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雷凯】玫瑰

#真的是甜饼

#真的没有刀

校园设 老骨头拟人设。

第一次参加活动,感觉梗很带感,我强行贴题。艾特不出来主页君,我有点绝望。@_雷凯疯魔七十分 我假装我自己艾特了吧。..

 

1.

 

凯莉的玫瑰谢了。

 

凯莉站在窗台边浇水时才发现的,她恍惚想起上一次来看它好像是半年前。凯莉蹙着眉,盯着枯黄弯腰的花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安静地站了一会儿,随后摆了摆手让老骨头去丢了。

 

老骨头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家小姐要丢了最心爱的玫瑰花?尽管它已经枯萎了,可毕竟是曾经让小姐坚持灌溉了整整四个月的。按照凯莉的性子,再以这东西在她心中的重要性,怎么也不该是一句“随你处置”便能打发的了。

 

“丢了吧。”凯莉睨着盆栽,毫不犹豫地转身回房了。

 

不属于我的东西,就不要待在我身边。这是凯莉的基本原则,也是那天她对雷狮说的话。

 

 

她至今仍旧记得清楚那晚的情形。雷狮眼底的讥讽与戏弄就那么明白地嵌在他眼底,仿佛要昭告世人她凯莉犯了多么愚蠢的一个错误,以至于凯莉很快就能猜想到情人节那天的玫瑰不过是他们f4内部的一个恶劣到极致的玩笑。明明都是高中生了,却要做这种初中生都不玩的游戏。

 

“我真的想不到——你居然真的会养起来。”雷狮往回走,还对着卡米尔大笑几声,再回头饶有趣味地看着凯莉,“本来我只是随口问问。看来你和其他女生也没什么不一样。”

 

是说她和别人一样喜欢玫瑰,还是说她和别人一样喜欢他?凯莉没心思探究这些,倒不如直接相信他是揣着一语双关的意思了。哦,这般的当众取笑,确实也很符合他雷狮一贯的作风。可凯莉终究和“其他女生”不一样,更何况她很讨厌任何人把自己和无关紧要的人相提并论。

 

凯莉轻笑,唇瓣勾起柔和弧度,背着手慢悠悠地朝雷狮走去,平和语调下好似掩着一层少女的欣喜:“这么说来,你也猜过我会养起来,而不是随手丢掉?”

这回轮到雷狮一愣。不过聪明人的博弈便是你来我往,雷狮很快明白过来凯莉的意思,刚想好回击的说辞,便望见骤然靠近的少女以及感受到颈脖处扑面而来的热感。

 

“大哥!”卡米尔率先出声准备阻拦,发现凯莉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危险动作才缓口气,“大哥?”

 

“我的凯莉小姐,希望你知道你现在的动作很像投怀送抱。”雷狮没有给卡米尔回应,而是侧头看着踮着脚的、甚至可以说是“在他怀里”的少女。雷狮看不见凯莉的表情,他只看得见凯莉头顶的星星发卡,他记得是她最喜欢的款式。

 

“祝我的雷狮先生生日快乐,”凯莉的身高离雷狮差的很远,就算她今晚踩着十厘米高跟并且努力地掂起脚也不过刚好在他肩窝,但再小声的旖旎话语她一样相信雷狮能听见,“不属于我的东西,就不要待在我身边。你最好记清楚一些。”

 

“我不会记住陌生人的告诫。”雷狮如是回应着。

 

 

2.

 

凯莉不想哭。就算每每回想起,她都会将笔握紧,在雪白纸张上无意识曳出一道浅浅墨痕。

 

凯莉会喜欢上雷狮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她和那些不仅是花痴还是白痴的少女们不同,她深知雷狮俊美颜容下隐匿了一颗如何的野心与狂妄,一般人恐怕都够不到他鼻尖,更别说进入他眼底。但凯莉不一样,她有自信能进入狮子的狩猎视线,只是她没想到,狮子把她当成了送上门即兴表演的小丑。

 

凯莉使用的办法简单粗暴,尽管说起来愚蠢了一些——和雷狮作对。

 

