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信蝉】后来我们会怎样 (中)

信蝉计划[7/50]。

怎么修改都无法满意的一篇,希望以后还能有再精修的机会。

 

前文:后来我们会怎样 (上)

字数:9k2

 

07

 

貂蝉的转变也和她本人一样幼稚。

 

明显减少的话题和联系,游戏再也不一起打,只有固定的早晚安和一些零碎的聊天。我每天睡醒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小号消息框,有一种寂寞的情绪涌上心头。

 

实话说,一开始想到寂寞这个词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随后我便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喜欢貂蝉的直白和率真,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的。

 

刘邦看着我继续发消息骚扰的动作,嘲笑道:“怎么,都拒绝过妹子一次了,还放不开手?”

 

“她需要我。”我笑道。

 

“这么好一妹子,需要你一个渣男?”刘邦说。

 

“你就知道她是需要‘我’吗,她需要的只是这么一个角色。”我转头,认真地看着刘邦。大概只有相似的人才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以及我们双方给彼此带来的意义,毕竟在刘邦看来我应该只不过是个缠着个错付情衷的妹子的混蛋而已。

 

尽管如此,他还是答应我以后七点喊我起床,提前给貂蝉说早安。

 

 

 

我主动的很勤快,哪怕偶尔收到她的寥寥几句新鲜事儿也很满足。总算,在认识貂蝉将近一个月的时候,我收到我对象说谈谈的消息。她没有给我地点,我不耐烦给她拨去电话,却被屡次挂断。我寻思这少女是不是又躲去哪里哭泣了,随手给貂蝉去了条消息告诉她今晚没法一起打游戏了。

 

在九点的时候,我终于接到她的来电。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哪怕环境十分喧闹我都能敏锐分辨出她微微颤抖的声线。唉,她又哭了。我挠挠后脑勺,从街角站起身,迎面着寒风问她在哪儿。结果她开口的第一句是:“你不要我这个完美情人了吗?”

 

我一愣,恍惚想起第一次我和貂蝉提起我女朋友的时候,貂蝉用语音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她满载着笑,却是略带讥讽的字句:“你女朋友可真完美情人。”

 

 

 

确实如此。我对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喝酒,不抽烟,不打电玩,不深夜归家。和闺蜜同学出去玩一趟都有男生要qq号,娇小可爱还懂事。乖乖女三个字套在她身上再适合不过,和我所有前任都不同。我第一次牵她手的时候,她都扭着头害羞想挣脱,随后却偷偷挠挠我的手心。

 

我对这个“三”来的女朋友很是珍惜,毕竟浪子能泡到贤妻是很有牌面的事情。直到貂蝉的出现,我才发觉我和她已经冷战两三个礼拜了。

 

可能是安慰自己对貂蝉是新鲜感作祟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对女友有良心上的愧疚,不管是哪种原因,都不影响我在寒风中开始奔跑。我重复问话:你在哪儿。

 

她开始啜泣:“你为什么突然要找故居酒吧的定位?”

 

“我帮室友找的。”我脸不红心不跳,抬头看了一眼路边指示牌,调头转向。

 

“你不是。你的备注,不是。”她继续哭,不停地反驳着我,最后质问着我的沉默,“你还来过,我找到......你留下的便利签了。”

 

“我没去过。”我登上公交投币,抬眼,车窗外的路灯啪地点亮。

 

 

 

撒谎的时候,我的良心一点都不痛,甚至对我对象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一丁点儿的厌烦。我不禁转换了貂蝉和我对象的身份,我直觉貂蝉在这种情况下,只会直接把手机抛给我,然后笑着问我一句:“喏,看你的小美女需要酒吧推荐?我可以帮她搜几所。”然后我装傻再哄哄她,她递给我一个眼刀,便算结束。

 

她向来就是这么纵容我。又或者是她聪明,知道掌控的分寸。

 

我确实给貂蝉搜过故居酒吧的定位,因为她说,她想来C市。

 

