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品种。除标注点文或其他都是会产粮的tag。

自娱自乐,随性自我。
我爱每一颗炽热的心。

【信蝉】春夏冬

50篇信蝉计划[5/50]。

把原先的设定改了一下,有小惊喜在里面。顺便给卷毛太太打个call,看到她的粮之后我的出锅速度比小窗回她的速度还快...。

希望大家能喜欢。

 

  

 

01

 

韩信是X校有名的小霸王。

 

这个霸王称号还是罕见的褒义词。作为X校唱跳社的社长,韩信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当然这和他出色的舞台表现力与撩得一手好妹不无关系。好在韩信的成绩始终在中游徘徊,校领导将“教训”他的利弊权衡了一下便选择对他睁一只闭一只眼了。

 

所以韩信便有了白天溜出校的“特权”。

 

韩信利索地翻墙出校,哼着歌朝校门口对面的小巷走去。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七号,按照往年的惯例,应该是S校的校庆日子。

 

说来S校和X校也是有许多不得不说的故事。首先两校之间的距离只隔着一条长长的小巷子,其次两者都是市重点高校,每年的招生大会都仿佛是无声的战争。两校的学生也比较争气,看见对校的便是呸呸呸,阴阳怪气冷言冷语更是少不了。要说两校唯一的交流,那大概就是每年能够“和谐”的比较一下看谁的学生考到的一本比较多吧。

 

韩信从高一起就觉得这种行为极度幼稚。他眼里只有S校的美女们,哪还有什么母校荣誉感。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在S校男生普遍是矮冬瓜的状况下,韩信自然有自信俘获少女们芳心的。天时地利人和,干嘛特意去破坏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呢?

 

就是可惜啊,S校的女生们比较同心,只送他一个韩跳跳称号,并没有进一步发展。

 

气馁不是韩信的风格,所以在这个校庆的日子,韩信决定再试一次。

 

 

 

S校的校庆韩信当然进不去。不过往年校庆都是在操场开的,韩信只要在校门口的小广场上跳舞,S校的人自然能一览无遗。可惜天公不作美,当韩信来到S校门口的时候,回应他的只有呼啸的寒风。

 

“怎么搞的,今年在室内开?”韩信拢了拢围巾,吸了吸鼻子。冰凌扑愣扑愣刮过韩信面颊,他抬头一望天空,下雪了。

 

“靠,真倒霉。”韩信低声咒骂了一句。此刻爬墙回校显然不现实,韩信可不想自己落地后脚一滑后脑勺着地。两校附近堪称一个荒郊野岭,没有奶茶店也没有肯德基,借地取暖的想法也很快被韩信自己打消了。像是认命般叹口气,韩信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戴好,按下大衣内mp4的开关,悠然地跳起舞来。

 

Mp4随机的第一首歌节奏不快也不慢,恰好是韩信最近正在练习的曲目。在细雪触地即化的地方,韩信倒是不敢做地上动作,只能太空步滑动,转个圈,蹦蹦跳跳罢了。踩着节奏,韩信突然觉得蹦跳好玩极了,便左右摇一摇,再蹦个一二三四,滑步转个身,再来一次。

 

不转不要紧,一转出了事儿。

 

就在韩信即将转出小广场的时候,他看见S校保安室门口有个女生手捧着红薯,正往这边看。她穿着厚厚的天蓝色羽绒服,戴着黑色猫咪口罩,脖子上还挂着条拼色围巾。黑色长裤与长筒靴,就算是在寒冷的冬天也掩盖不了女孩的姣好身材。韩信一咽口水,心动值骤然飙升。

 

韩信用光速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有没有出格或者比较丢脸的举动,在确认没有后率先走过去预备搭讪。哪知道刚一走近,女生便主动地摘了口罩,似笑非笑地先发问了:“韩跳跳?”

 

女孩呼出的热气凝成水雾飘散在空中,稍朦胧了韩信的视线。韩信的第一想法是她真好看,第二想法还是她真好看,第三想法就是平地惊雷,差点惊得韩信一个失态跳起来。

 

这是S校校花,貂蝉啊!

