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叶橙·清水糖】三分之二(6)

上期:三分之二(5)

最近情绪一直很差劲。听了很多难过的歌之后有点调整回来了(??),扒了一个婚礼歌单,希望能把自己未完成的寄愿描绘在他们身上。

“我是你爱的我,你是我爱的你。”

 

时间线:十二赛季

 

 

苏沐橙退役得自然而然。

 

然后她决定去买只猫养,以补偿年轻时候未成的愿望。她还清楚地记着当年在嘉世的那个小家伙,最后被好心人带走领养时看她的弱弱眼神。

 

这眼神挂在苏沐橙心上,一挂就是八九年。

 

她总能想起很多个无能为力的时刻。只不过苏沐橙到底也是一笑了之,继续朝前奔跑。正因为不够强大,才会有无奈的时间段,不是吗?

 

叶修深以为然,并且双手赞成苏沐橙这个十分英明的决定,并且隔天就手捧一只小猫敲开了苏沐橙的家门。

 

“啊.......”苏沐橙略微有些惊讶,垂着脑袋看着叶修掌心里的小奶猫,随后便嗔怪起来,“怎么也不给它弄个小篮子,着凉了怎么办?”

 

“失误,失误。”叶修笑道,虽然并不能听出任何的道歉意味。

 

苏沐橙无奈瞥他一眼,侧身让叶修带着猫进来。她很早就买好了一整套的猫用设备,现学现卖了一下自己网上看到的护猫知识,倒是把叶修晾在一边了。

 

“我说,沐橙啊,”终于还是叶修先捺不住性子,“你不给它取个名字?是只母猫。”

 

苏沐橙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柔柔地笑了,声音也跟着轻下来:“没想好。”

 

“真果怎么样?”叶修问道。

 

“真果?”苏沐橙扬起眉,有些哭笑不得,“好奇怪的名字呀。这不是个小姑娘嘛,为什么要起这样的名字啊。”

 

“真果怎么就不小姑娘了,”叶修啧了一声,倒是有点急起来了,“这不是想到你最爱喝的真果粒嘛!”

 

苏沐橙抿唇点头,算是默许了。正当叶修松口气的时候,苏沐橙一个“你有问题”的眼刀就递过来了,字句都溢满笃定:“你很不对劲。”

 

“我怎么不对劲?”叶修恢复以往懒洋洋样子,起身打量一圈苏沐橙的新家。自从苏沐橙搬家后,叶修就很少来了,更不说进来看看。每次能视频解决的就坚决不动腿解决,实在不行也是门口匆匆说一两句就走了。

 

“直觉。”苏沐橙狡黠一笑,双手背身,一蹦一跳地走了,让叶修回首一愣。

 

叶修恍然看见当年那个个头还堪堪到他肩头的小姑娘,面容逆着光, 在嚷闹着什么。

 

叶修努力地回想,除了苏沐橙笑起来的轮廓,别的他都记不清了。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叶修送完猫后,坐地铁去了一个新开的酒店,进入了B709包厢。

 

 仿佛是进入了对角巷,包厢里还有一个小房间。叶修推开门,环视了一圈面色各异坐在沙发上的人们,先是笑了:“怎么着啊,这么大动干戈的?”

 

楚云秀挑拣着瓷碗里的瓜子,随手送入口里就是一个嘎嘣脆,笑瞥叶修一眼,学着他的语调回话:”怎么着啊,你要拱我家白菜,还不让我跑来?“

 

“如果不是夏休期,大家都有心无力。”喻文州也接上话。

 

“我真切怀疑老叶是故意挑的夏休期,”插话怎么能缺少黄少天,他刚从洗手间出来就凑到叶修身边勾上肩,挤眉弄眼,“为的就是让我们羡慕他!”

