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2018苏沐橙成人礼】心意

0218生贺。没cp,纯我爱的姑娘中心。

和你一起成年,今后也将和你一起长大。你和我性格里有相似,但更多的是截然不同,那就请让我挡在你前面,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 

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多年。

 

 

 

我是一个文手。和很多来去匆匆的人一样,是个小透明。白天拎着书包去上课,晚上窝在床上不肯动弹,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世界。我在键盘上敲下我喜欢的姑娘的喜怒哀乐,为满足自己的脑洞,也因为受到关注的感觉不错。我总对着我桌边的立牌说:你看,有这么多人一起在喜欢你,太好了。

 

太好了。

 

这个念头反反复复在我脑海里闪过,最后幻化成我口中虚雾,飘向充满年味的天空。我抬头望向兴欣网吧以及街边一排明艳彩灯,再度喃喃出这三个字。

 

我确定我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全职世界,尽管我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对我而言我不过是照旧敲着键盘在备战她的生贺,一觉醒来便站在了街道上。短暂的失神过后,我拢着双手,打量了下自己身上的时常穿着,在寒冬中吁出一口白汽。好在手机还算管用,我核对了一下现在的年份和日期,发现正巧是2018年2月18日。我笑骂一句,丝毫不担心要如何回去。大概是上天开眼、天意如此,让我能够亲口对她说生日快乐,可喜悦的浪花还没折腾出几个跟斗,我便开始茫然要如何找到苏沐橙。

 

我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今天是大年初三,路上匆匆忙忙出行的人并不多。我很快就走累了,随便进了街巷末尾的奶茶店。推开玻璃门的动作带响风铃的清脆,粉色爱心的气球铺天盖地的钻入眼帘。我惊诧着店内的装扮,更讶异这个时候还有开门的小店。我走到吧台点了一份珍珠奶茶,准备扫码的时候就望见了苏沐橙的笑脸。她如我想象中那般温柔笑着,柔声和我说请稍等。

 

“......”

 

要如何形容自己的诧异和惊喜才比较够格,这可能是需要我想一生的事情。我对这般的峰回路转并不意外,毕竟我可是上天指派下凡的天使。我意外的是她熟稔打工的动作,我意外的是她的声线还是略显单薄。她的头发很简单而随性地被扎成马尾,露出她少女长成的轮廓。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就如同我所想那样,明媚温和,整个人都蕴着朝露的气质。

 

“珍珠奶茶喔?”苏沐橙走过来,手指轻轻地叩了桌面。我被她这么一声给惊回神来,一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要什么状态和表情和她开口才好。原来在我脑子里过的千千万万遍,都不如见她一面。

 

“谢谢。”最后我放弃了抵抗,只能苍白无力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掐着吸管,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发烫的奶茶。我希望上帝能够再给我一种能力叫暂停时间,这样它就不会流逝的太快,我就能多看她几眼。苏沐橙的眼睫毛是真的细长,能笼下鸦青淡影,扑闪的时候就像油墨画中的蝴蝶。她的手指同样修长,指节有力,我想是继承了她哥哥。午时的柔和日光透过玻璃折出流光,就这么映照在她的消瘦身影上,我不知为何突然喉间有鲠意上头,莫名其妙开了口,声音大到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苏沐橙!你会是一名很好很好的职业选手!”

 

可能是我打破静谧的方式太过独特,导致苏沐橙面上浮现了明显的茫然。我尴尬地低头想假装无事发生,又暗骂自己冲动不过脑子。窄小的奶茶店里原本便只有我和她两个人,这下就连空气都开始朝神奇的地方发酵。我的喜欢,确实想要她知道,可我不想影响她的生活或是人生轨迹——好吧,我更不想被当成一个奇怪的变态,这样晚上苏沐橙回去之后,我可能要被叶修diss好久了。

 

“为什么啊?”半晌,苏沐橙坐到了我对面,并且扶正了倒在桌上的立牌。我这才看清,这是一叶之秋的周边立牌,同时还有点感动,她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来路不明的怪人看待。

 

我吱吱唔唔了一会儿,不知道要从哪个地方开讲才好。她的故事在我脑海翻来覆去,可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切入口。我麻溜地吸掉最后一颗珍珠,才勇敢地抬头和她对视。

 

苏沐橙偏偏头:“嗯?”