 

那个人缘颇好的超级学霸,笑起来像娇艳玫瑰的貂蝉小姐姐啊!

 

貂蝉肩臂处未摘的学生会袖章印证了韩信的猜想,韩信寻思今个儿是撞什么鸿运了,竟然遇见女神了。虽然只是字面意思的女神,那也是女神不是嘛!

 

韩信打赌一块糖貂蝉绝对知道他是谁,也觉得貂蝉知道他其实认识她,但韩信还是酷里酷气地装作不认识貂蝉:“恩,是我。你是?”

 

貂蝉是传说中的好脾气,也不恼,和和气气地说着,还向韩信伸出手:“我是貂蝉,S校学生。”

 

她的自我介绍让韩信很舒服,韩信便也绅士般握住她的手,蜻蜓点水后就松开了:“早有听闻,你真的很好看。”

 

要如何撩妹?韩信心得大概可以出书。

 

果不其然貂蝉笑了。她说:“谢谢,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如你所见,跳舞啊。”韩信说。

 

“只是跳舞吗?”貂蝉问道,声音很轻柔。

 

韩信有种被看穿的错觉,心底咳咳几声,面上一本正经:“我们学校门口没有这种小广场。”

 

韩信心得之一:不能被妹子牵着走。

 

韩信抢在貂蝉开口前话锋一转,率先发动攻击:“倒是你,不去参加校庆么?我想你应该是有节目的。”

 

“.......”貂蝉有些尴尬,眼神东转西撇,最后坦诚道,“我想吃红薯了。”

 

韩信:.........

 

为了一个红薯就偷偷溜出来对节目不管不顾实在不像是学霸校花的作风啊。韩信还在内心感慨着,貂蝉的下句话就要把他血条清零了。

 

“而且我也想来看你。有同学说,校门口有个傻小子在瞎蹦跶——”貂蝉眨眨眼,尾音拖得老长老长,“足足半小时呢。我想会不会是隔壁的韩跳跳?还真的是你呀。”

 

傻小子?瞎蹦跶?韩信的眉一跳一跳的,嘴角还挂着酷拽的笑。

 

韩信发誓,如果他知道这是哪个煞笔玩意儿在他女神面前说的,一定要把他头都打爆。

 

“那是舞蹈,不叫瞎蹦跶。”韩信义正言辞地表示。

 

“我要说你是瞎蹦跶,你觉得有几个人不信呢?”貂蝉笑着。

 

韩信觉得这女人是虚伪,真的虚伪!明明口气里满满都盛着威胁,面上还是无辜又灿烂的笑容。

 

殊不知,此刻貂蝉内心也在暗骂:叫你装,叫你装,今天就要好好收拾你。

 

韩信脑子也是灵光,为了自己的名声不被这个小巫婆败坏,他直接开门见山问了:“你要我做什么?”

 

“做我男朋友。”貂蝉回答的利落爽快。

 

“哦,好。”韩信应声。

 

一秒。

 

两秒。

 

三秒。

 

貂蝉笑了:“看来这笔交易我不太划算啊。”

 

四秒。

 

五秒。

 

“什么??做你男朋友?????????”

 

 

 

02

 

原本韩信也觉得这笔交易划算极了,自己白抱了个隔壁的校花,每天养养眼,好极了。

 

但在第三百八十六次分手被拒绝后,韩信提着一堆购物袋晃晃悠悠地走在街上,十分后悔自己的口比脑快。

 

这女人,压根不是人啊!韩信望着前面的窈窕背影,在春寒中打了个哆嗦。

 

把他当男朋友用,却从来不给男朋友的待遇!至今为止整整三个月过去,韩信连貂蝉小手都没摸到。而且貂蝉内外反差太大了,韩信除了感慨都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干什么呢,腿这么短啊?”貂蝉捧着奶茶,回头嫌弃了一下韩信的速度,一个皱眉便把两个购物袋拎回手上,“呵,还要女人帮你提东西,你太差劲了。”

 

韩信:???

