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李夫人婚后日记】行星

给闺蜜的生贺,祝她今年十七,明年十六。首发微博。

是个直男,不会恋爱,请多包涵。

希望你能喜欢。

最后没说出的那句话是:当两颗不同轨迹的行星相交的时候,是炽热和无憾。

 

01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和李先生成家后的过的第一个生日。我以此为理由,软磨硬泡总算让他同意陪我去吃最新的一家网红火锅。

 

这本来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但塞翁失马焉知是福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所以在喇叭声鸣破天的时候,我握着手机,仍然在安慰自己:

 

“能准时到的。”

“我相信每个公交司机心里都有个飙车的梦。”

 

事实证明我错了,不是每个司机都热爱无间道和黑社会,也不是每个司机都做到喝口水吃颗糖再继续跟蜗牛一样往前爬的悠闲。

 

我跳出后车门的时候一抬眼就看见了我先生。他的表情把他糟糕的心情展露无遗,我朝他走去,发现已经鸽子他将近半小时了。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这场景似曾相识。在我们还没有结婚以前,李先生就喜欢先在朋友圈批判我,好引起我的注意率先过去诚恳认错。果不其然,我看他不动声色的模样,一刷朋友圈,果然弹出来一条最新动态。

 

老公:说好的下不为例还是换来了漫长的等待,纯粹浪费时间。

 

这个人!不可理喻吧!无名怒火连卷先前长久堵车的焦躁一并涌上心头,我咬着唇,蹙着眉,指着手机上那一条动态上对他大喊:“幼稚!”

 

要在平常,我一定是不敢的,但是这个时候,我觉得我能一个打十个。别说是李泽言了,哪怕是玉皇大帝,恐怕都得给我让让道。

 

虽然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李泽言的脸色,明显更差劲了。

 

我听见他说:“你迟到了是事实,真想准时赴约就该提前出门准备。”

 

“是你,说不能开车来接我的。你要真想我不迟到,就应该估算好公交堵车的时间。”我不甘下风,伶俐回嘴。

 

“到现在还需要依靠别人才能把控好时间吗?不过如此。”他哼声。

 

我想我先生在怼我这件事上,可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

 

争执是不会有定论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响破坏了我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我有些尴尬,撇开眼神不去看他,只是仍旧瘪着个嘴,不作声。

 

“走了,去吃饭。”

 

我偷偷抬眼看他,他依然是铁青的面色,只不过在夕阳的金边笼罩下镶上一层温柔框。我先生是个什么脾性的人我最清楚,这已经是他最难得的退让,我自然得趁着这个台阶下。

 

我轻咳一声,自然而然挽上他的手,和他嘀咕一天的日常。直到我们走到火锅店门口,我才如梦初醒般问出那个让我们产生争吵的万恶之源:“对了,你为什么不开车来接我?是因为很忙吗?”

 

我先生淡淡瞥我一眼,领着我进了嘈杂的火锅店。

 

他的声音本应埋没在人群里,却刚好被我听见,一字不落。

 

他说:“开车会让雾霾更严重。”

 

呵。我先生还真是可爱,可真是个时刻为环保而着想的男人啊。

你为什么不和环保去结婚???

 

 

02

 

大众的火锅店像来是个大锅炉,而网红火锅店更是像极了老百姓的汇剧场。我们畅通无阻来到包厢,仍旧能听见外头震耳欲聋的哄闹声。

 

这里的隔音很差,好在食物还算不错,总算让先生的脸色缓和一些。

 

“你以前经常来这种地方吃饭?”他忽然问我。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朋友聚会的时候一般都选火锅店啊,人多热闹,挺好的。”

 

“是真的很吵。”先生放下筷子,按着眉心,还带点小嘀咕,“想说的都会被听见。”

 

“你说呀?有什么怕听见的。”我哭笑不得,挑眉看他。

 

结果这回轮到先生坚守沉默了,他用纸巾擦了擦手,随后看向仍在大吃大喝的我:“我不想说了。”

 

我下筷的手一顿,内心暗暗再记他一笔,不说就不说!

先填饱肚子再说,这是不变的定理。

 

 

03

 

从火锅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有星星挂上了天幕。

我和他并肩行走在回去的路上,寻思今天和往常也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小吵了一架,去了一家一直很想去的火锅店,日常进行了言语上的交锋与智慧上的博弈。

夜风刮着寒瑟迎面而来,我拢紧围巾,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也和他这么并肩漫步在小路上。那是寂静的夜,有着不恼人的蝉鸣和静滞的树影风,还有刚好踩在鼓点上的怦然心动。我抬头望向身侧的李先生,十分期待他会给我变出点什么花样来。

毕竟,今天可是我的生日。总不能就这么草草收尾了吧?

 

好巧不巧的是,李泽言好像真的,不打算给我折腾点什么出来。内心的那一丢丢浪漫星火,也被他字里行间一下一下的掐的消了踪迹。

我无心再听他说话,努力安慰自己还有很多个明天和很多个以后。和他闹是不存在的,他又不是为红颜怒发冲冠的年纪,我也不是个童真烂漫的少女。大抵是我难掩的消极被他注意到,先生总算说了一句略带悬念的话:“上天台看看。”

 

“嗯?有什么吗?”我打起几分精神,跟随他往天台上走。

 

“没什么,让你近距离看看星星。”先生如是道。

 

我先生果然是个实诚的人,他说是看星星,那就真的只是看星星。当我望见那台天文望远镜的时候,就连失望都攒不出来了。

但先生看起来,竟然有些扬了嘴角。

为了不拂他的心意,我还是决定装下样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善解人意的好夫人?我解下围巾,小跑至望远镜面前,认真地观察起星象。尽管我对这些一窍不通,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都很美。

在浩瀚宇宙中,互相照亮彼此,互相围绕旋转,永恒而平稳。一起前行的轨道有相交的定点,却没有重合的原点。

我忽然感觉到颈上一凉,随后便是熟悉的气息扑洒在我耳垂。脊背与胸膛刹那贴近的距离穿透厚厚的羽绒服都能感受到炽热的温度,就如同他遥远的声音仿佛跨越寂寥山川、皑皑白雪而来:“很配你。”

我下意识抬手摸索了一下,光滑而具有质感,是项链。我低头仔细打量,发现是Tiffany最新限量的那一款。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不过是站在橱窗外多注视了几秒,没想到却尽数收入了他眼底。

 

我先生呀。

 

我柔和地笑起来,和他说:“你看那两颗星星,是不是很像我们?”

 

我其实知道他看不到,因为我霸占了整个望远镜,也丝毫没有要让一丁点儿位置的意思。

 

我先生跟着笑了一声,仅仅一声。随后他便搂紧了我,仿佛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两颗逐渐相交的行星。

 

“它在对另一颗说,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8)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