这件事对凯莉而言还是很简单的。身为雷狮同桌兼任小组长的她,不需要让雷狮跌什么跟头,只要制造出一些摩擦的小火花就足够让雷狮不动声色的发怒。比如打打小报告,雷狮今天又去低年级收保护费了;要么就是给雷狮的作业本撕掉几页再配上一张涂鸦,让任课老师误会;还有在雷狮忙着制定什么计划的时候东扯西扯分散他的注意力.......以此类推,都是一些不足挂齿的小玩笑,也是最不能忽视的小麻烦。

 

当然雷狮也给出了他应该有的回应。例如考试不给凯莉分毫抄他答案的机会,又或是张口就对老师撒谎说凯莉也参与了他们的行动;还有搅乱凯莉话剧团的排练、弄乱凯莉的桌子,这似乎是家常便饭。而佩利总是搞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搞小动作进行还击,直接打一顿不就好了?为此帕洛斯总是嘲笑佩利情商根本就不够用。

 

凯莉每次被雷狮胡闹到气结的时候时常想,自己真的是喜欢雷狮吗,怎么感觉自己是找了一个对头冤家,而不是在吸引他呢?

 

可少女的专有悸动分明提醒着凯莉,你真的喜欢雷狮。她把雷狮所有可能无意的举动都记得一清二楚。

 

凯莉记得刚开学时被高年级堵在停车场时雷狮的挺身而出。那时逆光勾勒出他高大的背影,而他微微回头看着她本就毫无惧意的面庞,甚至在恶战前还颇有心情地问了个好:“哟,同桌。”

 

凯莉那时起才开始对他有那么一丁点儿兴趣。这个人自信又张扬,和她一模一样。并且在激战过后知晓了雷狮学霸的另一面——自封的“校霸”。(当然凯莉并没有参与战斗,她很有见识地跑了,是第二天早上雷狮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才知道)

 

尽管雷狮再三强调是因为不允许有任何人在他的地盘上撒野,凯莉仍旧觉得那天他的回首哼笑,和他安稳睡着的时候一样温柔。

 

想起雷狮的睡颜,凯莉同样心情很好地哼起歌。雷狮很少在学校放松警惕,更别提在学校睡觉,凯莉遇到的那天正是夕阳沉沉的黄昏时刻,她刚从大礼堂排练出来,赶回教室拿书包准备回家,谁料想一踹开门便发现背着门口趴在桌上的雷狮。

 

凯莉差些以为自己方才那么大动静,绝对被雷狮冷言讥讽几句是少不了的,没料想雷狮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

 

这么大好的机会凯莉怎么会放过,她迅速从后一排翻过桌子跳进自己的小天地,(凯莉的桌子靠着墙,雷狮在她外围)安安静静地拖搬椅子,坐了下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雷狮。

 

雷狮睡觉的时候明显比平日柔和许多。刚毅线条缺失了凌厉的气息,绵长呼吸平稳而有力,并非再咄咄逼人。凯莉想起流动的潮汐,虽然随时间起伏不定,汹涌外壳下却包裹着一颗深沉、坚毅的内心。恍惚间凯莉心神一动,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当机立断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下来,打算留念。

 

“咔擦。”

 

就像所有言情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雷狮也在此时被惊醒;和所有言情小说中的男主角不一样的是,雷狮二话不说拽上凯莉握着手机的纤细手腕,毫不怜惜地直接把她往墙上一按,将小小的凯莉困在自己胸膛所在的一方天地中。

 

“雷狮!”凯莉惊叫出来,随后抬眼瞪他,“你有病吗?”

 

“删掉。”雷狮加大力道,声线平淡,不怒自威。他没有率先打破两人之间的静默,直到听到凯莉因吃疼而倒吸凉气的声音,他才微微皱眉,动作轻柔了一些,“疼就说。”

 

凯莉自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猛然扭头,当作没听见。

 

雷狮再次强调:“凯莉,你成功让我生气了。”

 

“怎么?你以前对我都没有生气过的吗?”凯莉轻笑,强忍着腕上重力度,扯出悠闲的模样,“连睡觉都要对着我的方向,看来你是中了本小姐的毒了。”

 

“那如你所愿。”半晌,雷狮才淡淡说着,俯下身来,离凯莉的鼻尖很快就近在咫尺。

 

“......你要做什么?”凯莉挑高长眉,强装镇定。

 