 

这不是你的东西吗?韩信张张口,话还没跳出唇齿便败在貂蝉的笑容攻击下。

 

“好啦,不生气,我帮你分担。”貂蝉笑眯眯的,如是说。

 

韩信于内心强烈斥责貂蝉的虚伪,却又不自禁勾起唇,心甘情愿地当起了跟班。

 

没办法啊,这样的貂蝉没有平日的距离感,反而更真实了。是女汉子就是呗,谁让他韩信私底下也酷不起来呢?面子工程谁不要做,他们本来就是一路人。

 

真可爱。韩信砸砸嘴。

 

“对了,我们在一起多少天了?”貂蝉突然停下步子,韩信一个没留神就撞了上去。

 

“啊?”这个说法让韩信有点恍神。

 

“快一百天了吧?”貂蝉问道。

 

“应该吧。”韩信说,他实在不记这些东西,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把貂蝉当自己真正的女朋友。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薄薄的透明膜,看似毫无距离,却是无法忽视的屏障。

 

“你喜欢我吗?”貂蝉偏头,再问道。

 

“喜欢啊。”韩信不假思索。

 

“只喜欢我的脸吧?”貂蝉一笑,往前走。

 

“.......”韩信没回答。

 

貂蝉紧抿的唇再一次被她藏好了,这回就连韩信也不知道。

 

 

 

貂蝉是生得好看,这不可否认。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的脸,韩信也不例外。再加上平日她的温柔作风,恰似春风过池塘拂苞荷,光站在那里就够男生们想入非非了。

 

韩信之前对貂蝉的印象也是这样。她是温柔而明媚的光,是新芽绽放于枝头上一抹绿,只适合放着欣赏或拍照,韩信从来对她没什么其他想法。但接触后,韩信发觉她基本与平常小女生没什么不一样,甚至比普通女生还要可爱一些。

 

貂蝉会和他凑在一块看她根本不懂的篮球,也会拉着韩信陪她血洒步行街。她会叫嚷着要喝奶茶吃冰淇淋,在姨妈来的时候也会疼得眼泪汪汪要韩信抱抱。虽然韩信凑过去想抱抱她的时候总被一脚踹开,但貂蝉撇过去的眼神经常在说明韩信对她的关心根本不够。

 

韩信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网上给他支的招不管用嘛,虽说他撩妹无数,可至今初恋还在呢。

 

为什么呢?为什么貂蝉觉得他对她的关心不够呢?

 

韩信一个怔神,半晌不得答案。他自认为他做的足够好了,就差没把貂蝉宠成小公主了。

 

韩信兜兜转转,困在思维迷宫里,干脆放弃思考这个问题了。

 

 

 

分手的那天来的很快,正巧是韩信提出的第四百次分手的时候。出乎韩信的意料,貂蝉答应得爽快。韩信原本只想逞一下口头之利,没想到弄巧成拙。

 

韩信想解释,貂蝉食指抵住他的唇,示意他别说话。

 

“我想你甩掉我好一些喔。不然你以后要怎么撩妹?”

 

貂蝉的指节纤细,皮肤擦过嘴唇的触感让韩信心神稍动。眼前的女孩笑靥如花,说着仿佛是十分值得欣喜的话语。

 

是啊,她压根不存在恋人的悲伤,也不存在恋人分手后的惘然。

 

韩信忽然明白,他为何对貂蝉的关心不够。

 

因为他们从来不是真正的恋人,只是一段交易关系,如同零碎的纸片飘散在风中,逐渐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03

 

分手的消息传得很快,尽管韩信很想压制,但流言蜚语永远在校园中肆虐的比真话要迅速。韩信最早想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他的失常就连他自己都能发现了。

 

他还是很常去S校的校门口,在卖红薯的摊子旁边等上好一会儿。偶尔和卖红薯的大妈聊聊天,再买一个红薯带回去,尽管他根本就不喜欢;他仍然留着有着貂蝉笔迹的课本,并且开始喜欢上貂蝉指导过他的英语这门课;他想念他们经常坐的电影院座位,也经常去篮球场转转,投个三分会下意识往观战台方向看,尽管那里空无一人。

 

他想念那个可以为了红薯就偷溜出校的姑娘,也想念那个为了看他一眼就翘课出校的姑娘;他想念比赛下总会被高高举起的led灯牌,也想念为他特殊定制的应援手环;他想念那个话痨又脾气暴躁的姑娘,也想念那个任性却不过分的姑娘;他想念一起走过的厚雪街道,也想念陪她去过的空中花园。

