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白起生日筹备计划6.29开启。

【阻糖】亚特兰蒂斯8.3

逸世灬凌虚、:

*有什么想问的想说的,欢迎私信,爱你们
*疯狂OOC
*背景借梗——复生

8.3
        罗阻被人说菜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块打架的料子,比起打架他更喜欢用脑子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平年代,他又不需要当兵,拳脚上下功夫半点用都没有,还不如好好算数。所以他的功课不错,体育却不太能看。但是有一天他被一个女孩修理了一顿,她还对他说他是她遇见过的最菜的对手。
        起因只是他在剑道课上给了一个挑衅的小女孩一点儿教训。那种纯靠蛮力的胡乱劈砍,他用点儿脑子轻易就能把她撂倒。小女孩气呼呼的说喊她绥新姐来帮忙。
        谁?
        同桌一拍桌子,冰绥新啊,哥们儿你不知道啊?校园霸主啊,打架贼凶!
        知道了,脑子里长肌肉的女孩。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孩比想象中长得文雅一点,开口也不是那种甜腻的感觉,干净利落,给他的感觉是条真汉子。
        如果换个认识的方式,也许可以试着和她做个朋友。十岁的罗阻的择友观,是条汉子就行。
        男的女的无所谓。
        但是说他菜,男的女的就有所谓了。被男孩子打倒了,下次打回去就成,被女孩子打倒还嫌弃了,问题就很大了。   
        “你叫冰绥新是吧?”    
        女孩一愣,随机装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没错,冰绥新就是我,下次想报复,尽管来好了,我一个能打你三个。”
       于是罗阻的各项体能不是那么差劲了,他觉得人有无限潜能一说真的不是空穴来风,比如他现在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块打架的料子。
        他经常能听到冰绥新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也只是一笑置之,很多人说她仗义,但是很少有人愿意站在她身边。曙光不是小产业,冰绥新自然被套上千金小姐的帽子。
        她也许只是太过孤独,才会养出上蹿下跳的性子,是为了让自己一个人也过得热闹吧。
        罗阻能切身体会那种感觉,因为他也孤独,他的孤独来自内心的封闭,他拒绝他人的靠近,因为他觉得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住,而冰绥新的孤独是外界强加的,她没有人可以依靠。
        罗阻突然就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人,这种认同感,在过去的人生中从未出现。
        生化战争爆发的时候,其实对他没有多大的影响,他可以住在核心区,依然可以每天准时上学放学吃饭睡觉,但是养父希望他参军,所以他参军了。各项程序很容易地就通过了,而他也很轻易地知道,冰绥新也要进执行组。
        不行,这个地方是地狱啊,她应该属于最干净的地方。
         “我和很多人打过架,你是最菜的一个。”没长开的女孩刘海许久没有修剪,微微遮住了秀气的脸,也把一双好看的眼睛藏在了厚重的刘海下,看起来有几分街头混混的风范,开口没有少女特有的甜腻的感觉,干净利落。
        感觉一样的场景重演了,她不记得六年前她对同一个男孩说过同样的话,但是男孩记得。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他记得。
        这个叫冰绥新的女孩子,真的是一如既往的睚眦必报。他只是和上头说她不适合执行部,会拖后腿,她转头就把他打了一顿。
        单方面殴打,外人看着都疼的那种。
        “我会拖后腿?做你的梦呢!执行组的了不起吗?”言辞激烈,语气慷慨,看来还很有活力,打完这顿估计明天就忘了这茬。
        罗阻想要的结果。
        六年前他打不过她,六年后他让着她。结局是一样的,罗阻不动声色地揉了揉遭受重击的膝盖,从地上站起来。
        “不要小看我,我是自己不想来,不是执行组不收!”
        女人最麻烦了,尤其是一个认死理的女人。
        “麻烦你搞清楚,我出于对大家生命负责的角度考虑,给我一个像你一样凡事都靠动手解决的的战友,我的死亡风险几何倍提升。”罗阻揉了揉肿起来的嘴角,察觉冰绥新下手真的很重。应该是拖后腿这个词戳到她底线了,一个很要强的女孩子希望自己在他人眼里是无所不能的。
        可他偏偏就是看到了她装的无所不能的外表下软弱的地方。需要他人的认同感,只是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如果有一可以用生命去护着她,在任何时候她转头就能看见他,给予她足够安全感的人,她是不是就会像所有普通的女孩一样,会耍耍无关痛痒的小脾气,会偶尔撒撒娇。
        有时候罗阻会在例会上看到冰绥新。他们两个都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没有人注意他们,冰绥新随时随地都在搞小动作,从涂鸦到玩笔帽,一个例会玩的忘乎所以,而罗阻从来都是看着,有时候会想笑。这个年纪的女孩都在争相打扮自己,什么好看的都往身上挂,冰绥新就厉害了,一条没有花纹的黑色发带,一身追风部队发的作战服,连笔记本都是那种牛皮纸封面啥都没有的大块头本子,朴素地让罗阻怀疑她的真实性别。而这个女孩在被点名的时候,吓得把笔给转飞了。
        罗阻看着飞到自己眼前的笔帽,微微勾了勾嘴角。抬眼就看到冰绥新对自己怒目而视。
        很好,应该是还记得自己是之前那个被揍的。
        记住了脸,就比六年来进步了很多。

 阻糖最好的模样。

评论
热度 ( 18 )
  1.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逸世灬凌虚、 转载了此文字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