她是一个很喜欢情怀物品的少女。对,我只能用少女来形容她。奇怪的信纸、幼稚的假证件、小学同学的贺卡、满玻璃瓶的纸星星......我根本记不清她有多少这种玩意儿。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是,她进了精品店就出不来了,哪怕她压根不知道为什么要买。

 

秉承着“好看就买了”的原则,我经常收到她抱怨后悔的消息,然后骂她一句mdzz。

 

所以当她问我,有没有静吧推荐的时候,我是很意外的。我一直以为貂蝉是个很会玩的人,没有想到她连酒吧的门都没摸过。

 

“怎么,我的乖乖程度也压根不差你对象的喔。”她当时笑我,我也跟着假装听不懂任何暗示。

 

可我哪去过静吧这种文雅的地方。我问遍了周边同学,还顺带问了下街头的哥们,总算打听到了市区角落的故居酒吧。一听这个名字,我就觉得稳了,但我还是亲自去了一趟,听说那里有最漂亮的心愿墙装饰,也有只会唱悲伤情歌的人。

 

老板说,这个心愿墙还保存着四五年前的心愿,它只会越来越长,因为他不打算清除任何一张。他说他都快成一个小网红了,因为这让后几年来的人有一种寻宝感,特别是网友。

 

“那种时空交错、却走过同一个地方的感觉或许很特殊吧。”老板笑眯眯地看着我,看的我很不自在,放下了正在拍照的手机。

 

“要拍给她吗?”老板问我,表情像看穿一切。

 

我犹豫不过一秒,便抄起旁边的纸笔。要写什么成了比做决定还难的事情,最后我决定只写“29连胜的幼稚鬼”几个字上去。

 

她应该能懂,毕竟她最后一把连胜是因为来不及等我起床而断掉的。如果......如果她真的能看到这张纸条,在这拥有茫茫几千张便利贴的心愿墙上——

 

 

 

我下了公交,眼前是故居酒吧的招牌,闪烁着幽蓝的LED光。我兜转到后门利索进去,便看见我对象握着一瓶啤酒靠在心愿墙上,像是在注视什么。

 

我没走过去,只对她说:“别看了,回去吧,太晚了不好。”

 

“这是你的字。”她摸着那张便利签,没多说。

 

思来想去,我对象的人设也做的挺好的,实在是很难让人生气。她的眼眶分明红肿着,却没同我争执一句话。她总是一副懂事又犹怜的模样,好似我便是她的全世界。我深知这根本不可能,至少她是不可能的。我真的怕了,怕了这种重重心机的女人,因为我自己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口是心非。也许她这个时候在嘲笑我的到来,也可能只是想拎起啤酒罐敲爆我的脑袋。但不管怎么样,看到我来,她应该是比预期中要更高兴的。

 

“是我的,我写给貂蝉的。”我如实说道,没介绍貂蝉到底是谁。

 

“你陪陪我,好不好......”她开始哭。

 

真是加份的悲情戏码。但我不能把她丢在这种危险场合不管不顾。

 

 

 

我拉着我对象起身,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貂婵:你对象应该在哭,哄哄吧。

 

 

 

“她居然是千里共婵娟的婵。”我对象望着屏幕,笑着说。

“是我打错了,一直没改。”我沉默着看消息,随后回应道。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可里面究竟掺了几分真心,我怕是要丢个骰子看一下。

 

 

 

08

 

我打赌,在年底之前,韩信就要和他对象分手,而最近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哪怕他在上次的酒吧事件后信誓旦旦和我说要好好陪对象,再也不上小号联系其他人,我还是照常收到他的消息和游戏邀请。

 

他可能也没有那么爱他对象。他希望有的一直都是一个表面。那说到表面工作,不是我们这种彼此心知肚明的更好么?