 

韩信从书本中抬起头,教室已经空无一人了。大概是不少班体育课的时间,操场上的人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电风扇吱呀转着,一晃一晃,一铛一铛。

 

韩信好似看见貂蝉坐在他前方的课桌上,双腿一摇一摆,侧目望着窗外,眼瞳里是糊不开的碎光,铺落在她眼底,泛起绿叶的颜色。

 

是夏天了。

 

蝉鸣的声音是恼人的,将貂蝉清亮的声线压在杂音中,韩信都记不大清了。她好像有说过,以后要和男朋友做什么的吧?

 

可能是旅游,也可能是拍照,还有可能只是吃遍一条街。再有可能,就是做回自己,让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吧。韩信略略推测了一下,把头继续埋进书海里。

 

 

 

风铃响得正好。初春的冰淇淋店没什么生意,哪怕是周末,也只有貂蝉和韩信两个人。

 

貂蝉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勺子挑动冰淇淋,佯装要喂韩信,最后送进自己口里,笑得像个小恶魔。

 

“巫婆,你到底给不给我吃啊。”韩信不满。

 

“不,给——”貂蝉嘟嘴,一副叉腰我老大的样子。

 

“...不给就不给。”韩信腹诽。他又不是买不起,不过是想让貂蝉喂罢了。

 

貂蝉环视一圈小店摆设,然后说:“我很喜欢这种风格,以后我要和你住在这种房子里。墙纸呢用天蓝色吧,门口挂个风铃,最好是在海边,这样可以听到清脆的声音,你也可以跟着跳舞。我呢,看着你跳,或者和你一起跳。”

 

韩信歪着个脑袋,还沉浸在没能被美人投喂的丧劲中:“再说吧,一没毕业二没进大学,没钱啊。”

 

“韩信啊。”貂蝉手上动作一滞,绵长叹息坠落在她围巾的尾端,什么也不说了。

 

 

 

韩信学累了,把笔一丢,就桌趴着小憩。

 

他恍惚记起有一次和貂蝉在冰淇淋店坐着,她说了什么,又说了什么。然后她笑着把冰淇淋挖干净,和他一起出去了。

 

说了什么?

 

韩信记不清了,就连在梦里,貂蝉的音容笑貌都像乳白色气球,慢慢上浮,最终消失不见。

 

 

 

04

 

高考过后,韩信和兄弟们出去耍了几把,再过了个成人礼,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了。高考成绩出来了,各大高校也贴了榜,初升高的家长又开始紧张是选X校还是S校了。

 

韩信回校拿通知书,没由来突然想去S校看看。他记得貂蝉的成绩一直很不错,大概是早就被保送了吧。

 

韩信走在他们两校间的小道上。夏日炎炎,烈光透过枝桠上翠叶,磨平了棱角,洒落一地的温软平静。他看见前方有个穿连衣裙的姑娘,手上抱着一个刚出炉的烧饼。

 

貂蝉向来很喜欢干这种季节反差的事情,比如冬天吃冰淇淋,夏天吃红薯。

 

韩信继续往前走,手心有些沁汗。要是貂蝉没考好的话,他是不是........

 

思绪还没飘太远,便有女声喊住他。韩信转身,对这个女生印象不是太清楚,但总觉得很面熟。两人稍一寒暄,韩信便想起来了,这是貂蝉的闺蜜,露娜。

 

“你来送行?”露娜问道,她并不是很清楚貂蝉是否和韩信说了那件事。

 

“送行?”韩信心头一跳,尽量压着自己不叫出声来。

 

“是的,不过估计已经走了,她要去澳大利亚留学。”露娜摸清楚情况,便不再多说了。她看着韩信往后一踉跄,再慢慢的走远。

 

知道所有内情的露娜,选择帮他们之间断得一干二净。

 

 

 

露娜很清楚貂蝉是个什么心态。作为貂蝉最好的朋友,她实在太清楚貂蝉对韩信的感情了。

 

从高一就埋在心底的远望,再到高二时有了接近的机会。貂蝉不止一次和她这个对唱跳没有丝毫兴趣的人说起韩信了,每次说到韩信的比赛或者来到S校门口表演的时候,貂蝉总是眉飞色舞的,小希翼刻在她的眼角,逐渐地上扬。

 

“你很喜欢这种很酷的男生么?”露娜问她。

 

貂蝉愣了一下,笑着说:“不是吧,我从他的歌声中听出了寂寞。也许他私底下和我一样呢?”

