地抱起凯莉,以脸贴近凯莉试探温度。雷狮不免暗骂女人真是麻烦的生物,却将凯莉搂得更紧。

 

卡米尔对雷狮的动作没表示出任何异议,略一探头观察了凯莉一会儿,便问道:“大哥,要改道吗?”

 

“当然。”雷狮应声,把凯莉抱回了船舱,给她捻好被子,再坐在她身边。

 

凯莉的小脸上红团漫布,像极了火烧云,连耳尖都裹上异样丹红。她的眼角透着妖冶的色彩,紧蹙的长眉更给她添上几分思考者气派。可雷狮不论怎么看她,都只觉得是只活脱的刺猬,就连睡觉都要蜷成一团。

 

“又没人会害你。”雷狮低声喃喃,说给凯莉听,也说给自己听。

 

 

 

自己喜欢凯莉吗?雷狮不知道。不由自主的亲近和强势的霸占,是他无法交出的答卷。这是个千古谜题,雷狮想他或许永远都无法做出解答了。

 

他很早就见过凯莉了。在星月魔女的名号打响之前,他便看出来了,凯莉和星月村所有人都不一样。她生来带着不羁的骨和反叛的魂,可以为了自由不择手段,纵然是一头扎入翻涌着浓浆烈焰的火湖,也在所不辞。后来凯莉也不出雷狮预料,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踏上佣兵之王的宝座,星月魔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当雷狮在海岸边望见一席黑裙的凯莉,就想着或许和传闻中不一样,她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离那个目标近了一些而已。和他真像啊,不满足于现状,为了乐趣、为了开拓更为旷阔的海域,总是在前行的道路上。

 

雷狮记得那天的凯莉着实美艳。她黑色的裙摆卷起涟漪,像坎贝尔港的绝色景观。当她回首时,那眼眸里好似装着树脂琥珀,澄澈又神秘。凯莉摆出微笑,柔声向他问礼,致以最初的问候:“你好。”

 

如同维多利亚瀑布涌入杰拉什,原始与现代在她的容貌里产生激烈碰撞。她像个巫师牢牢牵住雷狮的心,又表现出贵族应有的骄矜。雷狮清楚地明白虚假笑靥下是怎样的淬血玫瑰,他可不想像迷途旅人一般迷失在十四行诗的月光花园里——他从不臣服。于是雷狮便笑,携着野性慵怠的气息,轻松一跃蹬上最高的礁石,掷下蕴含巨烈风暴的开场白:

 

“我叫雷狮。”

 

 

 

Chapter.4

 

放走凯莉是一个意外。按照雷狮的计划,绑来凯莉算过账之后,就让她一直留在身边好了。海盗团多一个人不多,更不说还能出出力。

 

可雷狮还是失策了,这兴许是人生的头一回。当他看见凯莉小心试探的眼神、听见真真假假的言语和难得的几分欣赏的时候,雷狮觉得凯莉和他一样,不喜欢被束缚,更不应该被束缚。她既然有更广阔的天空,就应该去放手飞翔。反正他雷狮的东西,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雷狮目送凯莉回到星月村,想说些什么,喉头终究只是动了动,将不舍都收回腹中。上位者的第一课便是不要被任何情感羁绊阻挠前进的脚步,雷狮向来记得很清楚。习惯有凯莉的胡闹和顶嘴雷狮花了三天,习惯没有凯莉的日子雷狮只花了一天。凯莉的小动作和音容笑貌都住在雷狮脑海,直到前一阵,雷狮觉得,不能再让小魔女肆意妄为却丝毫不受惩罚了,他可不是慈父心境,要时时刻刻宠溺着凯莉。

 

当然重点是,他很想她。

 

于是雷狮霸道地将凯莉掳了回来,强行地占有她。不管凯莉过得是开心还是不开心,雷狮都相信她会习惯。毕竟自己是她虔诚的信徒,她总有一天会发现。

 

海盗抢来魔女的同时,也将灵魂献祭给了她。

 

 

 

这样的话本故事发生在雷狮身上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为了能让凯莉安然醒来他更是做出再一次放凯莉走的、令人惊诧的许诺。

 

可惜凯莉这次没有领他的情,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就连手指还是之前的模样,一丝颤动都不曾出现。

 

这是海盗不航行的第一天。雷狮第一次痛恨自己怎么不懂任何医学,只能靠暴力威胁整个城镇,必须要把凯莉拯救。

 

雷狮海盗团的头子向来是个疯子,人们并不惊讶。但要拯救星月魔女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屈服于雷锤下的渔民实在上不了心,自然也无法给雷狮提供什么有用消息。医生说凯莉只是水土不服的短暂昏迷,对此就连帕洛斯都觉得愚蠢到发笑。

 

雷狮只能等,在这件事上,他还是有充足的耐心。雷狮给凯莉读书,从耶路撒冷到西伯利亚,从巴塞罗那到乞力马扎罗山,他挑的都是凯莉应该会喜欢的地方。雷狮还养起了郁金香,虽然养了几天就枯萎了。雷狮一边骂骂咧咧说女人真麻烦,一边望着病床上的凯莉,陷入长久的缄默。