 

“你好像在做三。”露娜是一直反对我们靠近的。

 

“我做的事情可从来没出格过,更没聊过任何暧昧。”我笑着摊手,做个鬼脸。

 

“你们都假装不知道罢了。”露娜动动眼皮,又看书去了。

 

我望着她悠然自在的身影,内心暗自叹气。我也很想他知道啊,我甚至有点想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打游戏,在他不来救我的时候狠狠踩他一脚。

 

虽然事实是,我从来不需要任何人救。我太能看清局势,不管是在游戏内,还是在现实里。

 

我从来不急功近利。

 

 

 

临近圣诞的时候,他突然找我说起大学的事情。我咬着蛋糕,十分诧异他居然还会思考这种事。在我的印象里,他的生活只有睡觉和游戏,也许还有上课吧,但是那可能对他而言只是换了个地方睡觉。

 

“你想考哪里?有没有目标,或者想学的专业?专业>学校>地区。”还好我在规划方面一直有过人天赋,很快就把我高考前那一套搬出来了。

 

“我要留在C市,但是要去市中心。市中心那几所,有点难。”他说。

 

“你想读什么专业啊,我给你.......”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学渣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我们专业是固定升上去的。是还有一件事想和你说,有家电竞俱乐部在签约训练生。”

 

我忽然觉着我握着手机的手十分冰冷,犹如寒窖。训练生,全国有多少训练生,又有多少人能站在那个舞台;哪怕站上了那个至高无上的舞台,甚至说夺取过荣耀,在四五年后,依旧会迷失在人海之中。我不想他去做任何根本不等值的事情,尽管这也是我的梦想。

 

“喂?你好好帮我甄选一下啊,别因为要去当训练生可能时间不多没法陪你,你就往死里给我说不好啊。”他笑着提醒一句,语气如常诙谐。可我似有无形巨手扼住咽喉,无法言说。

 

“......丢骰子吧。”我勉强笑笑。

 

“怎么,我做选择,你这么难受?”他立刻说道。

 

“你知道的,我想你去上大学,哪怕是个野鸡大学。但是,你电竞水平本身就高,还有这种梦想,我不好说什么。”我陈述着自己的理由。

 

“谁说过我梦想打电竞?”他笑,“你智障吧。”

 

“啊?”

 

“只是打电竞的话,离你近一点。以后比赛,你都可以来S市看。你最喜欢的N市也会有其他比赛的,我觉得挺方便。反正走哪条路,都对我没区别,你不是号称人生导师,听听你意见。”他继续说。

 

我轻笑,低声道:“做梦吧。”

 

 

 

不知道是说他,还是在说自己。

 

 

 

我蹭了快半个月才要到他的地址,就为了寄一份圣诞,哦不,新年礼物。

 

他十分嫌弃我送礼物的行为,可我就是想送。我决定送一个我自己做的手工过去,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破坏狂魔。

 

果不其然,当他收到给我直播开箱的时候,直接骂了一句靠出来,然后问我,貂蝉,你是傻的吗,一个枕套,你为什么能绣出这种像鬼一样的图案。

 

我擦着手尖曾经的伤口,努努嘴:“我又没绣过咯。”

 

“没绣过你为什么要绣?”他质问道。

 

“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新技能。如何,有没有觉得很刺激?”我把玩着新收到的水晶沙漏,翻来覆去,安静地看着细沙一点一点的滑落。

 

“有点吧。其实,”我听他欲言又止的声音,脑补出了他开箱的表情和宿舍起哄的场景,“我舍友说,绣的还行。”

 

 

 

连麦调侃已是日常,可我还是看不清他的眉目。他那副绅士的面具,从来没有摘下,我也从未撕破过。

 

啊——好想看看暴躁的韩信啊。我仰靠在摇椅上,对着手机思考要如何回复学长的邀约。好似也有快一个季度不怎么出门了,为了游戏放弃生活是个愚蠢的行为,人际还是得走在前列,这才是准则。我伸手抓起眉笔和散粉,眉头紧锁。唉,烦人的聚会。

 

 

 

“我等会儿要出门,先挂电话啦。”

 

 

 

09

 

我最近暴躁的可能有点明显,明显到班主任都问我是不是学习压力过大。

 

我立刻从极度震惊中回神过来,头忙上下摇摆似小鸡啄米:“心情不太好,成绩一直没上去,睡的也不是很好。”

 

班主任收拾着她的文件,随后问我:“是不是还烦心俱乐部的事情?”