 

实在是貂蝉对韩信太有兴趣,露娜才会在校庆那天告诉她,门口有个一直瞎蹦跶的傻小子——平日露娜对这种事丝毫不会上心。露娜不认识韩信,但露娜相信貂蝉肯定认识。果不其然,貂蝉眼睛一瞬便亮了起来,朝她道了谢便冲出了大礼堂。

 

露娜瞥见她桌上的节目表,分明下一个节目就是她的了。

 

 

 

貂蝉和韩信在一起了,露娜并不意外。露娜帮她望风替她点名,都是希望貂蝉能开心点。

 

直到有天貂蝉晃晃悠悠来找她,问她要怎么才能试探一个男生的真心。

 

露娜被难住了,只好上网百度。两个人凑在电脑面前看了整整一下午,最后决定连委婉都不要了,打直球应该最简单高效。

 

“你就直接和他说,想和他有一个家。”露娜对着百度念着,“或者说想和他住一起,看看他什么反应。”

 

貂蝉嗯嗯记下,欢天喜地地出去了,携着无奈的笑回来。

 

露娜没多说什么,只是抱了抱貂蝉。貂蝉垂着头,并没有哭出来,就连声音都依旧那么干净:“他可能不喜欢真正的我,即便我那么喜欢真正的他。”

 

“缘分这件事,强求不了的。”露娜叹了口气。

 

 

 

高考结束后,貂蝉的分数非常高,国内学校都可以随便选,但是她捏着国外的offer,迟迟下不定主意。

 

露娜知道她在犹豫什么,可她实在不想让好朋友再踏入这个有去无回的泥潭了。更不说,他们之间将来相差的可不会是单学历的距离。

 

“如果他喜欢我,就不会有距离吧?”

 

“你很清楚的。”露娜意简言骇。

 

“X校和我们学校是同三天拿通知书,我去等他。”

 

露娜叹气,不说什么了。最后貂蝉在第三天的上午的时候,望着那条长长的小巷,毅然折身,没有回头。

 

 

 

露娜在下午见到韩信的时候,先是吃了一惊的,她没有想到,韩信会来。虽然这只是条去S校的路,但露娜还是相信韩信应该是因为貂蝉而来的。

 

但之后,露娜看见韩信没什么表情的脸,还是放弃说出那句话。

 

“去追她啊,飞机还没起飞。”露娜真的很想告诉他,但与此同时她也真的不确定韩信对貂蝉是什么感情。

 

是玩物,是交易双方,还是真的有感情?

 

貂蝉的未来还有那么广阔,韩信不应该成为她的束缚。

 

“不过应该走了。”露娜听见自己这么说。随后她看见韩信苦笑一声,扭头摆摆手当作道别,却往前一个踉跄。

 

露娜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事了,随后她给貂蝉打了个电话。

 

貂蝉还在候机厅,安静地听露娜讲完所有事情,然后笑着叹息一声。

 

 

 

“无所谓啦。”

“就让这个少年,留在我心底吧。”

 

是年少做过的一场春秋梦,梦里缀着星光与皓月。 

 

 

 

 

 

 

 

【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吗!!】

 

————————————————>

HE结尾的版本来啦!!

 

04

 

高考过后,韩信和兄弟们出去耍了几把,再过了个成人礼,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了。高考成绩出来了,各大高校也贴了榜,初升高的家长又开始紧张是选X校还是S校了。

 

韩信回校拿通知书,没由来突然想去S校看看。他记得貂蝉的成绩一直很不错,大概是早就被保送了吧。

 

韩信走在他们两校间的小道上。夏日炎炎,烈光透过枝桠上翠叶,磨平了棱角,洒落一地的温软平静。他看见前方有个穿连衣裙的姑娘,手上抱着一个刚出炉的烧饼。

 

貂蝉向来很喜欢干这种季节反差的事情,比如冬天吃冰淇淋,夏天吃红薯。

 

韩信继续往前走,手心有些沁汗。要是貂蝉没考好的话,他是不是........