 

叶修笑道一句少贫,随后便看向魏琛。叶修要求婚这件事原本只有方锐、魏琛和唐柔知道,这会儿来了这么一群大男人,甚至楚云秀都来了,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魏琛能干出这种“好事”来了。

 

“老魏,我要的可是军师啊。”叶修说道,第一次带上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

 

最早叶修是准备直接开口求婚的,毕竟他和苏沐橙关系摆在这儿,也相识这么多年,流程和形式都不重要。这种想法一经出口就被方锐按了下去,还遭受了方锐几小时的侃侃而谈。

 

叶修发誓,倘若不是因为想要沐橙开心一些,否则他绝对会在中途打断兴致勃勃方锐不止一次。这些东西和叶修从来不搭架,甚至可能边都不沾。

 

但兴欣总有人懂,比如唐柔。而且叶修也相信,唐柔是个很好的人选,尤其在守口如瓶这件事上。

 

于是,叶修求婚计划小组就这么成立了。

 

“叶修,我告诉你,你这件事居然都没给我知会一声,我已经很生气了好吗,”楚云秀架着手,一副质问的神情,“我不配当你军师吗?难道还有比我更了解沐沐的人吗?”

 

“你口风紧?”叶修说道,“怕是说漏了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太熟不好。”

 

“我肯定不会。“云秀随口应声,气势弱了点。

 

“可以走婚介公司吧?“李轩提议。

 

”你想什么呢,第二天就上报纸吧!不,我打赌,以老叶的名气,肯定当天就能上新闻!“黄少天率先否决。

 

”可能有人不认识老叶,但没有人会不认识沐姐姐!哎呀,叶修和沐姐姐,那是我从小就听到的传说啊........"方锐紧跟其后。

 

“得了得了,都别贫了,”叶修打上终止号,“说正事儿。猫我已经送出去了,下一步要怎么办?”

 

楚云秀神秘一笑,头昂的老高,就等叶修亲自过来好声好气的问了。

 

叶修无语,双手高举,以表投降。

 

 

 

 

苏沐橙和真果的小日子过的不错,真果看起来也比初来时活泼了很多。在几个月后的某日,叶修看向墙上指针都要拐去二了,深刻怀疑起自己这个男朋友的位置能不能坐稳。

 

“我说,沐橙,该吃饭了吧?”叶修往阳台唤了一声。

 

“没啊,真果不饿,我也不饿。”沐橙笑盈盈的声音传来。

 

可是我,饿了啊。叶修惨兮兮地想,随即起身准备去冰箱翻翻有没有泡面。没想到,苏沐橙抱着猫就从他身后走过回房间去了。

 

叶修跟上去探头探脑,最后发现真果回房间吃饭去了。

 

“她不是不饿吗!”叶修控诉道。真果不饿要晒太阳,苏沐橙就一动不动陪着它;结果她现在饿了,苏沐橙就得回来给她加猫粮?

 

把我女朋友当什么呢这是!叶修愤愤。

 

“你和真果较什么劲呀,”苏沐橙拿着小铲子,头都没抬一下,“上一次你吃苏修修的醋,这下还要吃真果的醋?”

 

苏修修。这个好像蛮遥远的名字,一下就让叶修年轻时的记忆鲜活起来。说来叶修还想感谢它,要是没这只猫,叶修不会意识到他已经在乎苏沐橙到了一个越界的地步。别说是猫了,就算是牛魔鬼神,叶修的醋也照吃不误,只不过是开口和不开口的区别而已了。

 

那时候也是年轻气盛,吃醋都会表现在面上。到后来,叶修发现苏沐橙不走了,也就不和小年轻较劲了。再然后,顺理成章的夺冠,顺理成章的在一起,顺理成章的......要吃真果的醋。

 

“怎么就不能和猫吃醋了,我女朋友都要被她夺走了,我还不能抗议一下吗?”叶修倚在门框上,扯着个嘴角,语气里溢满无奈,甚至让苏沐橙听到一点点撒娇的意味。

 

苏沐橙有时候想,是不是男人越谈恋爱就会越小女人,现在看来可能是的。

 

“叶先生是需要哄,对吗?”苏沐橙眨眨眼。

 