 

“是。”我从来不问过程,比如班主任如何得知训练生一事,毕竟我们所有人要的只是结果。

 

“本来我想,对比高考的话你打电竞出路会更好,重要的是你喜欢;但你最近成绩突飞猛进的,我寻思你还是个聪明的孩子,走电竞可能有些可惜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的语气很柔和,像在客观陈述事实。

 

哪怕已经偏心到了南北极。

 

我内心啐了一口,面上不动声色:“我明白。也是最近有了学习的氛围,成绩才提高的比较快。”

 

“是高考总动员,还是恋爱?”班主任似笑非笑。

 

我跟着笑。我们这种职高的老师,一直是不管恋爱这种十分寻常的事情的,所以和她说说并非不可。只是这个说的对象,我脱口而出的却是和貂蝉的日常。

 

 

 

......为什么?

 

 

 

“只是因为她打游戏不喊你?”班主任用一种特别奇异的眼光看着我,随后摇摇头准备走人,“你们年轻人,还真是有活力啊。”

 

“老师慢走。”我挥挥手,望向窗外的夕阳,随后点开游戏。她在线,并显示“游戏中”三个字。我压住内心翻腾的无名火点开qq,照旧的一片空白。

 

 

 

她这样有段时日了。

 

消息回复的间隔越来越长,每次回复我的都是她在游戏里的见闻。不是说自己单机的人吗?为什么总是游戏打的不亦乐乎?为什么,每一次都不喊我?

 

我是个非常严重的疑心病,所以我胡思乱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知道我想的这些根本没有依据,与此同时我也明白我根本没有任何资格、权利、立场去占有她。可我快控制不住那种想要质问清楚她的情绪了,尤其是在她笑的死去活来给我发语音的时刻。

 

好似她的快乐与我无关。平时分明是我带着她笑的。

 

所以今天我爆发了。

 

我用命令的语气和她说,你tm玩游戏不能叫上我吗?

 

“咦,你这是居然是在求我的态度?”她在装傻,随后又笑了,以哄宝宝的语气继续说,“好啦,我晚上来和你打吧。”

 

 

 

我愣神,去翻了这几天的记录。原来这是我第九次和她说,和我一起打游戏。

 

我恍惚想起很久之前我拉她来玩吃鸡的时候,她说你怎么不找别的小姐姐。我说,可我就想和你打。那时候我说这话是哄骗,现在,它成真了。

 

我喜欢听她平静地说出他就是很厉害啊,也喜欢听她说你开车来接我吧。我喜欢听她说我东西都给你,也喜欢听她一声嗔怪别浪了。我还想继续听她尖叫和放肆大笑的声音,还想听她因为转慢视角郁闷的声音。她的细心和关照在游戏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神经。

 

完了,我居然只想和这只蛊惑人心的妖精打游戏了。

 

我真失败。

 

 

 

我希望貂蝉能够意识到这件事,并且多和我玩一玩。可惜她没有,甚至变本加厉。接下来的几天,她甚至有一天直接消失,让我们的火花灭了。

 

我还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我换了三四个号,她每次都和我抱怨一养出火花我就换号的残忍做法。

 

可这次呢?她不在意火花了吗?

 

我十分烦躁,并极度后悔没有要她的手机号。最后还是刘邦说道:“你打个qq电话给她吧。”

 

“.......再等等吧。”我拒绝了。

 

刘邦哼笑一声:“在网络上,我真是一点看不出你的焦急,哪怕你在这头已经气的在摔东西,那边还只是发过去一个句号。不得不说,你控制情绪的本领真强。”

 

“我不能让她觉得我很重视她,懂吗?”我不耐烦地解释着。

 

“为什么不能?”刘邦还继续追问。

 

“她太危险了,”我揉了揉眉心,若有所思,“浪子的第一直觉。”

 

我们的关系,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

 

 

 

终于我们爆发了第一次争吵,像一对情侣那样。最后她近乎是在电话中歇斯底里:“韩信,你无权管教我——在任何事情上。”