 

她的眼底一直藏匿着闪烁的明光,让我想到冰岛的北极光。斑斓色彩压在她眼眸里,构织出独特的风景。她还是个少女的样子,好奇并热情,带着一丝丝青涩。

 

“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还是开了口。

 

如我日思夜梦的那般,我说了一个长长的故事。故事里有荣耀、有叶修和苏沐橙、有嘉世、还有兴欣;故事里有黄金一代、最优秀的枪炮师、世邀赛还有中国代表队。我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神情,看她从欣喜到落寞,从落寞到惆怅,再到最后的了然于心。随着我尾音的落下,她就这么望着我,问我:

 

“那嘉世最后,怎么样了?”

 

我没舍得告诉她嘉世曾经挂牌出售的消息,因为我想到这还不过是第二赛季的尾巴。嘉世三连冠的喜悦她尚未感知,我又为何要引得她悲伤唏嘘。很明显的,苏沐橙对嘉世的事情要比对兴欣感兴趣的多;这是理所当然的,她只是十八岁,并非二十五岁。这将近十年的岁月,无法从我口中给她带来什么感触。她始终要长大,却不是在当下。我就像放风筝的人,再不舍也要学会放手。

 

于是我撒了一个谎。我告诉她嘉世从未离去,而是一度再创辉煌杀回了八强;一叶之秋没有跟着孙翔走,而是留在嘉世,成为邱非手中的新斗神;世邀赛中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站在了一起.......在最后这件事上,尽管有些对不住孙翔同学,可我真的没有撒谎。

 

“那很好的。嘉世还是原来的模样,哪怕不是我认识的模样了。”苏沐橙单手支着脑袋,望向落地窗外的风景,声音淡淡的。我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巷里的风吹起了漫天的五色爆纸,纷纷扬扬像落下的樱花雨。我开始有些后悔,我为什么要告诉苏沐橙这些,她应当是无拘无束的开心模样,而不是现在有些惆怅的安静少女。

 

“我说——苏沐橙。”我拉长语调,开口唤她。我将字句都咬的清晰,虽然很滑稽,可还是希望这份心意能够真真切切传达给她。

 

“我不需要你想太多有的没有的,我也不需要你去思考这个故事真假或者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只需要你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我只希望你能够永远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也许你是一名很好的职业选手,也许你是永远赖在叶修身边的小姑娘,也许你是独当一面的苏队长,可你仍旧只是苏沐橙,这是唯一能肯定的。”

 

“呃、我是说,生日快乐。成年快乐,沐橙。”

 

我大着胆子这么唤她,同时感觉到意识有些模糊。我痛骂上帝真是小气,就连让我看看她反应的时间都不肯多留。在困意翻涌袭击我的大脑之前,我望见她携着害羞的笑,让她的樱唇朝我逐渐靠近。

 

额头上传来最后的热感,带着春雨的沁凉,也带着秋日的暖阳。就如同她这个人,在我心底扎根住了好多年,总能给予我无穷的动力。只要她一出现,就足够我欢喜良久;只要她一微笑,就足够我满足半晌。苏沐橙,苏沐橙,你一定要记得,开心才是自己的唯一标准,我愿你坚韧如蒲英,却永远能找到自己的风向标。请记得有万千星辰为你照亮回家的路,也有万千颗心拼命又执着地想向你靠近。

 

你那么好,我一定要全世界都知道。

 

世界轰然坍塌,眼前漆黑满布。我微微蹙眉,感觉有花香萦绕鼻翼,弄得心生痒痒。我探手,想去抓住在我对面的苏沐橙,却是对准空气腾空胡乱舞蹈一通,最后颓然收回。我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乳白色的天花板,还有我的月亮抱枕,以及桌面上不间断闪烁着蓝光的笔记本电脑。我感觉自己的后脑勺隐隐约约疼了起来,整个人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起床,裸着足踩上冰冷的地板,失神地望着床头柜上的立牌。

 

是梦呀。

 

我哑然失笑,笑自己糊涂,笑自己愚蠢。我看向朝我微笑的苏沐橙,神使鬼差地伸出手,就在这一刹,我的耳畔响起了那个将使我思念一生的清亮声音,它随着清风强有力地穿透过了我的身心,最后牢牢地、抓紧了我僵在半空中的手。

 

她说:“谢谢。”

评论
热度(6)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