 

今天是海盗不航行的第五天。雷狮例行公事完毕,回头看着枯黄的花骨朵,暗自头疼。午后的光穿透玻璃窗映射在雪白的床单上,凯莉的眼睫像破茧的蝴蝶,小心翼翼地扑闪起来。

 

凯莉觉得自己好似做了一个亘长的梦。

 

梦里她去了耶路撒冷看被奉为神的地方,还去西伯利亚抓住了一抹炊烟;她走过热情的巴塞罗那,最后在扎罗山下驯服了一匹斑马。奇怪的是她看不清她同伴的面容,只能隐隐约约听见恼人的声线。那人骂着女人是个麻烦的生物,却在折腾一盆已经枯萎的郁金香。

 

凯莉勉强撑着自己爬起来,靠在床头,没好气对着雷狮的背影说:“别折腾了,那花都死了,你还想让它死得再烈点是不是。”

 

“我看你还有精神——”雷狮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猛然转身,把凯莉吓了一跳。让凯莉更受惊的是他的眼神,像来自遥远的伊斯坦布尔,充斥着奇异和动感,还有......那炙灼到不容任何人忽视的情感。

 

欣喜、满足、宽慰这三种情绪混杂在雷狮的眼瞳中,最终幻化成他口中碎碎白雾。凯莉听不清雷狮说了什么,只觉得这不属于雷狮的表情仿佛利刃剜开她覆满霜雪的心房,毫不讲理地住了进去。

 

“你睡了整整五天。”最后,雷狮这么说着,捎着他平日的强硬作风,直接打破了沉默。

 

凯莉虚弱到没有力气和他斗嘴,窃喜却早已填满了整个空腹。于是魔女心生一计,眼巴巴地看着雷狮:“我饿。”

 

“等我。”雷狮何时见过这样娇柔的凯莉,极不自然的清清嗓子,成功落败,迅速喊人做吃的去了。

 

 

 

Chapter.5

 

热粥端上来的时候凯莉已经饿的快要虚脱了,凯莉也不打算顾忌形象,便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番之后心满意足地眯了眯眼。

 

“有力气了没?”雷狮看她样子,心情跟着好起来。

 

“怎么,你要打架?”凯莉将眉一挑,随后又想到睁眼前的暴风雨——雷狮掐着她脖子的场景。她十分不自然地撇开了头,低声道,“真是个疯子。”

 

雷狮以为她在说掳掠的事情,便率先诚恳“认错”,扬着不知名的得意音调,像是给凯莉盖上属于雷狮独有的烙印:“我喜欢自己动手抢来的东西。”

 

凯莉如常翻翻白眼,睨他一眼:“有病,我要走了。”

 

“......”雷狮沉默着,没有阻拦。倘若凯莉醒来就已经是上天的馈赠,那他答应的事情自然也会做到。不过是放她走,再带回来就好了。

 

可凯莉并没有下床,而是捡起床头的羊皮书认真端详起来。半晌,她指着书中的一页插图,眼底闪过促狭,明显要雷狮难堪的发问了:“这是什么呀?你居然看这个么?”

 

面对心爱的女生,隐晦婉转雷狮学不会,打起直球是一等一的强,便开口就是大实话:“你喜欢看。”

 

凯莉一时语塞,生出莫名情愫,轻声笑起来,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原因。这人真是足够让人讨厌,却始终没法让她反感。凯莉喜欢这种被照顾的感觉,因为这并非是守护的一种,而是从执手相伴中诞育出的情感;同样,凯莉也很喜欢独占欲强的人,因为她自己就是如此。聪明的男人,懂得何时放手、何时追逐,雷狮就是这种人;可雷狮又不是聪明的男人,因为他根本掌握不到表白的时机。

 

唉,还是轮到凯莉小姐来主动出击了,就像第一次接下给海盗团制造麻烦时那样。

 

凯莉朝雷狮招招手,示意他过来。雷狮的眉头说明了他很不爽,但他顾忌凯莉的病人身份,还是慢悠悠走过去,在凯莉床边坐下。

 

凯莉确信雷狮喜欢自己,就像自己对他心动那样,她从他的眼里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凯莉挪至床沿,双手一环就直接搂上雷狮颈脖。大胆而猛烈的动作让雷狮愣怔,转瞬就了然于心。

 

凯莉笑着发问,像教堂里的圣女。可惜圣女蒙上了小恶魔的面纱,字里行间都是由修罗打造出的致命诱惑:“请问雷狮团长,是否愿意和魔女缔结灵魂的契约呢?”

 

佳人投怀送抱,雷狮乐得自在。他贴近日思夜想的面颊,从她的额头印下炽烈,让情欲翻滚过每一寸肌肤,最后与凯莉的唇齿缠绵。

 

他低声说:“你是我的灵魂主宰。”

评论(7)
热度(114)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