 

思绪还没飘太远,便有女声喊住他。那声音好似从遥远的天际投放下来,单薄却有力,直径穿透了韩信的耳膜进入脑海,联结起春夏冬的时间轴,回忆像雪花片扑洒下来,盖满了韩信的整个心脏。

 

他甚至有些不想回头。韩信很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抱紧这个他很想念的姑娘。

 

他很想她,非常非常想她。他想念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更想念不在云端的、只属于他韩信的貂蝉。

 

“我很想你。”貂蝉笑着,薄唇挽出娇柔的弧度。她柔柔地、反复地重复着这句话,直到韩信转身,才停下来。

 

韩信看见貂蝉脸上没有往常的笑容,只有失而复得的那种喜悦印在他和她的瞳孔里。

 

“你说,你很想我?”韩信皱眉,再次确认。即便这可能是相同的陷阱,他还是愿意再度踏进去——他甘之如饴。

 

“是啊,我在这里等了三天,你要是不来,可能我就要了结我的单相思了。”貂蝉说道。

 

韩信有些发笑:“单相思?我一直觉得是我单相思你呢。”

 

貂蝉挑眉,一副“你是傻子”吧的表情:“我和你说过那么多明里暗里的话,你一个都没放心上,难道不是我在单相思?”

 

韩信沉默,随后拥貂蝉入怀。他的头抵在貂蝉发上,再顺势往下亲吻,最后擦过她的耳垂,印上她的唇。

 

烧饼顺势掉在地上。

 

貂蝉笑着接受这份沉默而浓烈的爱,也在笑彼此的阴差阳错。

 

好在,这次没有错过,她赌赢了。

 

 

 

韩信的试探来得猝不及防,貂蝉的口腔一下就被他灵巧的舌给侵入了。

 

貂蝉笨拙地回应着,小手锤上韩信的肩,想要挣脱。韩信哪里会肯,紧紧拥抱着她,索取的更多、更深,青涩却霸道,直待貂蝉快软成无骨瘫在他身上才放开她。

 

“你......”貂蝉脸颊红霞半边天,瞪他一眼,喘着粗气,“你很熟练嘛。”

 

韩信一抹嘴巴,笑得无耻:“要点利息。”

 

 

 

“哎,你大学打算报哪儿?”韩信坐在貂蝉对面,撑着个脑袋。

 

“随便啊,我分数这么高,想去哪儿都行。”貂蝉假装不明白韩信意思,继续挖着冰淇淋。

 

韩信:.......

 

“老婆,那什么,我分数可以踩个211的边.......”韩信开启妻奴模式。

 

“恩!很不错,然后呢?”貂蝉逗他。

 

“........那个,你报和我一个地方的985好不好啊?”韩信差点要把狗尾巴都摇起来了。

 

貂蝉嬉笑一声,直接起身亲上韩信的唇。香草冰淇淋的滋味细细地窜进韩信的唇齿之间,连带着貂蝉的清香,皆化成轻飘飘的羽毛落在他心尖上。

 

冰淇淋店外的风铃,恰时响起了。

 

 

 

FT:

 

原本的设定是双向暗恋的高校故事,但后来和朋友一说发现很多细节交代不清楚,索性就放弃了。接着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版本,其实早上下笔的时候发现仍旧有些貂蝉视角的东西很难插进去,所以将结局改成了Be.知道大家都想要小甜饼,所以又加了HE版本。不得不说,写he还是写be,全凭我切歌的那一瞬间。

有关于be的结局,说一下最后一句。一般说来,月亮和星星不会同时出现,所以就这么写一起了。

奚暮牌信蝉粮,一次吃到爽(.....)总算圆满了我这个辣鸡be写手写一次be的愿望了!

评论(9)
热度(104)

© 羊皮书里的奚暮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