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雷凯】

入邪教也有阵子了,不能白嫖了,交个党费吧。不知道写什么,随便搞了个片段。

摸个校园pa。同桌设。

 

 

鲜有人知其实凯莉同学的游戏打的不怎么好,唯独雷狮不能再清楚,尽管他说出去的话多半会被人当成疯子看待。

 

没法,凯莉可是风靡整个学区的知名电竞少女,在各种游戏里都有十分亮眼的成绩。也许登顶的次数较少,但并不妨碍她的吸粉能力。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网上有一个她的视频向来点击率居高不下,是他们本学区的王者荣耀的四强总决赛。

 

视频里的凯莉,用着貂蝉这个英雄,在并不貂蝉强势的s8版本下,利用地形和草丛以及兵线,打出了一波完美五杀。视频左下角插入的还是凯莉当时的现场表现:清秀面容上毫无波澜,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轻松——毕竟实在是没法让人忽视她嘴角那根不停转动的棒糖。在五杀完成后,咱们的凯莉小姐好似才发现镜头的准焦已经锁定了她,随后她便眨眨眼,噗嗤一声笑开了:“都死啦。”

 

稍微关注一点凯莉的人都能知道,凯莉对赢的渴望和骄傲。不论是赛前的狠话还是赛中毫不留情的暴打,亦或是赛后属于胜者的善意嘲讽,都能完美诠释出凯莉对“战斗”的认知。直来直往的战斗风格总是比猥琐流要更热血和让人欢喜的,而凯莉在镜头面前的表现更是让粉丝替她冠上了“小恶魔”的称号。雷狮不止一次问她你是很满意这个名号吗,凯莉总是耸耸肩告诉他无所谓。

 

“毕竟,在你眼里,我的出手总值得称上恶魔两字吧?”

 

“如果你说的是那次四强赛,算不上,万分之一都没有。”雷狮嗤之以鼻。

 

当天雷狮也在场,作为参赛选手。他肯定了凯莉确实有一定的操作,但并没有跟随网络的大流觉得凯莉有多亮眼。这姑娘打的不过是一场精彩的卖队友,也值得门外汉赞叹“超逆风五杀天才少女”,这世道怕是要变。别人看不出凯莉每场比赛的小心机,雷狮能琢磨个通透。

 

“为什么没有,你比赛五杀一个给我看看?”凯莉笑着,翻箱倒柜开始找指甲油,“有些人呀,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请问凯莉同学拿到了QG俱乐部的训练邀请函么?”雷狮靠着墙,双手抱臂,整个人慵懒的很。

 

“我觉得我去拯救一下AS比较好,你觉得呢?”凯莉不答反问。

 

“你那都是我玩剩的。”雷狮哼了一声,往外走,“周末荒野记得来。”

 

凯莉扭头瞧他背影,抬手比出手枪,瞄准:“biu。”

 

“打准点,”雷狮遥远的声音传来,“你那一次倒是挺恶魔。”

 

凯莉呸他一口,背身过去。

 

 

凯莉知道雷狮说的是哪一次,应该是她刚玩荒野行动不久的时候。

 

凯莉确实游戏打的不怎么好,她还可以的操作都是靠时间堆砌起来的,虽然聪明也占据了一定成分。所以在刚玩荒野行动的时候,凯莉常年面对的都是“对面在哪儿”、“我怎么死了”、“谁在打我”等等一系列呆萌问题。

 

在雷狮每天吃鸡不断的大环境下,凯莉死活都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去玩了荒野行动,更是十分坚定的拒绝了雷狮说打把试试的想法。

 

哪怕她知道,跟着雷狮打一把,她的水准肯定能突飞猛进。她太聪明,这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就另辟蹊径先——苟着。

 

躲躲藏藏其实不是凯莉的性格,但为了赢只能忍。终于在一天半夜的时候,凯莉发现前面有个在挪动的人,往她这边靠近,那个人明显是被击倒了,只是没有立刻死亡。

 

捡个漏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凯莉二话不说换上M4A1,考虑到自己的夕阳红枪法还特意跑近了几步。

 

.......。

 

凯莉咬牙换弹:“怎么突然没子弹了。”

 

.........

 

“这枪有问题吧,换冲锋。”

 

.........

 

凯莉一步一步往前挪,而那个人也离她越来越近。这八枪居然一枪都没有打中这个残血的人,凯莉总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假的。

 

雷狮充满讥讽的声音恰时在耳畔响起:“我靠,这有个傻子,这么近都打不中。”

 

凯莉扭头望着紧皱眉头的雷狮,咬了咬唇。

 

雷狮没注意到凯莉的视线,继续对队友说话:“你快来扶我,他打不中,我还能活一会儿。”

 

凯莉返回游戏,打开倍镜,内心默念一、二、三,然后按下开火键。

 

砰地一声巨响,屏幕上出现期待已久的蓝色光焰,熊熊烈火腾起,伤残人士的尸体已经变成了盒子。

 

雷狮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用余光瞄着凯莉的神情和她稍微有些反光的屏幕,随后痛快似的说道:“靠,总算中了。”

 

“看上去,咱们的雷狮天王,也能意外死了?”凯莉见状,笑的欢腾。

 

“拜凯莉同学所赐,”雷狮晃了晃手机,“连射都不会开,活傻了么?”

评论
热度(49)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