 

我差点忘记,她还是个活在叛逆期的小孩。让她不要在KTV通宵,等于不考虑她的感受,等于压抑她的性格。

 

我沉了声音:“如果你能回头听听你昨晚给我发的一大堆语音,你可能就不会这么和我说话了。”

 

毕竟和昨晚我的恼火比,现在的我已经平静很多了。那些语音里混杂着男女的笑声和大闹声,还有玻璃杯相撞的声音,各种放肆的言论与歌声蔓延着整个空间。我没法往下想,我尽量在相信她。我当时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闯去那个KTV,把她从灯红酒绿拉出来。

 

“这是我的私生活,你为什么要管?”她冷笑,“还是说,你已经闲到这种地步了吗?是你对象太过乖巧,让你失去掌控的欲望了么?”

 

我被她活活气笑。不过是恶毒的话语,撕破面皮,谁又能比谁好看?我学着她冷笑反击:“我和你一场朋友交情,如今看你放荡不羁真是痛心,说你几句还要被扣帽子,当真是貂蝉女神,惹不起惹不起。”

 

“我们不过是打游戏的交情。”她说。

 

“可最近我们并没有打游戏。如果不打游戏,就别再联系了。”我不假思索。

 

“你说的没错,你是个离家出走的浪子,总要回家的。”她沉默许久,忽然噗嗤哼笑一声,不再说话了。我只听见她那头窸窣的声响,却再也听不见她任何哪怕细微的、属于她的独特声音。

 

她的安静,向来让人害怕。

 

 

 

晚上我收到了对象的回复,和刘邦击个掌,宣布自己回归单身。

 

可我不知道要如何给她说这件事。表现的太开心,会让她觉得不对劲吧?刚吵完架,她的气消了吗?

 

算了,先睡吧,明天就能收到她的早安了。

 

 

 

10

 

我和韩信的关系很僵了。我指的是彼此心知肚明的那种,并非是面上的。

 

表面上我们依旧和和气气,但是除了打游戏再也没有任何话题。连麦不过是游戏的需求,我逐渐懒得说话,专心钻研技术。

 

喜欢他的妹子还是不少,我每天都能见到。每次我和韩信说点什么的时候,那些妹子也会跟着说几句,仿佛在和我暗暗较劲。我觉得可笑,索性话越来越少,尽量和另一个老哥聊天。

 

比如今晚又碰到一个。

 

“喔,对了,我明天没课。”我想起来刚收到的老师出差通知,便和韩信提了一声,快速转动视角搜房去了。

 

“我也没有,一天都没有。”今天的妹子立刻接话。

 

我心情复杂,一句话都没说。我说这句话是因为每天都是韩信主动找我打游戏,而我基本上要他等我到晚上才行,怎么在这位小姐姐的衬托下,像极了后宫争宠。

 

我对这毫无兴趣。如果我想要,那我一定会要正宫之主的位置,给他解散三千佳丽,只能爱我一个。

 

“好,那明天早上打吧。”我听见韩信这么说着,屏幕上就跳出他嘣掉一个人的提示。

 

“如果我能起来的话。”我特意膈应他。

 

“起不来就算了啊,晚上我们再打。”他随意道。

 

 

 

这话出乎我的意料。他在迁就我,这还是头一次。

 

 

 

今天的妹子似乎有些不同。她很黏着韩信,不过她在打到三四把的时候,直接闭麦了。

 

我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自己今天和韩信聊的已经足够正常还频率很少了,她难道是觉得融不进来?

 

天底下怎么会有我这么好的人,居然在担心自己情敌的处境。

 

“你怎么不担心一下你自己。”露娜在纸条上写字,递给我。

 

“我为什么要担心.......他有对象啊。”我闭了麦,满脸疑惑望着露娜。随后我便明白了,我竟然也能如此平和地讲出这句话了。

 

兴许——我对他已经不感兴趣了吧。还会心动,却再也不会发芽。我这么想着,却很快败下阵来。

 

 

 

“貂蝉?”