雷狮本来只是想近距离做一个警告,却从她脸上捕捉到惊慌和一丝丝害羞。真是怪了,小魔女也会害羞么?雷狮按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再一次选择了放纵。他放开了凯莉,随后潇洒地将书包往肩上一甩,往外走去:

 

“回家吧,别让我在任何地方看见那张照片。”

 

“要你管!”凯莉揉着自己红肿的右手,气势汹汹地冲着雷狮的背影吼道。等待雷狮的脚步声都听不见了,凯莉才慢慢按住自己的心口,回味着刚才那一刹的忸怩:奇怪又迷恋的感觉,真是青春期该死的东西。

 

 

虽然到现在凯莉一直觉得自己的行为真是极度愚蠢,可也掩盖不了她那颗自始至终想挤进雷狮视线的心。凯莉第一次不计较任何利益得失去接近一个人,只是希望能得到关注与了解。哪怕是他的一个回头,一份注视,都能一笔一划地构织出幻想的国度。抽屉里的惊喜玫瑰为她穿上了水晶高跟鞋,但她的王子并没有准时在殿堂里等她。凯莉收到雷狮的生日宴会邀请时便准备当众告白的,没想着雷狮突然打破了她原先的完美计划,并且还将她的自尊狠狠地踩上了几脚。雷狮肯定不知道的是,少女的心思同时是远游的歌,拥着不知名的音调,也能卷起千里烈火,慢慢地将干柴枯草烧成灰烬。

 

 

3.

 

离雷狮的生日宴会还尚未过去几天,学校传言中的雷狮和凯莉的关系又更恶劣一步。但也有人说并不是像表面状态那样——关系不好的人,你会送她玫瑰么?关系不好的人,你会请她来生日宴会么?

 

更有甚者进一步猜测,兴许两人就是欢喜冤家,双向暗恋。

 

这一套说辞明显在最后占据了上风,并且通过金传到了凯莉的耳朵里。凯莉差点被传言给气笑了,一口直接咬碎了硬糖,还把碎糖摩挲得响亮。

 

“凯莉,你不要生气,只是大家瞎说的.......”金连忙劝慰。

 

真是搞笑,一个完全不在乎自己感受的瞎子,也能被说成对自己的双向暗恋。凯莉内心冷笑,面上却挂着柔和的微笑,向金摆摆手,一副心情愉悦的样子:“我和他确实关系不好,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而且我敢和任何一个人打赌喔,要是这件事是真的,雷狮吃掉我我都没怨言。”

 

“那怎么行呢,除非雷狮是食人族!”金发表着危险言论,却被凯莉的一个眼风扫荡过去,掐掉了还想说的话。

 

 

今天是凹凸高中的百年校庆,所有学生都当作休假,而高三学生为了体会这难得的休息日,除了有节目需要上台的,其余的早不知道溜去哪儿了。午休之后,凯莉光明正大踹开班级大门回来拿话剧需要的台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在座位上的雷狮。

 

凯莉的内心都不足以用诧异两字来形容了,还有一丝想逃跑的冲动。雷狮这是在等她?凯莉不受控制地回想起上一次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教室,那么近的距离,还有——

 

“凯莉,你躲着我干什么?”雷狮张口就直奔主题,完全不给凯莉喘息的时间。

 

“我为什么要躲着你?”凯莉不答反问,慢慢地后退,试图退出门槛。

 

“你看看你现在的愚蠢模样,不是在躲着我吗?”雷狮讥笑道,双手抱臂,仿佛认定凯莉跑不掉一样,刻意地模仿着那一天的口吻,“怎么?你以前都不怕我的吗?”