叶修忙连连点头,站的笔直,像等待检阅的士兵,把沐橙逗得开怀。

 

苏沐橙一蹦三跳来到叶修面前,双手搭上男人的肩,轻轻踮起脚,对准唇就印了上去。虽然仅仅只有三秒,叶修望见苏沐橙眼底尽是温柔的光以及一丢丢调戏。

 

老干部回过神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笑嘻嘻跑掉了,留下叶修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好一阵子,搓搓手,看看猫,挠挠头。这个哄的方式很正常,又很新奇,还很......甜蜜。

 

叶修忽然抱起猫就往外走。真果明显被他吓了一跳,哀嚎起来。

 

刚围上围裙的苏沐橙只好扭头,拿着锅铲:“又怎么啦。”

 

“我们去照相吧,带上真果。”本来想说什么的叶修看见苏沐橙,一时哑火,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此时的苏沐橙太像一个贤妻良母的样子了,叶修甚至觉得就是属于他的贤妻了。他特别喜欢沐橙脸颊边的两缕碎发,能随着她的表情和动作随风舞动,每一次都正好敲在他的心尖上。

 

“带猫照相?”苏沐橙捎起八字眉,轻笑一声,扭头准备开煤气灶,”照什么?“

 

“修,橙,真果。”叶修说道,说到“真果”的时候小奶猫还跟着嚷嚷了一声。

 

“........”苏沐橙没说话。

 

叶修忽然有点紧张,他好像是把事情想的有点理所当然了。因为从来都是他去哪儿,后面小丫头总会跟上的:“呃,我是说,如果你觉得早了,也没关系.......”

 

“你先把猫放下,你弄疼她啦。”苏沐橙折身,一本正经道。

 

叶修受到会心一击,十分沮丧地放下了猫。真果喵喵几声,立刻跑向了苏沐橙。

 

苏沐橙笑着抱起真果,顺手抚上了小猫的白毛:“还是明天去吧?民政局五点就下班了,有点远啊。”

 

叶修又愣住了,随后他明白过来,无奈又松口气地摊手笑了。小姑娘越长越大,自己已经拿她没有任何办法了。

 

而叶修的表现,早把苏沐橙的心情推上了顶峰。她哼起不知名的歌,将真果搂的更紧了一些。

 

 

 

 

事后,叶修求婚小组发起了剧烈抗议,几乎要将叶修的qq给敲爆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黄少天,一刷就是一满屏,偏偏还都是有意义文字,让苏沐橙看的十分费力。无非就是质问叶修为何草率求婚,为何不和小组打个商量,为何不按计划走。

 

“呀,你居然有求婚小组的啊?”苏沐橙敲着键盘给黄少天回话,还不忘逗逗叶修。

 

“这不是之前想给你点惊喜。”叶修说。

 

“那怎么没用呢?被真果气傻了么?”苏沐橙笑。

 

叶修寻思这丫头还真是变本加厉,可惜只能由着自己老婆去了,只好小声道:“是被你的一个吻给征服了。”

 

果不其然,苏沐橙嗯哼了一声,便有些害羞的没有再说话。倒是叶修心情愉悦,继续叨叨起来:“我也用了他们的计划啊,这只猫就是。”

 

“修成正果,恩,我觉得寓意挺好的。“

 

”我也觉得。“苏沐橙弯弯眸。

 

 

 

黄少天在蓝雨训练室里发出一声哀嚎,随后立刻转了电脑屏幕给喻文州看:”队长!!你看这个语气,不会是苏妹子回答的吧??“

 

喻文州转了一下笔,佯作思考过后给出了答案:”不出意外的话,是她。“

 

”可恶的云秀,居然出卖我们!“黄少天大声嚷嚷,嘴角却扬的老高,也没有半点要打电话投诉的意思。

 

 

”黄少天,我建议你,不要再给别人出馊主意啦。当你送猫和取名的时候,我就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喔!“

评论
热度(63)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