“貂蝉,貂蝉?哎,貂蝉怎么不说话了。左边,左边有人。”

“155方向,树后面,一枪两枪倒,貂蝉去哪儿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在任何细节上,总是能体现出你对我的关照?细节最为撩人,我也难逃一劫。在遇见韩信之后,我才发现我原来有这么讨厌滥情的人。

 

我在内心反复告诉自己,他不适合我,我们无法走到最后。以前的我嘲笑着“真爱至上”和“我能有什么办法”论,现在感同身受只能沉默。

 

唯一的好处是,我早已冷静透彻到骨髓里,我的理智还能支配我的所作所为。

 

 

 

“我回来了。”我佯装什么都没听到,笑嘻嘻开麦,“刚才泡茶去了,你们打到哪啦?”

 

 

 

这个妹子有点得寸进尺。

 

我转着视角,一言不发。可能可爱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吧,毕竟我没法站在男生思维角度去探讨一下对一个乖巧黏人声音还甜甜的妹子感觉。

 

现实已经过的很累了,网络上就随性自我点,这本来是我的准则。但是遇见韩信后,我已经不知道压抑多少次了。后来我才晓得男生喜欢的都是黏人还吃醋的妹子,不过那都是后话。

 

 

 

“韩信。”

“我在呢。你说。”

 

“韩信,韩信。”

“我在的。”

 

 

 

诸如此类的对话着实不少,我观战着,鸡皮疙瘩都起了满身。

 

他的语调太轻柔了,好似在安抚受惊的小鹿。事实上一个游戏而已,更不说他们周围连人都没有。我甚至好像还听到“宝贝快上车”的字句,下意识咬紧唇,内心翻江倒海。

 

 

 

相关的事情也还有很多,这妹子掉线后他特意退出去去陪;一天没回他消息他念念叨叨;优先帮她捡东西——分明他们昨天才认识。我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领会到“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的深刻理论,终究和我这种“嘿到最后了,我冲出去当个靶子吧”的人不一样。

 

她是需要保护的那一个,而我早就在千锤百炼中锻炼出钢铁般的躯壳。我记不清我为什么会变成如今模样,我只知道没有人为我的任何不开心而买单,我需要做的只是维持他人喜欢的模样就好。

 

我独立自强甚至有点好强,我从来就不需要他。

 

 

 

十二点了。今天的游戏时间结束。

 

我坐在黑漆漆的房间内,第一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暗恋的心情太过揪心,这不应该属于我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先前所有的想法都不过是嘴上逞强。我实际敏感多疑还任性,和所有小姑娘一样,只是在等一个明白自己、会爱护、珍惜自己的人到来而已。尤其是宝贝两个字,不能再过扎心。

 

 

 

“你以为她和那种嘤嘤嘤求带的妹子一样吗,她做她自己,挺好的。”

“丢掉你那幼稚的好奇心好吗。”

“那我给你改备注小孩子?”

“看到没区别对待,别人都是主动找我打游戏,只有你我是主动找的。”

 

 

 

他都是在放屁吧。就和他亘古不变的对象和不停改变的陪伴的他的情人们一样,他对我的新鲜感已经消退了。

 

我扶正自己的醋坛子,然后想起,他会喜欢的始终是“乖巧懂事”的那一类。

 

 

 

11

 

貂蝉可能觉察到了什么,也可能没有。她像个迷失的旅途者,乱入般闯入我的世界,再一点点随着前路走去,痕迹一点点消淡。

 

我有点想抓住她,可我又不太敢。

 

以前和我提出火花还有船的要求的她,现在在我改完“一列表火花但是没有船”的个签暗示后都不为所动;当我问她你昨天和xx玩到凌晨几点,她都不问我为什么知道。她仿佛排除我的所有关注,慢慢消磨我本就不多的耐心。

 

我们都是那种,只要你踏出一步,剩下九十九步就能奔跑过去的人。

 

应该吧?