 

凯莉从来没发现雷狮有这么记仇,就连凯莉都记不太清的语气他都能拿捏腔调到好处。现在逃跑的话,她还有话剧要演,到时候还是会被雷狮堵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那时候要应付的可就是f4而不是雷狮一个人了。在权衡利弊过后,凯莉很快想清楚了要走哪条路,便大大方方往座位走去:“我从来就没怕过你,让开。”

 

“你想清楚现在的处境,”雷狮在座位上纹丝不动,眼底泛着精明的光,半晌昂首,悠然自若的说,“可只有我们两个人。”

 

闻言凯莉下意识后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气势上却不输半分:“那麻烦你也想清楚,开玩笑的后果。”

 

雷狮观察着凯莉的那些小动作,实在是觉得有趣。这个女孩子,喜欢小打小闹给他制造问题,又喜欢跟在他后面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还喜欢把自己一同搅进麻烦里。最重点是,她居然敢一次又一次、反复地挑战他;然后她一次又一次,以小聪明或者是花言巧语、利益相关逃脱了他的制裁。

 

奇怪。雷狮时常在想这个问题。旗鼓相当?凯莉的成绩差他那么多,武力值也明显低到尘土,说不上;差距甚远?光凯莉那颗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的脑袋,就足够说明她并非常人,也说不上。雷狮并不知道凯莉明亮笑容下又藏了什么小把戏,但他却知道有些事情他可能需要和这个女人谈谈。

 

毕竟少了问题魔女的几天,日子都有些乏味。看她努力地解决麻烦,也是不错的日常表演。但面对凯莉,这几句话雷狮如鲠在喉。踌躇是绝对不会发生在雷狮身上的事情,雷狮选择换了一种方式开口:“玫瑰是送你的。”

 

凯莉良久才等到这么一句话,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耸耸肩没好气道:“放在我抽屉里,还能是送安莉洁那个丑女的么?”

 

雷狮嗤笑一声,不打算继续解释,只看着身侧的凯莉:“我确实想过,你把玫瑰养起来的可能性有多高,我觉得约等于0,但既然是约等于,就还有可能性。”

 

这下凯莉才反应过来,雷狮刚才的意思。玫瑰花确实是送给她的,并非是恶作剧;而生日宴会上,雷狮看似玩笑的那一句话,也不过是为了确定她的做法。

 

尽管误会了雷狮,凯莉也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只是双手按在身后的课桌上斜靠着,嗯嗯啊啊应了声,随后笑道:“都怪本小姐那天心情好,看着玫瑰愉悦,自然就养起来了,差一些你的猜测就要落空了呢。”

 

“也许会落空一次,但不会落空第二次,”雷狮起身,正面面对着凯莉,哼笑了声,“同桌,你喜欢我。”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凯莉的深深心事就这么被直白捅破,还是当事人毫不犹豫地划开口子,凯莉怀疑雷狮的情商简直为负数。不过凯莉到底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了,面上疑似的羞红她都能用手扇动空气来表示自己很热而掩盖过去,还要加几句嘲讽语句以证清白:“雷狮,你想要女生追捧想疯了吧?想到我身上来了,发什么病呢,你缺人喜欢,我可不缺的。”

 

“那好,我们换一个。”雷狮难能心情大好,耐心充足,便装作思考的样子,过了一会儿缓缓俯下身,越过凯莉的头顶,双手按在凯莉双手位置的后面。凯莉再一次被迫地贴近他的胸膛,唇刚好擦过他的肩窝位置。这个该死又暧昧的距离,凯莉的脸不自觉滚上了重重温度,想挪动却被雷狮有力的臂膀困住,好似踏进了一个无法脱逃的囚笼。

 

雷狮轻笑一声,仿佛对自己要说的话觉得有几分好笑,哪怕这是自己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半晌,等到凯莉觉得实在受不了开始推他的时候,才慢悠悠地投下了惊雷:“我喜欢你。”

 

“.......”凯莉闻言,瞬间被击得个粉碎,就连动作也僵住了,双手下意识抓紧了雷狮的衬衣。他说什么?这个疯狗,他说什么?

 

凯莉猛地一抬头,正好对上雷狮促狭的双眼,两人的鼻尖刚好顶在一块,凯莉甚至感觉到了他鼻翼上的细薄汗珠。那是属于夏日的少年气息,狂妄又自傲,在任何事情上。哪怕是表白,他都不怕失败一样。

 

 

你就不怕,我不喜欢你?凯莉望着雷狮的眼瞳,终究没问出口。想来想去,自己喜欢雷狮,雷狮喜欢自己,很顺理成章嘛。他们的眼里,只能有彼此。

 

 

“那么,魔女小姐,可以吃掉你了吗?”

—————————————————————————。

 

最后一句话梗来自凯莉的打赌,假装开车。

评论(15)
热度(141)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