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约离】Bird

1

后来公孙离以她这五年的优秀表现终于换到去长城交接情报的一次机会。至出发之日,她回头望向依旧繁荣的长安,才隐隐约约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舞坊的姐姐们皆是有心上人的,却没人能明白公孙离的疯狂。几乎每个人都觉得,她押下了自己所有的赌注,不远万里去坐一场未知的庄,怕是要输得一塌糊涂。可公孙离在这经年去岁中,早把自己内心的明镜磨的透亮了。这是一场赌博,却也是接触自己内心深处的唯一途径。哪怕她会后悔,会悲伤哭泣,也比待在长安城里呆呆地守望朝暮来去、红枫变换强得多。

年少心动,且需幸福作答呀。不论结果如何,只求这十几年无憾。

公孙离揣着少女情怀的诗,越过荒漠沙丘,穿过卷尘风暴,终于在第五天,抵达了巍峨的长城下。

这长城到底和她的印象有些不同。取代荒凉破败的是繁荣富饶,成了这戈壁中的唯一绿洲,而羌笛葫芦的异域风情听起来也是别有味道。原来他要守护的地方并非只有寂寥和暴旱,还有热情与火焰,同烈日光辉相称。公孙离想着,便一个晃神,跌进了小丘中。

“……先进长城再说吧。”公孙离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正事,踉跄着爬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细沙。

咻——

灵敏和速捷向来是兔子的标签,公孙离顷刻间就感应到不请自来的羽箭。纸伞在她手中打了个弯转便划出凌厉半弧,直接将暗箭挡出几里外,悄然入土。

公孙离拧眉。她差些忘了,这荒漠中的富饶之地,也一样被马贼视作深渊中的狂欢呢。怕马贼们是把她当作了迷途羔羊,想要一并吞噬。

“嘁。”

虽说正面抵抗不是自己的强项,但公孙离在逃跑这件事上可是有十足的把握。

不过转瞬,沉不住气的马贼再次行动,细微动静皆被她一一捕捉,尽管有一些不对劲。这是……子弹的声音!

公孙离内心一震,骤然睁眼,借力起跳,腾空后翻越过身后偷袭马贼。可纸伞利骨尚未触及男人分毫,这人便自行倒了。

怎么回事?公孙离蹙眉,还没来得及喃喃自语,便捕捉到了狙击枪的位置。嗯…这里的确很隐蔽,甚至好像还有想打了人就跑的举动意图。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公孙离二话不说追了过去。枪法十分不准,让马贼替自己当了替死鬼。虽说这马贼也是作恶多端,但在这件事上好歹他是无辜的啊!偷袭失败便想撤退,真是小人!

抓到了!

纸伞应声张开,公孙离持着伞尖直抵枪口滑动入膛。她单手拦住男人去路,鼻腔叠出轻哼表示不满。半晌她发现对方毫无动静,便从伞后探出脑袋来:

“你……”

字音还没落下,她便看见来人手臂上的长城守卫军的标志,尾字就被她强行掐灭了。

“我……”百里守约端着枪,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那个艳丽面容。

他不过是例行巡视长城,发现有马贼想伤害这个娇俏身影,下意识就一枪帮小姑娘解决麻烦了。哪想得这小姑娘突然朝自己奔过来,速度还如此之快。

“你…你也是魔种?”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沉默,百里守约问了一个问题。

话刚出口,公孙离的长眉就再度拧在了一块。百里守约暗骂自己真是直男到可怕,问了一个明明魔种们都会忌讳的问题。守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口,他只是觉得,她并不会……应该不会介意。铠那本书上也说,表示出同族的友好,关系会更近一步,的吧?

“很稀奇么?”公孙离回道,语气并不是太好。

百里守约不知道说什么,便不做声了。

公孙离瞧着百里守约,良久嗤笑了一声,高扬起下颌。她知道面前男人对她毫无恶意,并且自己是误会人先前好意了。但是——公孙离可没有向外人低头认错的好习惯。

“哪,不管你是谁,拿枪口对准美丽的姑娘,这便是你们异邦人的礼仪么?”

喂喂,分明是你自己要过来的,还堵住了我的枪!

听见如此不可理喻的言语后,百里守约诧异抬头,却望见公孙离的兔耳尖微微泛红。少女的娇气和偷瞄尽数钻进他心里,挠的痒痒。再这么久处下去,他也会不自在的。

“并不是。”

“为了给美丽的小姐赔礼,我们先进长城再说……好吗?”

评论(11)
热度(83)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