 

刘邦让我继续去主动找她,我没这么做。我想她只是不再需要我了,毕竟我们彼此的定位一直是双方的需求品而已。只是这个需求品,是我最心动的一个——尽管我从来不表现出来。

 

我真的舍不得放手。我有很多情绪,我不想让它们在最终归于平静。可是这第一步,我没法踏出去。我说不清我为什么会喜欢貂蝉,我更说不清貂蝉是否也对我有异样的情感。

 

我照旧加了很多妹子,沉溺在各种温柔乡,保持着随手就撩的习惯。我对外还是说得很明白,我有对象。尽管如此,那些妹子还是会倒贴上来。透过她们,我还能看见貂蝉曾经和我共处过的时光:她是真的最独特的那个,她没说错,她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能得到的又是什么。

 

我一开始是不相信她对她自己的相关描述的,但我现在相信了。她在现实中确实应当是带着光的模样的,她优秀、和善、温柔,还很可爱。她独立自强,却透着小姑娘的那股执拗。

 

我从来没发现原来我也这么有文艺细胞,好似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能套在她身上。

 

 

 

最终,以我和她每晚固定打三小时游戏作为结局草草收场。她不再与我分享她的生活,我们的话题固定在每一个游戏的场景和突发事件中。我不再只把事情和她说,她也不再太上心和我相关的事情。

 

我很满足,但也不够满足。

 

 

 

后来我顺利毕业。

 

几乎全班都对我刮目相看,谁让我一反常态地在好好读书。事实证明,我是很聪明的,要是有基础,大概一本都能稳上。

 

我望着睡了三年的校园,突然想好好走走。我记得貂蝉说她大学毕业的时候,想从幼儿园到大学拍一套成长的照片,为此我特意去自学了一下摄影,虽然才刚刚入门,但我想兴许够格了。

 

毕竟我对那么多事情都没兴趣,能学到这个程度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对着学校落光的树荫道拍了一张,给她发过去:“我考完最后一门了。”

 

她回复的很快,却是淡淡一句:“恭喜毕业。”

 

我十分舒心,给她拨了个电话:“还有个好消息我想告诉你,我已经是训练生了。”

 

她声音明显一顿:“挺好的。最近有比赛吗?”

 

我笑她:“训练生哪有那么多比赛给你打,打的都是以前的。”

 

她也跟着笑:“我还想去现场给你加油一下,没看过你现场打游戏。”

 

我突然不知道要如何接话,干脆不说话了。她那边有很微弱的钢琴声,断断续续的,像是初学者。我想开口问她是不是她在弹,又硬生生憋回去了。她说过她想学,但一直没时间。

 

我们的关系还挺脆弱的,我这么想。

 

我打开摄像头,给她直播我走过的地方。我想起来在一年前的某个网吧,我也是给她捣鼓了一通宵的电脑远程直播演示,只为了她想看我打端游的吃鸡。

 

历史惊人的相似,只是这次换我想给她看看风景。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在看,但我听到耳机传来了钢琴联奏的声响。我隐约分辨出I’ll follow you,她很早就分享给我的一首歌。那时候我和她说,我没共鸣,不作评价,可在此时此刻,我有点明白她说的情怀是什么意思了。

 

夏蝉都不再恼人。

 

 

 

我突然问她:“貂蝉,如果我去N市比赛,你会来看我吗?”

她沉默好一阵子,钢琴清脆的尾音停留在静谧的空气里发酵,最后变成泡沫消逝。

 

 

 

我太清楚这是有关于什么的表现,正如当初我给她发了一堆记录和她分析女生想撩一个男生用的是什么套路。虽然我听她笑着说学不会学不会,却总觉得里面还蕴含几层意思。我没有细猜,身边的莺莺燕燕太多,我也没必要去细猜。

 

我恍惚发觉,她陪我已经走过了整整一年。新人来去,但只有她一直在我身边。可能热情,或许冷淡,她始终离我不远。

 

身为一个朋友,她做的足够好。

 

 

 

——————————————————————。

想了想开车专门放一篇吧,字数比较多,也省得来翻这篇的评论链接,今晚之前能出。

 

 

 

评论(8)
热度(29)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